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76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过要办不办李铭,也不是他王海波现在能够左右的,虽然他是纪委书记,可是对于李铭这个级别的干部,处理的权限在中纪委,西州方面只是对处理情况做出建议。而就是这个建议,做不做?怎么做?决定权也在省委书记徐日成的手里。
  现在还不完全知道李铭在梧城棚户区改造这件事里面陷进去了多深,但仅仅是嫖宿幼女那件事情,虽然听起来有点恶心,但事情其实是可大可小的,就看日成书记那边如何权衡了。
  “谢谢石书记的提醒,在梧城市办案,我一定多多征求李铭市长的意见。”王海波说道。
  “最近网上传着很多消息,舆论对李铭他们很不利啊,不知道海波书记关注了没有?”石星光看似漫不经心地说道,眼睛却盯着王海波,仿佛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答案。
  王海波佯装什么也不知道地说:“网络上的事,该信的信,不该信的还真不能信,我们是党的纪律检查机关,不能老是让网络牵着鼻子走,越走越被动。”

  “能那样想倒是好了,可是不瞒你海波书记说,这一次,怕是有人别有用心啊。”石星光边说边敲了一下桌子。
  “哦,有这种事情?”王海波故作惊乍地说,身子也从座椅上往前了探。
  “是的,我怀疑是有人故意在制造谣言,意图是引导舆论,转移省委调查组的注意视线,根本目的是为了搞臭梧城市委市政府!”石星光郑重其事的说。
  王海波明白,石星光今天是来探话头的,下一步可能就要布置对这些网络传言的清理了。王海波也关注过这些传言,好多内容和调查组现在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他也吃不准到底是不是调查组的人内部泄密的。不过不管是不是涉及到了调查组的人,现在网络上曝光这些事情对调查工作都是极为不利的。
  “有这样的情况,那还真不是什么好事情。”王海波依旧是淡淡地说道。
  “我打算下一阶段布置对这些网络谣言进行一次清理,不能任由这些人胡乱发言,肆意诋毁我们政府和领导干部的形象。”
  “如果事情真是那样的话,公丨安丨部门也应该采取一些行动了。”王海波不温不火的表示了对石星光的支持。
  “既然海波书记也这么说,接下来就让他们好好打一场网络战了。”石星光笑着说道。他就在等着王海波的这句话,王海波如果是同意,那就说明网上的那些事情不是通过调查组这边捅出去的。他就怕王海波没反应,网上动静再大,王海波却无动于衷,很有可能网上的这些就是调查组已经掌握了的情况,说不定就是王海波授意曝光的呢。
  石星光是完全被王海波糊弄住了,现在他的目的也已经基本都达到了,心情相比刚开始也好了很多,也就再没有和王海波多说,又闲扯了两句就告辞了。
  石星光走后,王海波想着刚才两人的那番对话,心里忍不住的想笑。他发现他现在是越来越像演员了啊,啥戏都能演得到位,而且演的是心不跳脸不红的。不过又一想,自己是在演戏,石星光何尝又不是在演戏呢。再往大里去,整个官场上,其实大家都在演戏,就看谁演得“逼”真,演得精彩。

  这一次石星光错估了形势,尤其是低估了网络的力量。西州公丨安丨部门掀起的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不仅没有把这把火扑灭,反而越烧越旺。不仅仅是各大论坛上面都是有关梧城棚户区改造贪腐的负面消息,甚至连几个门户网站也转载了这些新闻。而且连西州警方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也被传言成了为了掩盖事实。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不仅是西州方面搞的焦头烂额,徐日成书记大发雷霆。就连中央相关部门也开始关注西州的情况,有好几个电话都打到了王海波的手机上。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徐日成和钱运昌赶去了北京,是专程汇报西州工作的。西州接连发生这么多事,在网络上出了这么多次名,让这两个封疆大吏意识到了自己的危机。徐日成是聪明人,什么时候都知道权衡利弊。网络上重新燃起的这场烈火,让西州一跃成为全国触目的焦点。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徐日成关心的重点了,他最关心的是在高层心目中对西州工作,甚至是对他徐日成是怎么看的。

  这些天来徐日成和钱运昌一直奔走于各个部门和各饭店的饭桌之上,行程的目的,也从原来的汇报工作逐渐演变成了做检讨。检讨有两类,一类是实实在在做错事了,必须检讨,而且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另一类是并没有人说你做错,但你自己必须先有个态度,只要态度亮得早,不管将来事情怎样,你都赢得了先机。显然,徐日成和钱运昌的检讨读属于后者。

  就在徐日成他们在北京为了“灭火”不停奔走的时候,网上又爆出了另一个劲爆的新闻――“西州官员嫖宿幼女”。一时之间把西州省又推到了网络的风口浪尖上,也让嫖幼门三个字,成为当下网络最火爆的词。只要打开网络,这三个字就从各个角落跳出来,挡都挡不住。官员嫖幼,这是多么刺激人眼球啊,那些网民们夜以继日爬在网上,等着最新的猛料喂满他们饥渴的眼睛。也有网民发起了人肉搜索,发誓要把这些丧尽天良者剥尽画皮,一个个曝光在众人的眼皮下。于是李铭的照片到了网上,郭明全的照片也被贴到了网上,再后来,网民几乎是不管有没有影子的事情,只要是西州的高级官员,都被扣上了“嫖宿幼女”的罪名。

  这下子彻底打乱了徐日成和钱运昌的节奏。王海波看着网络的炒作速度也一下子心惊肉跳起来。关于李铭他们嫖宿幼女的事情,知情者不外乎专案组的几个人和徐日成书记,他实在想不清楚是通过什么渠道把这些消息散布出去的。不顾他可以肯定,这件事情如果造成恶劣的影响,他这个调查组的负责人肯定是第一个要被问责的。
  唯一利好的消息是嫖幼门事件一热炒,网民们的兴趣立马转移,前些日子还纷纷扬扬大有不炒死不罢休势头的梧城市棚户区改造事件,却突然无人问津了。徐日成这才知道,网络是最喜新厌旧的一个地方,也是最爱落井下石的一个地方,网络的力量就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永远是宜疏不宜堵,石星光们正是没有吃透这一点,想通过高压的手段堵住网民们的口,却恰恰忽略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古训。

  发现这个奥妙后,徐日成在北京和钱运昌省长碰了头,相互交换了意见,马上从北京打来电话指示宣传部门和政法部门,示意对嫖幼门事件,省里不再施行高压政策,而是要把近一段的工作重点放在党风廉政建设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上。而且对宣传部也提出了要求,要下大力气做好媒体公关,和新闻宣传报道,并制定了一项硬指标,每天都要在主流媒体和各大门户网站上出现西州的宣传报道。

  徐日成和钱运昌一从北京回来,西州的形势立刻发生变化。回来的第二天就组织召开了全省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大会,扎实安排了在西州开展“党风廉政风暴”和“效能建设年”的各项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