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11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武老弟,你要相信我,要是知道会这样的话,打死我也不会干这缺德事的!”

  果然杜宝安大惊失色,然后霍然起身道:“走!我这就去找那几个矿工兄弟,明天调查组来的时候我们给你作证,这事跟你没有半点关系。”
  我看着杜宝安焦急的神色不似作假,心里也有些愧疚,但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拦住了他,说这个并不着急。
  我盘算着手中目前掌握的东西,目前来看,情况对我是很不利的。
  因为我现在只有人证,之前出事的现场已经毁了,尸体烧焦之后也没有办法判断具体的死亡时间,也就是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证明这次事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姚援朝和刘文才如果咬死了事故是在我来之后发生的,双方各执一词,调查组相信谁还不好说,我得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既让他哥不会因此而坐牢,又不能让我因为被栽赃陷害而毁了前途。
  我思考了一下,决定先帮杜宝安解决他哥哥的事情。

  杜宝安是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前因后果他全都清楚,整个计划也都是他一手操作的,他没有了后顾之忧,才会因为感激而全心全意的帮我。
  我和杜宝安回到了乡政府,我让安监站长赵连友找来有关安全生产的相关规定和法律文件,还有一些警示教育用的相关案例,就让他先回去。
  尽管从接触来看赵连友这个人的人品还不错,但我还是不能让他参与进来,因为我不确定他跟谁有关系,在这个关头,我必须小心谨慎。
  我跟杜宝安研究到了很晚,从那些资料中也研究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有些矿老板之所以被判刑,最直接的原因是有逃逸和赔偿金额不到位的情节,没有取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引起信访问题才迫于压力给予了处理。
  看到这里,杜宝安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哥不仅没有逃逸,反而还主动去投案自首,这对杜宝平来说很有利。
  钱不是问题,杜宝安为了他哥不仅不心疼钱,而且他还主动提出要给乡亲们多赔一点。
  我点点头,从那些资料中其实不难发现,这个事就属于民不举官不究,只要善后赔偿到位,不闹出乱子引起信访稳定问题,调查组应该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接下来就是如何解决我被姚援朝和刘文才栽赃陷害的事,这个问题很棘手,我问杜宝安,姚援朝和刘文才有没有跟他签订类似协议之类的证据。
  杜宝安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一拍脑门,有些无语,这杜宝安可真够傻的,他就没想过万一这俩人不认账怎么办吗?
  虽然有些失望,但其实也并不觉得意外,这两只老狐狸怎么可能会愚蠢的留下这种把柄。
  不过杜宝安也并不完全没有证据,他说藏尸体的山洞里应该还有遗留的现场,而且他告诉我说乡派出所的指导员跟他有过命的交情,绝对值得信任,可以找他一起去取证,这样也能增加说服力。
  我想了想,即便是这样,姚援朝和刘文才也可以一口咬定现场是伪造的,还是没有太大的说服力,但证据这东西多多益善,拿不拿出来是一回事,调查组信不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派出所的指导员叫孙景林,杜宝安把他找来后我们就打着手电筒连夜去了那个藏尸体的山洞,只找到了一些脚印和衣服碎片,但我还是让孙景林都一一记录下来。

  回到乡政府简单休息了一下,一大早我和杜宝安就去了死者家,按照我时限告诉他的,一进门杜宝安就“扑通”一声跪下来,声泪俱下的说他开这个矿也是想着带领大家发家致富,从来没有想过要谁死,这次的事完全是个意外,人死不能复生,他杜宝安也没什么能做的,说着他拿出包好的五万块钱,表示愿意赔偿这么多。
  在当时,五万块钱足足可以在县城最繁华地段连买带装一栋百十多平的房子,更何况在坎杖子这个地处偏远贫困地区,这绝对是常人一辈子都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由此足见杜宝安的诚意,我也在一边帮腔,再加上杜宝安的为人大家平时也有目共睹,所以很顺利的就跟死者家属达成了和解,不仅当场表示不会再追究宝安金矿的责任签署了赔偿协议书,连谅解书也没费多大口舌。
  回乡政府的路上杜宝安喜形于色,而我却忧心忡忡。
  因为手头的证据仍然不够充分,盘算着县城到坎杖子乡的车程,眼瞅着调查组也快到了,但我仍然不打算听天由命。
  我还有一个疑问没有解开,那就是姚援朝为什么要答应刘文才合起伙来陷害我,这次事故按理说无论是我和刘文才谁来承担责任,他的责任划分都没有区别,身为乡丨党丨委书记,姚援朝只需要负连带责任就可以了,最多就是一个党内警告,他这么做是完全没有必要,反而还有一个被揭穿而被处理的危险。
  我想了想,觉得在调查组着手调查之前,我有必要想办法和姚援朝先单独见上一面。

  我和杜宝安回到乡政府大院,调查组的人还没来,我有些心烦意乱,因为调查组的人到了,按照常理来说,姚援朝基本上是会寸步不离的陪同,这个敏感的时候,我如果叫他单独见面的话不免会让人起疑,我一时也想不出该怎么办才好。
  “武老弟,现在咋办?”
  杜宝安看着我,从我发现这次事故的破绽开始,一直到拿到谅解书,他已经对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语气中也颇有些唯我马首是瞻的意思。
  我想了想,不管调查组到时候相信不相信我,那六个矿工都是他们要调查的对象,我要杜宝安把谅解书先交给我,这个东西在调查组面前要用得到,然后让他去那六个矿工家里先通下气,我嘱咐杜宝安,如果调查组去取证,不需要他们添油加醋,实话实说就好。
  杜宝安点点头,表示马上回来,等他走后,我正准备回办公室,路过收发室的时候正好门敞着,我看了一眼正对着的政府大院门口,发现从这里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我心中一动,走进收发室,只有小周一个人在里面。

  小周名叫周元鹏,岁数不大,还是个临时工,见到我进屋赶忙站起身来打招呼。
  我笑了笑,示意他不用拘谨,他给我倒了杯水,我坐在椅子上,简单跟他唠了会家常,在交谈中我的语气很平易近人,并没有端着副乡长的架子,等到他慢慢放松下来,我才开口道:“小周,老哥有个事要麻烦你帮个忙。”
  周元鹏连忙说道:“武乡长,瞧您说的,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有事您就吩咐。”
  我点点头,跟他说道:“等会调查组的人一下车,你就喊姚书记过来,就说有人打电话找他。”
  我看到周元鹏表情明显犹豫了一下,就是再不懂事,在乡政府大院耳熏目染,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样做不合时宜,但我却没说什么,而是漫不经心的端起搪瓷杯子喝着茶水,我不怕他不答应,一个临时工怎么敢忤逆我这个副乡长。
  调查组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早上一些,两辆桑塔纳,一辆面包车,从车上走下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从姚援朝和刘文才围在他身边略显点头哈腰的态度来看,定是那位副县长无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