《权力的欲望》
第65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副总理雷厉风行的作风和对这件事情的处理赢得了上丨访丨群众的心,听完副总理铿锵有力的承诺,现场的上千名上丨访丨群众齐声高喊青天大老爷,场面非常壮观。

  这些上丨访丨群众反映的问题让徐日成也听得目瞪口呆,按说就这个上丨访丨事件他已经数次听过梧城市方面的汇报了,而今天老百姓反映的这些情况他却一次都没有听说过,难道是梧城市委一直在瞒着他?徐日成有些不相信他们真的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样想着,徐日成看了一眼旁边的梧城市委书记张国敬,却发现他也正不安的向这边窥探,一接触到徐日成的目光有立马把头低下下去,徐日成心里咯噔一下,明白老百姓说的肯定是实情,是梧城市委隐瞒不报。

  不过没有容得徐日成再多想,副总理说完之后就径直的向座车走去,徐日成匆匆向高佳交代了一句让他赶紧疏散人群,就追着副总理去了。
  副总理上了车,徐日成也紧跟一步上了那辆考斯特,并坐在了副总理斜后方。徐日成本以为副总理会在车上发火,好好的批评一顿。奇怪的是,车开了有十来分钟,副总理却显得很平静,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徐日成真是如坐针毡,看着副总理宽阔的后背,他不知道前面这个能决定他命运的人心里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会儿他既怕副总理开口,又盼着副总理开口。
  车很快就开到了梧城宾馆,趁着给副总理开门的机会,徐日成凑到了副总理跟前,低声的说道:“首长,西州的工作没有做好。”
  副总理仿佛没有听见他说话一样,脚步没慢的向前走去,丢下了徐日成在原地有些发愣。走了有五六步,才明显的放缓了脚步,徐日成赶紧跟了上去。
  “当一个好班长,不能只盯着前面和上面,下面的事情也要多注意一些,比如下面的班子,即使是排名最后的一个常委,你也要熟悉他啊。”副总理淡淡的丢下这样一句话又继续向前走去。
  调研组再没有停留多长时间,甚至西州方面安排的送行午宴都没有参加,就直接去了机场。
  送走了中央调研组,徐日成一直在办公室坐了一下午,他在不停地揣摩,副总理最后跟他说的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副总理让他注意下面的事情,而且还说道了下面的班子,明显指的是市一级的班子,再往下的班子他这个省委书记想管也实在是管不过来。按说,副总理一直是在南方省份工作的,对于西州的情况肯定了解的也不多,突然间要提醒自己注意市一级的班子,他突然间怀疑副总理肯定是听到了些关于西州的什么情况,而且肯定是他在副总理的任上才听到的。

  徐日成又想起了开始调研之前副总理在调研行程上加上的梧城大学和梧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两处调研点,这是一个不太寻常的信号。凭副总理的经验,对于地方的这种安排肯定是了然于胸,这已经成为了官场的规则,没这个道理,副省长会无缘无故打破这个规则随便加上两个调研点,副总理这样做的目的究竟何在?会不会和他最后提到的那句话有关?
  徐日成现在怀疑,副总理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梧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的那些事情,才在调研行程里增加了这个点?而且出了围堵事件之后,他又刻意的跟自己提起要注意下面的班子,是不是他已经知道了梧城市委向省委隐瞒了棚户区改造的内幕?
  徐日成越来越相信,副总理提前听到了什么,甚至已经掌握到了什么,那天在棚户区现场他不提前走,并且亲自听上丨访丨群众的诉求,是他有意而为之,他在用委婉的方式提醒他跟钱运昌,给他们敲个警钟。
  不好捉摸啊,这个哑谜真不好猜!
  一转眼,中央调研组离开已一周了,徐日成却一直没有安排召开会议,传达学习贯彻副总理调研期间的重要精神,也没有对棚户区现场群体上丨访丨事情做出任何的批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省委省政府和梧城市上上下下天天如坐针毡,纷纷猜测着这一次徐日成会把板子落到谁的头上。奇怪的是,徐日成却显得很平静,就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徐日成其实一直在等待,等待着张国敬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等待着自己把副总理的那番话理出一个头绪。
  调研组走的第二天,张国敬来向徐日成汇报过一次工作,徐日成本以为张国敬会主动将上丨访丨群众反映的那些问题给自己有个交代,至少是要解释一下为什么数次汇报都没有提到这些内容。然而没有,张国敬只是简单汇报了一下梧城市近期的几项重要工作,对于调研组的事情只字未提。
  既然张国敬不说,徐日成也没有主动提这件事,张国敬说完工作后喃喃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说这个话题。
  其实张国敬这次来就是探徐日成的口风的,他也等待徐日成单独向他问起此事,而且他已经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把隐瞒的罪名安到了已故的市委秘书长陆晓东和市信访局、建设局头上。不过整个汇报过程从头到尾,徐日成硬是没有问他有关这件事的一个字,他也一直没有主动说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就有些难熬了,在他看来,徐日成既然单独不说,那就肯定要在会上说,按照惯例,中央首长调研结束后,省委会马上安排会议,传达学习贯彻首长调研期间的重要精神,同时总结调研活动,论功行赏,按律定罪。张国敬
  可连续等了一周,徐日成这边都没动静,张国敬越想越不是那么一回事,隐约的已经觉得徐日成是在等自己主动给他汇报,于是有一次来到了徐日成办公室。
  张国敬先是跟徐日成汇报了点别的事情,然后才话锋一转,提到了梧城市棚户区改造的事情。

  一提到这件事情,徐日成的脸色立马变了,脸色是越来越阴沉,张国敬心跳不禁加快了很多,但还是硬着头皮继续汇报。
  张国敬说的话和上丨访丨群众代表那天对副总理说的基本一致,只不过立场不同语气和方式不同。按照张国敬的说法,是梧城市信访局和棚户区改造主管单位建设局一直隐瞒了棚户区改造项目的拆迁矛盾,他也不知道梧城市棚户区改造有这么多问题。
  这次围堵中央督查组的近千名上丨访丨群众主要是原市棉纺厂家属区的三百户拆迁户,每户几乎都是全家出动。按照梧城市最初确定的改造方案,棚户区改造涉及的拆迁户的过渡安置问题,全部由各改造项目实施方现行垫资解决,政府再向实施方给于补偿。棉纺厂的这三百户拆迁户原本是要由这个改造项目实施方中天房地产公司负责安置的,中天公司为了节省资金,没有足额的发放过渡安置费,让住户自己租房,而是减少了一半的安置费,把他们安置在了四幢老式的筒子楼上,并承诺一年内完成改造,让拆迁户住上新楼房。

  哪知道这中天房地产公司就是一个没有实力的皮包公司,当时也是走通了原来的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陆晓东的门路才拿到的棉纺厂家属区的改造项目。等到拿到了政府的补偿款,中天公司负责人扔下了拆了一半的房子和三百户拆迁户携七个亿巨款出逃,将安置工作全部推到了政府头上。这些拆迁户眼看着改造无望,住上新房子的愿望遥遥无期,而原来的房子被拆成了一半,回又回不去了,自然把所有的气都撒到了市委市政府头上,组织起来到处上丨访丨,这才有了围堵中央调研组的那一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