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2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从原来工作单位的时候就这样,你别介意。”
  张鹤城也没有不好意思,从沙发上给我收拾出来一小块地方让我坐下,然后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这才开口道:“和王勇之间有矛盾?”
  “张书记,你看出来了?”我有些惊讶道。
  “呵呵,上午的时候我从窗户看到外面回来一拨人,到王勇屋里不大一会又走了,中午食堂送饭的时候说你安排了一桌饭,县水利局的人来检查,我就大概猜出来个八九不离十。”
  张鹤城顿了顿,又问道:“怎么样,事情都解决了?”
  我点点头,张鹤城能从这点迹象就能推断出来,就证明他绝不简单,当下我也就没有隐瞒,把事情从头到尾简单说了一遍。
  “要不是杜宝安帮忙,以钱品阎那个损色德行,你要摆平他还真得费一番周折。”

  张鹤城显然是认识钱品阎的,沉吟了一下,他放下茶杯,笑道:“不过话说回来,王勇这样做,其实也可以理解,常思,你还年轻,不懂得论资排辈有多么难熬,我刚才看了一下人事记录,他在这呆了也有四五年了,你要是直接任命了乡长还好说,木已成舟,王勇就是再有意见也没办法,但偏偏你是主持工作,他还有机会,当然会有小动作,否则以你的年纪,真要是靠时间把你靠走,那可真就是猴年马月喽。”

  我一时语塞,张鹤城说的不错,如果换成我的话,估计也是同样不甘心。
  “所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
  张鹤城以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道:“常思,在官场上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有机会能和解的话最好,不能和解的话,也别弄得你死我活,做人留一线,也不要太过分了。”
  我点点头,由衷感激道:“谢谢张书记跟我说这些,金玉良言,常思都记住了。”
  “这哪算什么金玉良言,只不过比你多吃了几年官饭,一点经验而已。”
  张鹤城摆了摆手,这才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拍脑门道:“差点忘了说正事,常思,不瞒你说,我刚来的时候其实对于坎杖子乡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有初步的想法的,搞设施农业,就是扣大棚,但是现在看来行不通了,所以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想法。”
  “扣大棚不是挺好的么,现在扣上,正好能赶上冬季的反季节销售,也是个不错的路子。”
  我疑惑道,其实我之前也想过这个路子,只不过这个还需要花时间普及种植技术,成本也要比干果种植高,我就没有优先考虑。
  张鹤城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我:“你知道当初为什么姚援朝会答应刘文才帮他一起陷害你么?”
  我摇了摇头,不明白张鹤城为什么这个时候说起这个。
  张鹤城从小山一样的材料堆里翻出一本账本递给我,道:“这是三年以前坎杖子乡的财务账本,你看看,有什么不对的?”
  我接过来翻开一看,入眼的是密密麻麻的数字,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有些尴尬道:“张书记,我不是学财务的,真看不懂。”
  “呵呵,这个可得学啊,要不然将来当了领导,底下人糊弄你都不知道。”
  张鹤城拿过账本,翻开一页指着其中一处地方道:“这是三年前他们两个放山伐木改种果树时候的账务记录,卖木材补偿款以及购买果树苗的款项,看似数目对等,但其实中间相差了五万块钱。”

  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道:“张书记是说,这钱,让他们两个给贪污了?”
  从张鹤城办公室回来以后,我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按照他的猜测,当年放山伐木的补偿款十有八九是被姚援朝和刘文才贪墨了一部分。
  坎杖子是国家级贫困乡,如果他们两个连这钱都敢贪的话,那么他俩在任时,想必还有别的事是我们所不知道的,这着实令人发指,让我原本还有一点的愧疚和怜悯烟消云散。
  而之所以张鹤城扣大棚的想法不能实施,也和这有关。
  谁也不傻,村民们分得补偿款的时候也觉得不对劲,为此还大闹了一场,张鹤城给我看了相关的会议记录,姚援朝和刘文才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事给压了下去。
  问题就在这里,扣大棚需要土地,坎杖子乡的耕地本来就不多,谁也不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去给占了,而有了前车之鉴,估计村民们是怎么都不会让我们把果树给砍了的,如果强行推行,很大可能会出现民怨,我们两个都是新上任,谁也负不起,也不敢负这个责任。
  张鹤城看起来是很想在任上做出一番政绩,扣大棚的想法不成,就拉着我天天到各个村子里面去调研,用他的话来讲,就是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
  白天各地方跑,通常骑着自行车就是来回十几里地的山路,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还要处理工作,搞的我是疲惫不堪,但我却没有丝毫怨言,因为我看得出来,张鹤城是一个好官,他是真想为坎杖子做点事情,让大家伙能富裕一些。

  这天好不容易张鹤城到县里开会,我难得一觉睡到自然醒,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有些发红的眼睛,像僵尸一样端着脸盆去水房洗漱,要说这政府大院有什么好,就是有个锅炉房,水龙头一拧开就有热气腾腾的水。
  洗头洗脸刷牙,等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着有个女孩趴在我窗户上往里瞅。
  身高目测顶多也就一米六出头一点,不过身材倒是娇小玲珑,上身短袖体恤衫,穿着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雪白的运动鞋,脑后的马尾辫随着她一蹦一跳的动作晃来晃去,显得青春时尚。
  不过我确定以及肯定,这个女孩我不认识,好歹我也是个主持工作的副乡长,被她这么明目张胆的趴窗户瞅来瞅去,被人看见也太没面子了吧。
  我走到女孩身后,拍了她一下,道:“喂,你干什么呢?”
  “呀!流氓!”女孩转过身来,顿时抱着肩膀大喊。

  我这才反应过来,因为要洗头,我还光着上半身呢,脚上也是邋遢着一双拖鞋,形象确实不怎么太雅观。
  被她这么一喊,倒是有人从门口探出头来,一看到是我,赶忙又缩了回去。
  我没好气道:“瞎喊什么,谁是流氓,倒是你,在这鬼鬼祟祟的,我看你才有问题!”
  “你说谁鬼鬼祟祟?”

  女孩顿时一跺脚,掐着小腰指着我,刁蛮道:“姑奶奶我光明正大,告诉你,我男朋友可是这儿的副乡长,你要再敢乱说,等会他来了要你好看。”
  “哈?男朋友?”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坎杖子乡的副乡长除了我以外就是张忠杰,不过他都已经快四十了,我惊讶得看着年前的女孩,脸盘精致模样清秀,顶多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就算是老牛吃嫩草,可这也太嫩了吧?
  当我脸上的惊讶落在面前气鼓鼓的女孩眼中,我估计就变成了心虚和害怕。
  “哼,你等呆会我找到我男朋友,看我怎么收拾你。”女孩得意洋洋的丢下一句话,就跑到别的屋门口去转悠了。
  我搔了搔头,有些莫名其妙的回到屋子里,换上衣服没多久,就听门外金莉莉的声音传来:“武乡长,你快看看是谁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