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27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因为这样,借着每天送文件报纸的由头,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出我的办公室。

  不过为了避嫌,我们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只不过偶尔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简单的亲热一会,刘晓玲抱怨说本来是一件挺光明正大的事,却偏偏搞得像做贼一样。
  对此我也无可奈何,在体制内就是这样,如果我们的关系宣扬出去,就拿刘晓玲不太爱吃早饭这么点小事来说,都有可能被人戴着有色眼镜拿来说事,说是她借着我的关系搞特权,这对我们谁都不好。
  刘晓玲当然也明白这些,不过从县城回来之后,我发现她倒转了性子,变得淑女了不少,就连说话都变得细声细语,我一时有些不适应,如果不是稍微能明白一点女儿家的心思,我还真以为是周元鹏的一碗老鼠肉让她中了邪。
  杜宝安一从县城回来就找我去矿上吃饭,刘晓玲以我伤还没好要监督不让我喝酒为借口,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了后面。
  在饭桌上,杜宝安一双眼睛在我和刘晓玲身上瞟来瞟去,脸上的笑容愈发猥琐。
  “杜二哥,跟薛县长搭上关系了?”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出声问道,自从认识了杜宝平,他的称呼就被降格到了二哥。
  说到正事,杜宝安顿时不笑了,他告诉我虽然是跟薛翰林接触上了,但是进展不大。
  “薛县长对我们哥俩印象还倒是不错,不过一问起轮胎厂那块地皮的事,他就讳莫如深,说是县里决定公开竞标,要我们完全按着程序走就行。”
  杜宝安有点丧气道:“我们哥俩都是门外汉,要真按着程序走,八成是没戏了。”
  “要我说你们就是太着急了,干嘛非要一口吃个胖子?”

  我摇了摇头道:“你们哥俩那破公司刚成立几天,就算把那块地皮搞到手也开发不起来,到时候还得转手出去一部分,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你说这些我们都懂,就是……眼瞅着这么一个大蛋糕摆在眼前,能不馋得慌么。”
  杜宝安叹了一口气,认命似的道:“武老弟,那你说,我们哥俩该怎么办?”
  “我觉得你们两个是应该把目标定的小一点,毕竟你们初入这行还什么都不懂,先跟在人家后面搞点小工程,学习学习经验,看看都是咋运作的,等摸门清儿了再说。”
  我笑了笑,道:“磨刀不误砍柴工嘛,你们初来乍到就跟人家薛县长要一锤子买卖,人家脑袋顶上的乌纱帽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要给你我才觉得怪了,这玩意就是个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事,杜二哥你急个啥。”

  杜宝安憋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我看得出来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换成了别人要说按程序走,多半还有想吃点回扣的可能,但要是薛翰林都这么说了,那基本上就是公开竞标。
  有他坐镇,我估计暗箱操作的可能几乎没有,杜宝安这哥俩想跟在后面喝点汤还有可能,想吃肉,没戏。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饭刚一走出食堂,张鹤城就在他门口喊我过去。
  等进了屋,我又看到了散落一屋子的文件材料,张鹤城蓬头垢面,头发上都能看到大块的头皮屑,估计又是好几宿没睡。

  要说张鹤城这人,有时候不佩服还真不行,踏实肯干,有魄力还有能力,来坎杖子也有一段时间,我愣是没看他除了工作以外搞别的事情,不像王勇他们,晚上吃完饭就四处招呼人打麻将。
  跟张鹤城熟了,我也忍不住开了句玩笑,说张书记你这毛病该改改了,咱乡里人还行,旁人要进来,还以为到了垃圾场呢。
  张鹤城理都没理我,从桌子上翻了半天,把一份文件递给我,这才道:“你把手头的工作都安排一下,明天跟我去一趟海宁。”
  我接过来一看,是一份到海宁农业大学学习考察的函,顿时就明白过来,张鹤城这是打算按我说的搞干果种植了。
  离开张鹤城办公室,我把几个站办的负责人都叫来,安排了一下近期的工作,又吩咐张忠杰暂时替我处理日常事务。
  虽然我来了也有一个多月,但是对于张忠杰我却只是工作上的关系,私下里接触不多,不过既然敢把工作交给他,我也不怕他搞什么猫腻,反正这期间出了什么事都是他担责任,我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等安排完工作,人都走了以后,我又把刘晓玲叫来,告诉了她我要去海宁的事。
  小丫头一听说我要出差,而且还是好几天,顿时不干了,吵着闹着要跟我一起去。
  我费了好大劲,在答应刘晓玲回来后会跟她去县城,陪逛街陪玩陪看电影等若干条件之后,她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我办公室。
  其实我也可以理解,对她刘晓玲来说现在正处于热恋期,别说几天,就是几个小时她都得想办法找点借口到我办公室里去一趟。
  每天下午邮局的同志都会把报纸和文件什么的送来,周元鹏在的时候都是归总分类之后第二天一起给我,刘晓玲可倒好,她会分成三份早中晚各送一趟。
  海宁市位于渤海之滨,是辽海省第二大城市,发达程度仅次于省城奉阳。
  从辽源出发,经历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我们终于到达了海宁。
  不过一起来的并不只有我和张鹤城两人,还有湘云县林业局的局长黄子浩。
  海宁农业大学是东北著名的农学生命科学和农业工程的研究型大学,无论规模还是档次都比我那所农校不知道高了多少个档次,负责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叫谢春龄的老教授,六十多岁,头发花白,看上去很慈祥,并没有什么架子。
  听说我们来考察选择适合种植什么干果作物,谢春龄询问了一下坎杖子的自然条件,笑呵呵的告诉我们,说核桃板栗和榛子都行,又详细的介绍了它们的优劣,最后我们研究分析了一下,决定还是种核桃。
  之所以选核桃,一来是因为坎杖子乡的自然条件更适合种植核桃,二是因为核桃树的成本相比于其他要经济划算一些,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核桃在市场上相比于板栗和榛子来说更畅销,价格也比较合理。

  又考察了几天,最后我们相中了一个叫“海宁5号”的核桃品种,不仅挂果早产量高,抗寒能力也比较强,黄子浩和张鹤城都很满意,但我却忧心忡忡。
  晚上又请谢春龄吃了顿饭,一回到招待所,我就说要出商店买点东西,问黄子浩和张鹤城要不要带点什么。
  张鹤城说要买包烟,后来想了想,又说算了,我跟你一起去吧,看看都有什么牌子。
  等一走出招待所,张鹤城就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了。
  我们当然不是要出去买什么东西,这是之前我给张鹤城定下的暗号,因为我们在招待所住的是三人间,有些事情如果不想让黄子浩知道的话,就用这种方法出来谈。
  “张书记,海宁5号是好,可是你想怎么种植了吗?”我问道。
  “什么叫怎么种植?”张鹤城显然有些莫名其妙。
  “我是说,你是打算买树苗,还是直接移植?”
  我解释道:“你想过没有,树苗的价格虽然很低,但是要三到五年才能挂果产生经济效益,而直接移植的话,倒是转年就可以,问题是这样成本就会很高,所以我才问问张书记你是怎么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