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28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张鹤城愣了半晌,最后狠狠一拍脑门,直说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忽略了。

  “常思,你是什么意见?”冷静下来之后,张鹤城点上了一颗烟,他知道既然我问出来就肯定就已经有了想法。
  “我觉得还是直接移植好。”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我的想法说出来:“本来推广种植就会有很大阻力,你再让农民少了这块收入两三年,这事恐怕更难,而且县里既然肯拿这么多钱出来,我估计啊,领导就是想快点见成效,咱们要是拖久了,恐怕不好交代。”
  张鹤城狠狠的抽着烟,最后点点头道:“直接移植倒不是不可以,如果钱不够,我倒是可以跟上面再争取一点,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问题是移植的话,谢教授也说了,最佳时间是在十月到十一月份,现在都已经快九月份了,我们还有很多前期工作要做,我怕时间来不及。”
  “来得及。”
  我看着张鹤城,认真道:“前期工作说白了就是给核桃树腾地方,难点就是怎么做通农民的思想工作,还有怎么样才能在十月份之前把果树砍完,但是所有这些,我有一个办法就可以都解决了,只不过这个办法还得张书记你来拿主意,我不敢拍板。”
  张鹤城把烟头扔在地上,没说话,只是示意我说下去。

  我长吸了一口气,最后咬了咬牙道:“砍树卖木材的收入,乡里一分都不要,谁家的树,不管卖了多少钱,都归他自己!”
  一听我说卖树的钱乡里都不要,全分给农民,张鹤城愣是半天没缓过神来,过了好一会,他才苦笑着叹了一口气,道:“常思啊,你这个办法可是够狠的,不过的确想你说的那样,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但这样一来,可就把下面的村干部都给得罪了。”
  我摇了摇头道,对此也有些无可奈何,毕竟是集体土地,暗地里村长书记什么的都从里面都有点个人利益,如果真这么做,虽然明面上不敢反对,但如果之后出了什么岔子,第一个跳出来的保准是他们。
  “得罪就得罪吧。”
  张鹤城无所谓的笑了笑,“大不了屁股底下再换个位置,为了坎杖子这些村民,赌这一把,值。”
  我有些惊讶的看了张鹤城一样,完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一直一来我都以为他之所以来这穷山僻壤的地方,只是为了镀金的,之所以踏实肯干,无非也就是想早点搞出些政绩为了升迁。
  我顿时肃然起敬,道:“张书记,你放心,既然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到时候出了事我肯定不会逃避责任,跟你一起抗就是了——不过这事要是办成了,你可不能贪功,怎么说也得在上级面前给我美言几句,要不然可就太不够意思了!”

  后半句就属于是开玩笑了,张鹤城和我对视了一眼,顿时哈哈大笑,颇有几分惺惺相惜的味道。
  为了不引起黄子浩的怀疑,我跟张鹤城又去了趟商店,买了点东西才回去。
  又在海宁逗留了几天,我们跟谢春龄商讨了合作的具体细节,简单来说就是由坎杖子乡政府出资,一次性购买价值十八万的五年生“海宁5号”核桃树,由谢春龄负责移植和种植技术普及,不过这还只是初步的意向,具体还要等回县里汇报完工作,经过上会论证,才能正式签合同。
  回到辽源后,张鹤城跟我兵分两路,他拿着合作的意向书还有相关资料,跟黄子浩去县里汇报工作,而我则回乡里先着手筹备开大会的事宜。
  马不停蹄的赶回乡政府,一路舟车劳顿把我累个半死,还没等消停,当天晚上就下起了大暴雨,而且一连几天都没有停的迹象。
  “这鬼天气可真是邪门了,就是前一阵刮台风也没见这么霸道。”贺斌站在大门口的雨搭下面,一边看着外面瓢泼似的大雨,一边嚼着花生米发牢骚。
  “堤坝那边怎么样?”我忧心忡忡,这两天水位上涨有点猛,青龙河两边都是低洼地带,这要是给冲垮了,后果我想都不敢想。

  “武乡长,没事,这几天我们一直都盯着呢,有事肯定及时向你汇报。”贺斌拍了拍胸脯,示意我放心。
  “这几天就辛苦你们了。”
  我想了想,道:“贺站长,等雨停了,你到财政所,就说是我说的,你给你们这些人一人领五十块钱,等再赶集的时候好买点肉,回家包顿饺子”
  贺斌顿时眉开眼笑,二斤猪肉撑死也就十块钱,我这相当于是给他们发福利了。
  “老贺!三缺一,来不来?”王勇穿着大裤衩子,举着一把雨伞从办公室出来,离着老远就喊。
  贺斌看了我一眼,等王勇走近了,这才摇摇头,说一会还得到堤坝上去看看,玩也玩不多长时间,就不了。
  “嘁,能出什么事?要我说你们就是瞎操心。”
  王勇显然没怎么当回事,瞅了瞅我,皮笑肉不笑道:“我说武乡长,这大雨天啥都干不了,打点小麻将,你不会不乐意吧?”

  我笑了笑,示意他随意,等王勇刚一进门卫,贺斌就一口唾沫吐在地上,冷哼了句什么东西。
  我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上次钱品阎他们检查完走后,杜宝安就按我说的请贺斌吃了顿饭,自那之后,我看得出来,贺斌是真把王勇给恨上了。
  王勇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骂骂咧咧说怎么就停电了,这阴天下雨的,大白天连个牌都看不清,还玩个鸟蛋。
  我和贺斌面面相觑,正纳闷怎么就停电了,一个人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说青龙河沿岸的电线杆子被冲倒了,我吓了一跳,跟贺斌抄起雨披就跑了出去。
  等到了现场,才发现情况比我想的要糟糕得多,一根连接着跨河输电线的木头电线杆子倒在了河里,电线就那么随着河水来回的飘荡,时不时还能看见电火花在那“呲呲”的响。
  “赶紧通知变电所,把电给掐了!”
  我脸吓得都快白了,赶紧吩咐大家谁都别靠近,河水导电,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电一个准。
  派出去的人很快就赶了回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变电所的同志,他们俩告诉我电闸已经给关了,过来看看什么情况,然后等一看现场,俩人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说除非等雨停了,否则没法修。

  这下事情可大条了,跨河输电线可是主线,修不上的话,整个乡都没电,回去的路上,我让贺斌去小卖部买了蜡烛分发下去,叫大家先凑合着用。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勇在食堂里幸灾乐祸,话里话外就是我这副乡长就是个完蛋玩意,连个电都修不好,张忠杰也跟着在一边冷嘲热讽的帮腔,搞得大家伙都很尴尬。
  其实过了这么久,大家伙也都知道我们之间互相不对付,而且凭良心讲,这事还真跟我没什么关系,他们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借题发挥打压我罢了。
  我也懒得搭理他们俩,简单吃了几口饭,刚一回到办公室,刘晓玲就来了,小丫头一进屋,就愤愤的替我鸣不平,说王勇和张忠杰不是个东西。
  “无所谓,大家伙又不傻,公道自在人心。”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让刘晓玲坐在我床上,拿起毛巾给她擦干净脚上的泥水,抬起头,突然看到小丫头愣愣的看着我手上的动作,一双大眼睛里满是水雾,我这才发觉自己好像已经冷落她好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