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1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正当我苦苦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收发室的同志又给我传来一个雪上加霜的消息,说下午我不在的时候,姚书记打电话回来(当时固定电话还很贵,没有普及,除了乡长书记的办公室,只在收发室安一部电话),说由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县长带头,县安监局县公丨安丨局和县纪委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明天就下来调查并处理此次安全事故,要我做好准备。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差点一屁股瘫软在凳子上,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只要调查组一到,有书记和乡长在,我根本就没有发言权,再加上没有任何证据,这些事说出来也只能会被人误解成推脱责任,我将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百口莫辩。
  如果时间充裕的话我还有可能挖出更多的内幕,但是现在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可我也不甘心就这样替别人背黑锅,我思来想去,如今唯一的希望就在杜宝安身上,只有他才知道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我咬了咬牙,去小卖店买了两瓶最贵的酒和一只烧鸡,然后再次来到派出所,一进门我就招呼杜宝安,说杜老哥咱哥俩出去喝两杯。
  杜宝安犹豫了一下,跟了出来,我们俩来到派出所门口的大槐树下,夏夜傍晚还有些闷热,我们一边喝着酒,我一边告诉他县里成立调查组明天就要下来的事,我跟他说,我是主管安全生产的副乡长,这次八成是逃脱不了责任,可怜我刚上任屁股还没有做热乎就要背处分,就算不免职,有了这个污点,以后怕是副乡长就干到头了。
  杜宝安沉默不语,只是抄起瓶子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我知道他此刻的良心正遭受着谴责,于是我继续把我的家庭出身说了一遍,又把我是怎么考上农校,怎么想将来有出息的理想说给他听,最后我流着眼泪说,杜老哥,老弟我就这么毁了,我不甘心。

  杜宝安的脸上终于浮现挣扎的神色,但依然什么都没说,我抹了把脸,看着他认真道:“杜老哥,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打算把真相告诉我吗!明明那三个矿工在我来之前就已经死了,你就忍心让我替那两个乌龟王八蛋背黑锅吗?”
  “你都知道了!?”
  杜宝安的脸色大变,我点点头,把我是怎么发现疑点,到最后是怎么确认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到底是农校毕业的高材生,从刚一见面我就知道你不简单。”

  杜宝安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最后还是咬了咬牙,摇摇头道:“武老弟,就当老哥对不起你,这件事我也没办法,姚书记和刘乡长说了,只有按他们说的做,我哥才能平安无事。”
  我冷笑道:“那两个龟孙子说的话你也能信,他们只是利用你和我逃避责任,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我当然明白!”
  杜宝安突然情绪失控,站起身来朝我吼道:“可我能怎么办?你以为我昧着良心做这些事,我心里好受?我只是一个小矿老板!没关系没背景!我除了指望他们,我没有别的办法!”

  我站起身来示意他冷静,然后严肃道:“杜老哥,你要是相信我,就跟我说说,兴许我能想出办法呢?”
  兴许是我在短短不到一天之内调查出来的东西让杜宝安感觉到了震撼,又或者是我之前一番掏心窝声泪俱下的倾诉让当过兵品行正直的他良心受到了谴责,杜宝安犹豫了很久,这才坐下来,神色复杂的告诉我,其实就在我上任前两天,这三个矿工就已经死了。
  我点点头,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从杜宝安嘴里说出来无非就是得到了证实,但我需要更详细的情况,于是我示意他说具体点。
  杜宝安点起了一颗烟,告诉我这一阵刚好是夏季农忙,他就给绝大多数的矿工放了几天假,因为金饰在市场上行情异常走俏,金矿石的价格也随之上涨,他就想趁着这个功夫再挖一个矿洞,而那三个死掉的矿工,就是负责“放炮”的。
  “放炮”我是知道的,在农校的时候学过,这是一种最原始却最直接的开矿方式,就是用丨炸丨药来破坏岩体,再将崩落的岩石碎片运出去,从而开凿出矿洞。
  杜宝安说局部的“放炮”需要的丨炸丨药量并不多,而且那三个“放炮”的矿工都是老手,他也没想到会出事,丨炸丨药安放完还没等矿工撤出来就爆炸了,虽然没有直接炸到人,但是坍塌的岩石把他们压在了下面,等挖出来的时候,三个人早就没了呼吸。
  听到这里我皱了皱眉头,按理说三条人命这样大的事故,不管再怎么隐瞒,在上报乡政府的过程中也不可能不走漏半点风声,除非是有人第一时间就在现场封锁了消息。

  杜宝安接下来说的话证实来我的猜测,他说姚书记和刘乡长平常就喜欢到矿上蹭吃蹭喝,那天刚巧他们俩也在现场,杜宝安就问他俩该怎么办。
  “姚书记和刘乡长俩人进屋商量了一会,出来之后告诉我,说这属于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如果追查起来,身为金矿的法人,我哥就要坐牢,不过他们有办法,要我听他们的。
  杜宝安扔掉烟头用脚踩灭,一脸懊悔道:“我不懂法,为了不让我哥坐牢,按照刘文才的指示,我给了剩下那六个矿工一人两千块钱封口费,让他们把尸体先运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里,又把新炸的矿洞清理干净。”
  接下来的事情闭着眼睛我也能想得出来,前一天我检查完宝安金矿离开之后,杜宝安按照刘文才的计划,把死者的尸体运回了矿洞里又重新炸了一次,造成事故是我签了安全生产责任状之后发生的假象。
  听完这些,我在气愤之余,也不得不佩服姚援朝和刘文才的缜密。
  难怪我刚一上任他俩就迫不及待的开会研究工作分工,把安全生产的工作交给我负责,还以检查的借口让我签了安全生产责任书,原来这都是他俩计划好了的。
  不过这个计划可是真够阴险毒辣的。
  因为按照安全生产事故责任的划分,负责安全生产的领导是第一责任人,在我来之前,因为副乡长空缺的缘故,安全生产都是由刘文才这个一把乡长来负责的,按照这次事故的严重程度,免职对他来说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如果这个黑锅由我来背的话,他就只需要负一个连带责任,顶多也就是受一个党内警告处分,两者之间天差地别。
  “武老弟,老哥对不住你,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杜宝安看着我有些愧疚道:“而且姚书记和刘乡长也说了,他们会处理好这件事,你顶多就是受点处分,不会有什么太大影响,我为了我哥,才逼不得已答应的。”
  我摇摇头,现在道歉还有什么意义,不过这杜宝安可真够心眼实的,姚援朝和刘文才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没想过一旦事情被揭穿,诬陷瞒报可是罪加一等,本来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当然这些我不可能给杜宝安说,要是吓坏了他可就适得其反了,对于他这种军营里出来眼睛揉不得沙子的汉子,想让他主动帮我的话,就必须让他继续愧疚下去。
  于是我告诉杜宝安,说你不是体制内的你不懂,处分是从政的最大污点,再小的处分都是要记入干部档案的,我就算侥幸不会因此被免职,但以后要是提拔使用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