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26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尽管对于我向她打听金莉莉有点疑惑,但刘晓玲还是告诉我,说金莉莉其实很可怜。
  原来金莉莉从小就是个才女,曾经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高中,只不过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就没有去念,后来在别人的说媒下,嫁给了一个比她大了将近十五岁的男人,至于原因,只是因为这个男人是当地正式编制的初中老师,家庭条件相对较好。
  “不过她丈夫好像得了什么重病。”
  刘晓玲咬着手指头,回忆了一下,继续道:“听说已经好久没有上班了,看病也花了不少钱,不过多亏了王书记,有一次莉莉姐喝多了,说要不是王书记给她报销了不少医药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我点了点头,和我想的一样,金莉莉之所以成为王勇的情人,果然是有苦衷的。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怎么说也得帮帮金姐,再说,要不是她,哪会有这么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喜欢我?”

  我假装轻浮的吹了一声口哨,冲刘晓玲挤了挤眼睛,不出所料换来了她一记娇羞的白眼和两下不依的粉拳,我顿时哈哈大笑。
  之前和刘晓玲亲热说情话的时候,我也曾经逗她,问过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尽管很不好意思,刘晓玲还是告诉我,其实自打我去之后,金莉莉和她的电话几乎就没有断过,我在坎杖子发生的事情她都知道,所以一直就对我很好奇,直到在她报到之前不久,金莉莉突然就告诉刘晓玲说要把我介绍给她当对象,她才懵懵懂懂有了想法。
  不过真正让她开始喜欢我,还是缘于乌龙事件之后我拒绝了她,用刘晓玲的话说就是她哪点配不上我,一开始只是不服气,所以就变着花样折腾我,结果却因为我处处迁就反而让她产生了好感,这才借着抓老鼠那次偶然的事件,顺水推舟让我答应做了她男朋友。
  见我执意要回去,刘晓玲也不稀罕剩下的那几天假期,以补充营养好得快和犒劳我在对付小偷时候的神勇为借口,她在楼下找了一个挺上档次的饭馆请我吃了顿大餐,这才跟我一起踏上了返回坎杖子的客车。
  一路上笑笑闹闹,可是下车的时候,我们之间却刻意保持了距离,刘晓玲毕竟是我的下属,为了避嫌,这层关系还是暂时不要宣扬出去的好。

  刚一进乡政府大院,迎面就碰到了张鹤城。
  “你这胳膊是怎么了?”张鹤城指着我的胳膊,一脸诧异道:“怎么我就上县城开个会,你就受伤了?”
  “没事,不小心碰的。”我有点尴尬,看了一眼旁边的刘晓玲,示意让她先回去。
  张鹤城没有多想,说来来,到我屋来,跟你说点事。
  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这回倒是还好,没有上次我来的时候那么乱,张鹤城给我倒了杯水说,你猜,县里开会说啥了。
  我看他眉宇之间似乎有些喜色,小心翼翼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还真让你猜中了。”
  张鹤城点了点头,笑道:“咱们这届县政府领导班子都是实干派,想在五年内甩掉贫困县的帽子,所以这次开会给咱们划拨了一笔扶贫资金,要咱们想办法脱贫致富,给了这个数。”
  张鹤城说着,伸出食指和中指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我顿时瞠目结舌道:“二十万,这么多?”
  “多是多,却也是担子啊。”
  张鹤城摇了摇头:“这么多钱,咱们搞啥都有底气,可问题是该搞啥,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啊!”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么多钱,要是我和张鹤城搞了半天没弄出什么名堂,我们两个这位置怕也是坐到头了。
  张鹤城又看了我一眼,一边喝水一边假装漫不经心道:“常思啊,我看你最近在研究一些农业相关的资料,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我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张鹤城,没想到他连这些都注意到了,犹豫了一下,我点点头道:“是有一些想法,不过还不太成熟,还缺乏一系列的论证。”
  张鹤城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来了兴致,道:“哦?你说说看。”
  “张书记,其实我也是刚从县城回来,只不过是因为有点私事,所以就没跟你说,但从沿途到县城,就我的观察,我发现湘云和我原来想的不一样。”
  我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开口道:“以前提到湘云,给我的印象就是贫穷落后,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无论从规模还是经济发展程度,湘云县城都和静水县城不相上下,之所以被上面认定为贫困县,主要还是咱们下面这几个乡扯了后腿。”
  “你能去一趟县城,就能看出这么多门道,很难得嘛!”

  张鹤城赞赏得看了我一眼,掏出一根烟自顾自的点上,示意我继续说。
  “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县城里的生活水平和富裕程度其实并不低,有些东西应该很有销路。”
  我顿了顿,继续道:“比如,核桃板栗之类的干果。”
  “你是说发展干果产业?”张鹤城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有几成把握?”
  “一分都没有。”
  我摇了摇头,道:“张书记你也知道,我是在农校毕业的,干果种植在技术上并不是难题,我也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咱们乡的自然条件也非常适合,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在坎杖子普及,之前之所以没有跟你说,就是有几点困难不太好解决,首先一个是资金,这个已经解决了,我就不说了。第二个是观念,现有的果树虽然经济效益不高,但还是有一点利润,干果种植的前景谁也不好说,大概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第三就是历史遗留问题,有姚援朝和刘文才的前车之鉴,再砍一遍树,恐怕压力很大啊。”

  张鹤城点点头,沉默不语,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看到他的眉毛越皱越深。

  其实还有一点我没有说,那就是我只是名义上主持工作的副乡长,强行推动这项工作的话,必然会有很多反对的声音,而且王勇之流为了搞垮我,肯定会有小动作,这样一旦出了问题,我担责任是不假,但最大的责任还是由他来承担。
  我虽然没有点破,但我知道张鹤城肯定也明白,说实话我现在有点怕他,就冲他明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些精明,姚援朝和刘文才拍马都赶不上,如果当初他们合起伙来陷害我的事让张鹤城来做,我估计我就是被他卖了还得替他数钱。
  从张鹤城屋里一出来,我就看到刘晓玲蹦蹦跳跳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玻璃瓶子。
  见左右无人,我拉住了她,问她干啥去了,手里又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我刚从兽医站要的泻药。”
  刘晓玲哼了一声道:“我都夸下海口说要小周好看,怎么能食言?”
  七月末的天气很热,我却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在心里为周元鹏默哀三分钟。
  刘晓玲从兽医站拿来的泻药,别说区区一个周元鹏,就是牛也得趴下。
  不过刘晓玲也没好到哪去,周元鹏不能来上班,收发室的工作都暂时由她来处理,小丫头为此还郁闷了一阵,不过很快她就喜欢上了这份工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