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9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最重要的是,坎杖子乡一共有八个村,而这三个矿工分别住在不同的村,他们又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巧合?
  没在矿上,又没在家里,那么,他们又去了哪里,又怎么会突然就在前一天晚上死在了矿里?
  我突然意识到,这次矿难事故,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只是还没容我多想,办公室的门就响了,我打开门,一看是赵连友,我让他进了屋,一边倒水一边说,老赵,正好我要找你呢,一会中午要没事跟我去杜宝安那看看,咱得谈谈赔偿的问题。

  哪成想赵连友神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最后叹了口气说,怕是谈不成了,武乡长你也不用去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楞了一下,然后心中一紧,连忙问道:“你不是来告诉我说杜宝安跑了吧?”
  赵连友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杜宝安他,去派出所投案自首了。
  赵连友误会了,杜宝安去派出所并不是自首,而是避难。
  去自首的是杜宝安的哥哥,杜宝平。
  宝安金矿是这哥俩合伙开的,但法人却是杜宝平,杜宝安只是负责金矿的周转和运营。
  我跟赵连友到了坎杖子乡派出所的时候,没看到杜宝平,只看到杜宝安坐在走廊的长条椅上,只不过他的样子有点惨,衣服被撕扯得狼狈不堪,鼻青脸肿不说,身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我和赵连友面面相觑,最后我还是忍不住问他这是咋滴了。
  杜宝安苦笑了两声,说了句一言难尽,然后他摸出一盒红塔山,先是给赵连友点上一根,轮到我时我摆了摆手,示意不会,杜宝安就塞在自己嘴巴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告诉我,一大早上那些死了的矿工家属就冲进了他家,硬说是他们兄弟俩害死了人,要他们偿命,虽然群情激奋,但还真没人敢一刀子就那么捅死杜宝安,不过也没那么简单就放过他,一顿拳打脚踢的毒打不说,连他家里都砸了个稀巴烂。

  杜宝安说他哥哥家也好不到哪去,之后他们两兄弟碰到一起,俩人一合计,这么着也不是办法,反正出了矿难这事也要先被警方控制起来,与其等公丨安丨局来抓,还不如先去自首,所以俩人就来到了派出所,不过毕竟是三条人命的大事,乡里的派出所也没能力处理这么大个案件(当时乡一级的派出所设立的非常简陋,名义上是派出所,其实算上所长指导员什么的,加一起最多也就五六个人,管管治安还行,命案,他们还真整不了),于是就派人把他哥哥送到县公丨安丨局去了。

  “不过他们这样对我,我也不怪他们,毕竟家里死了人,换成谁都这样,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可以理解。”
  杜宝安红着眼睛抹了把脸,苦笑道:“我这几天就先在派出所躲一躲,武老弟你来找我是谈赔偿的事吧,你放心,老哥没别的本事,缺德跑路的事不会干就是了,你就算信不着我,我哥还在里面呢不是?等政府处理完了,让我赔多少我就赔多少。”

  “既然杜老哥你这么说了,我先代死去矿工的家属感谢你。”
  从杜宝安的言行举止来看,他这番话似乎并不是作假,我告诉杜宝安,来找他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希望他能告诉我昨天都有谁在矿上干活,我想找他们了解点情况。
  “找他们了解什么,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问我不就行了?”
  杜宝安一副疑惑的神色看着我,但我看得出来,他其实有点紧张,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心虚的意味。
  我看在眼里,却没说是什么事,只说杜老哥你毕竟也算是领导,矿工们在你面前总归有些拘束,所以有些事还是工友们之间知道的更清楚。
  杜宝安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出了几个人名,我让赵连友都记在了小本上。
  从派出所出来后,我问赵连友,杜宝安这个人怎么样。

  赵连友告诉我,杜宝安和杜宝平两兄弟是土生土长的坎杖子乡杜家沟村人,早些年出去当过兵,转业复员回来的时候恰好乡里发现了金矿,但是因为矿品不算太高,加上坎杖子地处偏远,当时的交通还没有现在这么便利,也就没什么人愿意来,所以这兄弟俩就拿着转业安置费承包下来搞了这个宝安金矿。
  赵连友说凭良心讲,这哥俩人还不错,矿工都是用的本乡人,待遇也不比外面差多少,甚至农忙时候还轮休放假,逢年过节也不抠门,鸡鸭鱼肉什么的都提前买好了让矿工往家里带,看得左邻右舍都跟着眼红,后来乡里建小学的时候,他们还给拿了不少钱,所以这兄弟俩在乡里还挺得民心。
  我点点头,说既然如此,很多事就好办得多。
  赵连友以为我指的是关于赔偿的事,他叫我放心,说以杜宝安的人品,既然他答应了,就肯定不会食言的。

  我笑了笑,没有解释,人品这种东西,可以相信,却不可以轻信。
  我带着赵连友先去了一趟金矿,跟在这看守现场的丨警丨察同志和乡干部简单打了个招呼就进了矿场,赵连友问我到这来干什么,我没有回答,而是小心翼翼的进了矿洞,赵连友见状也只好跟了进来。
  矿洞里面狼藉一片,烧焦的设备凌乱的散落在洞里,里面的空气还残存着大火焚烧后的胶皮味,我跟赵连友来到发现矿工尸体的地方,之前因为忙着抢救矿工加上天黑没有看清,所以没有注意,我之所以来这,就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果然如我想的那样,烧死人的地方就是杜宝安前一天所说的新开凿的那个洞里。
  我问赵连友,昨天发现尸体的时候他有没有发现什么特别。
  赵连友愣了一下,然后想了一会,说当时光线不好有些看不清,就是感觉可能是因为抢救时候泼过水的原因,尸体有点像烧过一遍又蒸过一遍的感觉。

  我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赵连友,他的话从侧面证实了一些我的猜测,之后我又让他带着我去杜宝安提供的那几个矿工家里走了一圈,我要了解的情况很简单,就是问问那三个被烧死的矿工是什么时候离开矿上的,又是什么原因,在当晚什么时候回到矿上的。
  杜宝安给我的矿工名单上一共六个人,结果当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每个人的表情都不太自然,而且回答也都不一样,有的更是含糊不清,甚至干脆就三缄其口保持了沉默。
  一回到乡政府我就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
  当时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这三个矿工在我来之前其实就已经死了!
  而原因,从刚一出事,姚援朝和刘文才就迫不及待的把责任都甩给我来看,很明显就是为了让我背这个黑锅。
  我暗自庆幸,如果不是死者家属来乡政府闹事时候恰好带着遗像的话,我到现在可能还蒙在鼓里,傻傻的准备承担责任。
  但是即便知道了这些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这太过天方夜谭,矿工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是怎么死的,乡长书记又和杜宝安或者他哥哥达成了什么协议,我都一无所知,再加上我只是一个刚来报到的副乡长,没有人证,又没有物证,光靠一张嘴说是没人会相信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