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19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来,钱局长,既然倒上了,我也不能矫情,为了表示欢迎,我敬你一杯。”
  金莉莉突然端起杯子,就这么当着大家伙的面一仰头给干了,然后笑吟吟的看着钱品阎,道:“您刚才可是说好的,我喝一杯,您喝两杯,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哦!”
  钱品阎显然没想到金莉莉会主动喝酒,愣了一下,不过似乎他对自己的酒量非常自信,钱品阎故作豪迈的笑了一声,说好好好,就把两杯酒就灌进了肚子里。
  原本我们以为这样就完事了,哪成想金莉莉又倒满了一杯,连歇都没歇,说感谢钱局长这些年对乡里工作的支持云云,一仰头就又干了一杯。

  这下一桌子人的脸色就都变了,大家伙都看着钱品阎,我看到他的眼皮子跳了跳,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又干了两杯。
  等放下杯子之后,尽管他表面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我看得出来,他其实非常不好受。
  东北农村的酒并不是勾兑的白酒,而是纯粮食自酿的,最低也有六十五度,因为喝进肚子里就像火烧一样,我们称之为小烧,喝酒的杯子虽然不大,却也有一两半左右,任谁连着四杯喝下去估计都够呛。
  坐在我旁边的贺斌从桌子底下碰了碰我的腿,低声道:“武乡长,不是钱品阎要灌金委员的酒,我怎么看着,好像反过来金委员把钱局长给灌了呢?”
  我下意识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算上最开始的一杯,金莉莉这都已经三杯了,然而接下来,在我们惊讶的目光中,金莉莉却仿佛没事似的,自顾自的拿起酒壶又满上了一杯,这下不光我吓了一跳,在座所有人顿时都看傻眼了。
  “还,还喝?”

  钱品阎的表情终于不复之前的沉稳,吓得连嘴皮子都有些不利索了,我猜他压根就没想到,看起来娇娇柔柔的金莉莉是个这么能喝的主儿。
  “难得钱局长来这么一回,不喝尽兴怎么行?”
  金莉莉面色也有些潮红,喝了这么多她也有些微微的醉态,但这种似醉非醉的媚态却更加勾人,给钱品阎满上,金莉莉娇笑道:“第一杯是见面酒,第二杯是感谢酒,这第三杯就是祝福酒了,我祝钱局长工作顺利,步步高升!”
  说完,金莉莉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又是一仰脖喝了个精光,我目瞪口呆,金莉莉哪是不会喝酒,分明就是个老手,刚才钱品阎怎么劝她喝酒的,转眼她就用同样的方式给噎了回去。
  “好,这话说的好,我必须得干!”
  钱品阎虽然嘴上豪迈,但任谁都看出来他底气不足,不过到了这个份上,他也是骑虎难下,又是两杯酒下肚之后,钱品阎的脸上已经红得像个猴屁股,两只眼睛更是像好几天没睡觉似的直眨,明显是喝多了,金莉莉也好不到哪去,瘫坐在椅子上也是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

  见到他们俩这副样子,大家伙也就失去了继续吃饭的兴致,草草吃了一会就结束了饭局,临走的时候,我没忘了让贺斌给他们装上准备好的咸鸭蛋,钱品阎这时候已经喝得快走不动道了,在那个娇滴滴的女人搀扶下踉踉跄跄的上了车,临走时候还不忘摇下车窗握着我的手,说他对坎杖子乡的防汛工作很满意,就是以后得定个规矩,再来我们坎杖子乡,不行喝酒,要是喝酒的话他就再也不来了。

  “看来这钱局长是真给喝怕了。”
  望着面包车像逃跑一样驶出乡政府大院,我长出了一口气,虽然有些波折,不过这次的检查总算是过去了,我又叮嘱贺斌几句防汛的工作的事,就回到了办公室。
  我虽然只喝了两杯多,但酒劲上来也有些犯困,刚想躺下歇一会,脚步虚浮的金莉莉就摇摇晃晃走了进来,不过在进屋后,她却看似不经意的顺手先把门给关上,这才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拄着香腮,一双带着三分醉意却朦胧的大眼睛看着我,用一种娇柔魅惑的语气说道:“武乡长,今天人家帮了你这么大忙,你要怎么感谢人家?”
  “那金姐要我怎么感谢你呢?”
  我似笑非笑道,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的金莉莉很吸引人,但我还是站起身来,又不动声色的把门敞开用凳子倚好。
  刚喝完酒,又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谢文媛,金莉莉毕竟是王勇的情人,我不得不小心。

  我注意到金莉莉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却很快恢复正常。
  “咯咯,开个玩笑,帮领导排忧解难是应该的嘛,人家哪敢真邀功啊。”
  似乎是我不冷不热的态度出乎了金莉莉了预料,她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转移话题问道:“武乡长,你有没有对象?”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但是思绪却有些飘忽,因为我发现在金莉莉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竟下意识的想到了姜雨薇。

  其实原本我已经决定对姜雨薇死心了,但薛翰林来时候的话又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姜雨薇跟崔哲说她是在利用我,可是来到湘云之后她却又帮了我,而且在这之后,就算在矿难事件中我的表现再突出,薛翰林也不可能对我另眼相待,更别说让我先主持乡政府的全面工作,但如果是姜雨薇在其中推波助澜的话,以她的家世背景,这些就都说得通。
  我不知道我对姜雨薇来说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定位,同样的,我现在也分不清我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听到我单身,金莉莉眼睛一亮,说她手里正好有个小姑娘,是县委组织部派下来锻炼的,二十出头,长得水灵又漂亮,据说家世也不错,父母都是经商的,挺富有,只不过在我没上任之前来报到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刘文才让她先回去,等过一个月再来,这算算时间也快了,问我有没有想法。
  因为想到了姜雨薇的缘故,我有些心烦意乱,但不管怎么说金莉莉都是一番好意,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就点点头,打算到时候见过面,找个没相中的借口敷衍过去就算了。
  见我答应下来,金莉莉显得有些心满意足,站起身来说那就不打扰我休息了,就离开的办公室。
  我把金莉莉送到门口,目送她摇摇晃晃的走回办公室,我有一种直觉,那就是金莉莉根本就没有醉,但我却摸不准她到我来办公室的目的,我最开始以为她是打算像谢文媛一样给我唱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金莉莉就不会在一开始就拒绝在饭局上喝酒。
  不过也很有可能是她单纯的就想给我介绍对象也说不定。
  女人心海底针,防人之心不可无,就冲金莉莉刚才在酒桌上的表现,她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
  不过金莉莉这么一个插曲,我反而精神了不少,还没等回屋,周元鹏就来了,说张书记找我,叫我过去一下。
  张鹤城看起来也是个实干派,自打来了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研究什么东西,连饭菜都是食堂给端进去吃。
  敲开屋门,张鹤城一脸疲惫的站在门口,似乎是没有休息好,进屋之后我才发现他这屋里可是够乱的,桌子上摆着一大摞文件资料不说,就连沙发和地上也都是乱七八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