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7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个洞是新打的?”我指着一个洞口,转过头问杜宝安。

  “你怎么知道?”杜宝安大吃一惊,就连赵连友都惊讶的看着我。
  我搓了搓洞壁上的泥土告诉他们,和其他几个洞相比,这个洞壁表面就比较粗糙,而且泥土还有点湿,只有新开凿的才会这样。
  “到底是农校毕业的高材生,就是有文化。”
  赵连友竖起了大拇指,我微微一笑,其实这里面我也有一点卖弄自己的成分,因为可是能是太年轻的原因,从之前他们的表现中我多少都看出对我有些不服气,我这也算是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我又看了看这个新打的矿洞,里面并没有联通任何照明设施,甚至连一点开采设备都没有,似乎是不打算用的意思,于是我就问杜宝安开这个洞是准备干嘛的。
  杜宝安尴尬的笑了笑,说他们开矿有个术语,叫“摸线”,意思就是说矿脉这个东西是分布不均的,有它的走向,所以都是先请专人“摸线”之后才打洞开采,只不过这回“摸线”的人看走了眼,这个洞算是白开了。
  杜宝安的解释合情合理,加上我对这方面也只是略懂皮毛,就没有再深究。
  之后我们又到杜宝安的小屋里看了看采矿许可证等相关手续和消防器材,也都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就和杜宝安在安全生产责任书上签了名盖了章,然后就离开了。
  跟赵连友回乡政府食堂简单吃了个午饭,下午我又和他去剩下的两个煤矿和鸭禽养殖企业看了看,也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无关紧要的小瑕疵倒是有一些,我都叮嘱两句,也和他们签了安全生产责任书。
  总之而言,正式上任第一天的工作我觉得还算挺顺利,吃完晚饭,我正在办公室里看关于坎杖子地理位置人口矿产资源以及财政收入等基本情况的材料,突然就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巨响,吓了一大跳,等我和同事们走到外面,一眼就看见远处火光冲天,夜空中也能隐约看到大量的黑烟,我看了一眼方向,心里一惊,这不是宝安金矿的位置么?
  这时候赵连友也出来了,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说坏了,准是金矿出事了。
  “老赵,走!去看看!”

  我招呼上赵连友,骑上自行车就火急火燎的赶往金矿,还没等进矿区,就看到里面烧着熊熊大火,工人们的嘈杂声和泼水声响成一片。
  我跟赵连友好不容易找到正在指挥灭火的杜宝安,嘶声问道:“杜老哥,这是咋回事?!”
  “唉!别说了,原本想明天再开个洞,怕下雨就把丨炸丨药放矿洞里了,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丨炸丨药就炸了!”
  杜宝安重重一跺脚,一脸的懊悔。
  “先别说了,救火要紧!”
  我冲进杜宝安的房子,抄起一把灭火器就去扑火,赵连友见状也加入了进去,大约半个多小时,大火终于被扑灭了,这个时候姚书记也领着几个乡干部赶了过来,见到这个场景也是脸色一变,连忙问怎么了。
  杜宝安哆嗦着脸把事情又说了一遍,姚书记也吓得够呛,赶紧吩咐我们说先看看损失怎么样,有没有人员伤亡。
  结果这一查不要紧,不但杜宝安新买的设备烧了个精光,还炸塌了里面的一个矿洞,杜宝安清点了一下人数,然后脸色极为难看的告诉我们说,少了三个人,弄不好可能就在那个塌方的矿洞里。
  “那还等什么,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矿洞被挖开了,从里面发现了三具被烧焦的尸体。
  “完了……这回完了……”
  走出矿洞后,杜宝安就一屁股瘫软在地,姚书记和几个乡干部的脸上也不好看。
  矿难这个东西经济损失其实不算什么大事,但凡开矿的老板都不缺钱,可一旦闹出了人命就不一样了,那就是大事件,不但矿老板要被抓进监狱,就连相关的领导干部都是要追究责任的,弄不好政治生涯就算毁了。

  我的心情也是一脸沉重,一方面是因为死了人,另一方面,我是主管坎杖子安全生产的领导,如今出了事,虽说我是刚刚上任,但事情毕竟出现在了我检查完工作之后,论起责任,我难辞其咎,虽然按照实际情况我很有可能是从轻处分,但再轻的处分也是会记入干部个人档案,对以后的提拔任用都有影响。
  “老杜,善后的事你先处理着,我们回去开个会商量一下这个事怎么办。”
  姚书记阴沉着脸,丢下这句话后就带着我们回到了乡政府大院,一进会议室,他就劈头盖脸的冲我吼道:“武常思,你是怎么搞的?!不是让你去检查安全生产工作,你怎么还捅了这么大个篓子!”
  我顿时一愣,因为按我原来想的,这金矿毕竟在我来之前都是由乡里监管,我才第一天来,就算有责任也不会太大,顶多就是个连带责任,但他这话的意思明显是把这次矿难事故的责任全推给了我,我脸色一沉,问道:“姚书记,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检查的时候确实没有问题,这一点赵站长跟我一块去的,他可以作证,我才刚来,对很多情况都不了解,你不是想让我担责任吧?”

  “武乡长,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已经开会明确了你的工作分工,其中就包含咱们乡的安全生产,而且这次事故也是在你检查完后才发生的,你怎么能说你没责任呢?”
  说话的不是姚书记,而是刘文才,坎杖子乡的一把乡长。他一手拿着搪瓷杯子,另一只手不停的用食指点着桌子,眯起眼睛,用一种谆谆教诲的语气批评道:“党和政府培养你,让你成为人民的干部,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乡长,就是让你勇于担当,啊?一出了事就逃避责任,这怎么能行?”
  被刘乡长阴阳怪气的这么一指责,我更加来气,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坎杖子乡的党政一把手是铁了心想把责任往我身上推,那时候我还年轻气盛,受不了这份窝囊气,于是就跟刘乡长怼了起来。
  “你这是上纲上线!”

  我盯着他,冷声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刚才抢救矿工的时候,是谁挖了几分钟就喊累,然后出了矿洞还有闲心抽烟,你与其在这厚颜无耻的指责我,还不如想想这事怎么善后解决来的实在吧!”
  “好你个武常思,你就是这么跟领导说话的?”
  刘乡长霍然站起身来,对我怒目而视。
  “好了,都别说了。”
  姚书记打断了刘乡长,把一张安全生产责任书推到我面前,冷笑道:“武常思,白纸黑字签着你的大名,这个责任你是担也得担,不担……也得担!”
  这场关于矿难事故如何处理的会议最后不欢而散,但却让初入官场的我明白了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姚援朝和刘文才这两个坎杖子乡的党政一把手明摆着是推卸责任,两个人一唱一和,就把这次矿难的责任都丢给我了,要我承担所谓“监管不力”的责任并处理善后事宜,其他几个乡干部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没人帮我说话,我孤掌难鸣,这事就被定了下来。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我才刚从谢文媛的诬陷中解脱出来,又接了矿难这么一个烂摊子,但冷静下来,憋屈归憋屈,其实有一点姚援朝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那就是无论如何辩解,安全生产责任书上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的大名,矿难也是我去宝安金矿实地检查完工作后发生的,上级真追查下来,我难辞其咎,而且一旦处理不好,我的政治生涯可能基本就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