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6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谢文媛冷哼了一声,对于我跟雷爷能扯上关系,她是一脸的不相信
  “雷爷姓武,这你是知道的,但是你知不知道他跟我父辈是同村?”
  我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道:“要不然以崔哲在学校的嚣张跋扈,每一个跟姜雨薇走得近的男生都被他整的很惨,可这三年来,你可曾看到他敢动过我?”
  我说的这番话说半真半假,雷爷小的时候的确是跟我们家同村,跟我父亲是同辈,但却没什么交情,顶多就是同村见面打个招呼,至于我,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我之所以抬出雷爷,也是有原因的。

  因为无论是谢文媛从舞会上接近我开始,一直到现在,从交谈中我发现她对于身份背景这个东西十分敏感,我推测这可能跟她的家世有关,她母亲虽然只是市税务局的一个中层领导,但她父亲却是我所在的静水县县委书记,真正的一方土皇帝,在我们这绝对是说一不二的主,在这样的家庭耳熏目染之下,似乎在她看来,有背景的欺负没背景的,来头大的欺负来头小的就成了天经地义,但同样的,在潜意识里,她也更害怕比她更有背景的。

  至于崔哲为什么这三年中只是开学的时候找茬跟我打了一架,之后就收敛了嚣张和我井水不犯河水,这其中的原因我不得而知,但拿来唬谢文媛却是最好的佐证了。
  果然,谢文媛的脸色变了几变,然后她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
  我适时的添了一把火,道:“谢文媛,连崔哲都要给几分面子的雷爷要是被你打了脸,你说他是把你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奸呢?”
  “你敢!我爸可是县委书记,他敢动我?”

  谢文媛显得很愤怒,但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底气不足,眉宇间也有些慌乱,看得出来她只是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惊恐,她毕竟只是个没毕业的小女生,对这种穷凶极恶的东西有着本能的畏惧。
  我见达到了我想要的效果,暗自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我也明白不能把她逼的太急,毕竟我说的都是在忽悠她,如果弄巧成拙被拆穿了可不是我想看到的,于是我话锋一转道:“谢文媛,说真的,你家世背景不错,有你父亲在,你的未来很有前途,我找你来是想说服你收手不要再继续陷害我,这不假,但也是在替你不值,你放心,假如你不再追究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而且我保证,今后真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老同学嘛,有事说一声,能帮衬的我一定帮衬。”

  谈判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威逼利诱,威胁过了,我也得给她一点甜头,但是谢文媛的家世背景在那摆着,我许下的承诺若是不符合实际太夸张的话,就只能起到反效果,但我实在不知道能给谢文媛什么,思来想去,正如舞会上谢文媛接近我时所说的,我唯一能让她看中的,也许只有未来。
  不过潜力这种东西毕竟看不见摸不着,我不确定这是否能够打动谢文媛。
  但是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我如果说了半点假话,她自然能看得出来,弄不好反而会前功尽弃,还不如真实一些,这样才说不定会打动人心。
  我承认从一开始我就在赌,我赌的是谢文媛在知道我的“背景”之后,她不敢冒着同归于尽的风险和我这样一个小人物死磕到底,
  不过还好,谢文媛还是被我唬住了,最终她答应我不会再追究下去,但是也要我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不许记仇,更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
  之后谢文媛就离开了办公室,直到走之前她也没有说为什么要陷害我,又是谁指使或者帮助她陷害我,我也没画蛇添足的问她。
  教导主任把谢文媛送回去后就被学校叫去开会,等他回来之后告诉我,说谢文媛已经答应了学校不再追究这件事情,我才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学校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那天夜里还是让我住在了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但我却久久不能入眠,大起大落和身心疲惫是一方面,但我翻来覆去想的却是,这背后,到底是谁在陷害我,要置我于死地。
  早上醒来之后不久,组织部的领导就来了,先是简单对我进行了例行的人事考核,又分别从校领导那里听取了平常的表现,之后就让我填写了一些任职的必要文件和表格,这样我就正式成为了坎杖子乡的副乡长。
  坎杖子乡不仅很偏僻,而且很穷,因为地处山地丘陵地带,人均耕地面积不足一亩,在当时人均年纯收入不足一百五十元,属于国家级贫困村。
  我上任的第二天,乡丨党丨委书记姚援朝就召开了乡党政领导班子会议,并研究确定了我的工作分工,我主管坎杖子乡的农业林业水利以及安全生产。

  而我的第一项工作任务,就是实地检查乡内企业的安全生产情况,并与检查合格的企业签订安全生产责任书。
  安全生产责任书与合同书的样式差不多,上面罗列了企业安全生产的各项要求和规章制度,左下角是乡政府分管副乡长,也就是我的签字,而右下角则是企业单位及领导的签字,一旦双方签字完成并加盖公章,这份安全生产责任书就产生了法律效力,如果出了什么安全生产事故,我就是第一责任人。
  不过坎杖子的企业并不多,只有四户,三户和矿产资源有关,两个煤矿,一个金矿,还有一个鸭禽养殖的企业。
  带着我去企业检查的是安监站站长赵连友,四十出头,体形偏胖,和我一样,因为常年干农活肤色黝黑,骑车去检查的路上,赵连友告诉我,这几户企业都是乡财政的纳税大户,只要大体上没有问题,有些无关紧要的地方最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太苛刻,这也是姚书记的意思,怕我新来的不知道,提醒我一下。我点点头,表示了解,我虽然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这点变通还是懂的。

  骑了很远的路才来到一个矿场,门口挂着一块简陋的牌匾,上面写着“宝安金矿”四个大字,停好自行车,我却发现这个矿场并没有我想的那样繁忙,只有零星的几个工人在忙碌,赵连友领着我进了矿场,来到一栋简易的小木屋前,开门的是一个体态肥硕的胖子,戴着一顶安全帽,一身格子西装,脖子上挎着一条大金链子,左右手两根食指各戴着两个金闪闪的大戒指。
  他的打扮与坎杖子这个贫瘠的地方以及那些忙碌的工人格格不入。
  赵连友给我介绍了一下,原来这人就是宝安金矿的老板,叫杜宝安,也是坎杖子乡本地人,还有一个哥哥叫杜宝平,这个金矿就是两兄弟合着开的。
  杜宝安在听说我就是新来的副乡长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连夸我年少有为,对此我倒是不置可否,敷衍客气了几句,我就说明了来意,杜宝安连忙拍着胸脯保证支持工作,说有什么做的不好不完善的地方,尽管提,他一定整改落实。
  之后他回屋给我和赵连友各拿了一个有探灯安全帽,我俩戴在头上跟着他走了矿洞,进去之后我才发现这个金矿其实比较简易,并不是很深,基本属于土作坊的性质,洞口摆着一些机器设备,照明设施还算齐全,电线也没有发现老化,杜宝安告诉我,说这些都是新换的。我点点头,发现洞里面有几个小分洞,每个大约都二十米左右的样子,头顶的探灯一下就能照到头,我仔细看了看,其中一个似乎有些问题,赵连友看我表情有异,问我怎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