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24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是……坎杖子的武乡长?”
  范长平显然也是认识我的,只不过大概时间久了点,他有些不确定,我赶紧假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恭维他记性好,难怪能给薛县长当秘书。
  “武乡长,我这记性哪能跟你比?”
  范长平摆摆手,嘴上谦虚,但我看得出来其实他很受用,然后他又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笑着解释说跟几个朋友吃个饭,心中突然一动,轻声问道:“怎么,薛县长也在这里?”
  听我这么一问,范长平神色紧张了一下,左右看看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告诉我,说薛县长有个同学来了,也是在这里招待一下,这完全属于私人性质,要我不要声张。

  我点点头,表示了解,又跟范长平寒暄了几句,就回到了包间。
  一进屋,杜宝安就开玩笑问我怎么去了这么久,不会是又吐了出来吧。杜宝平也不禁莞尔,之前吃饭闲聊的时候他也听说了我和刘晓玲误吃了老鼠肉的事。
  “你们猜我碰到谁了?”
  我没有笑,见他们俩一脸茫然,这才告诉他们我碰到了范长平和薛翰林在这吃饭的事。
  “可是就算薛县长在这,我们也没法去见,范长平既然说了不要声张,要是让武老弟领咱们去的话,那不把武老弟给卖了?”
  杜宝安摇了摇头,杜宝平也赞同的点点头,接话道:“一会咱们走的时候,可得先看好了,要不然万一碰上了,就算是偶然碰见也难免被人家误会。”
  见到杜氏兄弟这时候还为我考虑,我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凭空生出几分感动的同时,也有几分愧疚。

  因为我之所以告诉他们两个这件事,其实也是有私心的。
  杜氏兄弟毕竟是商人,俗话说无奸不商,我始终对他们怀有一丝戒心,这并非有意,而是一种出于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心理。
  如果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一层,要求我带着他们去见薛翰林,或者制造出“偶然”碰面的话,自此以后我和他们虽然表面依旧,但明里暗里我都会防着一手。
  庆幸的是,他们没有,证明我没有看错人。
  我笑了笑,看着杜氏兄弟道:“不用我出面,我有办法让你们和薛薛县长攀上关系。”
  之前杜宝平告诉我,他是“湖仙居”的常客,这里的老板娘他不仅认识,还有些交情,这也是我敢把大话说出口的原因。
  我让杜宝平从老板娘那里问清了薛翰林所在的包房,然后叫他留下了一千块钱买单,这个数目是杜氏兄弟商量好了的,因为杜宝安说,就是在王府井的北京饭店,如果三五个人的话,六百块钱也够了,留这么多只是以防万一。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不会差在钱上。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让杜氏兄弟出面做的,在这之前我早就离开了。
  “武老弟,接下来怎么办,我咋就没弄明白呢?”
  在“湖仙居”外面不远的路口一碰面,杜宝安就问我,他哥哥杜宝平也是一脸的疑惑。
  我告诉他们,从调查组到坎杖子的时候,我就发现薛翰林为人非常正派,如果他发现有人替他买单的话,以他的性格是一定会刨根问底的,老板娘又跟杜宝平认识,自然会告诉薛翰林,之后,薛翰林一定会想法找到他把钱还给他们,这样就算是认识了,之后的事就看他们自己了。
  “可是这样薛县长就不会怀疑到你身上吗?”杜宝安还是有些不明白道。
  “为什么要怀疑我?”

  我摇摇头,笑道:“老板娘又不认识我,薛翰林找你们的时候,你就说当时在坎杖子的时候你很仰慕,偶然看见他在这里吃饭,就顺手把单给结了,他为什么会想到我?再说了,范长平又不知道我跟谁吃的饭,他既然能当上随身秘书,模棱两可的事是肯定不会跟领导说的。”
  “哦,难怪刚才你让我千叮万嘱老板娘,要是薛县长问起来,就说是我们两个在这吃饭,原来是这个原因。”杜宝平这才恍然大悟,冲我举起大拇指道:“当初宝安说起来我还觉得有些夸张,现在看来,姚援朝和刘文才栽到你手上还真不冤。”
  我笑了笑,不置可否,因为只有身在局中才能明白,那当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运气,其实之后有几次噩梦中醒来,我在后怕之余,也是庆幸不已。
  吃完午饭时间还早,杜氏兄弟都邀请我去各自家坐坐,却被我婉转的拒绝了,杜宝平刚从公丨安丨局出来,杜宝安也好不容易回一趟县城,难得可以陪着老婆孩子热炕头,我一个外人总归有些拘谨。
  临走的时候我没忘记嘱咐他们,要是薛翰林要还给他们饭钱的话,千万要收下,否则薛翰林会以为他们有什么目的,就会适得其反,他们这个事就好比文火煮药,得慢慢来。
  至于之后的事情就看他们自己了,为此我倒不是特别担心,以这两兄弟的脾气秉性,多半会对薛翰林的胃口。
  原本我是打算去商场买一些东西的,可是逛了一圈却发现没有什么可以买的,这并不是我兜里没钱,实际上就在前不久,我刚从乡财政所领到了我人生第一个月的工资,足足有三百八十七块。
  衣服鞋子很新潮,但是太贵,而且在乡政府大院我一般都穿得比较正式,没有必要。
  至于一些日用品,乡里的小卖部不仅都有卖的,还比这里便宜一些,虽然没多少,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知道节俭,况且还要坐车带回去,犯不上。
  “武乡……啊不对不对,常思哥,你怎么在这?”

  正当我合计打算过一阵回家,买些营养品孝敬爸妈和爷爷奶奶的时候,刘晓玲咬着一根冰淇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雪白的运动鞋,背带牛仔裤,粉红色T恤杉,精致白皙的小脸上还夹着一副太阳镜,散发着一种活泼时尚的气息。
  我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问她为什么不在家呆着好好休息,怎么又跑出来了。
  “在家没意思嘛!”
  刘晓玲垮着一张小脸,告诉我她在这其实并没有什么朋友,平常一个人无聊就喜欢出来逛商场,只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我。
  说这些的时候刘晓玲情绪有些低落,我也不禁对她生出几分怜悯,不可否认,她优渥的家世让很多人眼红羡慕,但之前我也偶然听刘晓玲说过,她的父母都很忙,很小的时候她几乎就成天跟保姆在一块,尤其是这次来湘云工作,她的父母并没有跟来,仅仅是置办了一处房产,其他的事就又都甩给了临时雇佣的保姆。

  这也许是一种富人家庭独特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上升到教育方式的高度,只不过我对此不敢苟同。
  刘晓玲显然很开心,撒娇央求我陪她逛街,我看她精神不错,身体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大碍,更何况我还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没怎么考虑,就答应下来。
  只不过我很快就后悔了,第一次陪女生逛街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种生物对此狂热而又恐怖的战斗力。
  一件又一件的衣服被刘晓玲带进了不同的试衣间,脱了又换换了又脱,好不容易有适合的,又因为一些吹毛求疵的小毛病被放回了货架,我光看着就感觉累得要死,刘晓玲却兴高采烈甘之若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