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3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直到这个时候大家伙才反应过来,连拉带拽把我们俩分开,王勇已经是被我揍得鼻青脸肿,浑身泥水不说,鼻子和嘴角流的血水是怎么止也止不住。
  王勇抹了一把鼻子,一脸怨毒的看着我:“武常思,我操你妈,敢打我?你给老子等着!”
  我顿时笑了,指着王勇鼻子,道:“王勇,我告诉你,我平常是让着你不是怕你,你要再跟这多比比一句,我还揍你,我把话给你放这,你要不信你就再给我说一句试试。”

  “你——”
  王勇指着我半天,面色凶狠,我看出来他是有心想再说点狠话,可是嘴唇哆嗦了半天,却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孬货!”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一口唾沫就吐在了地上。
  兴许是从未见过我如此气势吓人的一面,又或许是我刚才揍王勇时候的那股狠劲把大家伙给吓住了,总之是没人再提要回家的事。
  “轰——轰——”
  正当大家要回帐篷的时候,就听一阵巨响,然后远处的山上顿时就垮塌了一片,大量的泥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倾泻下来,仅仅是几分钟,山下的村庄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以前就听说过泥石流的可怕,可是当亲眼目睹才能体会到那种摧枯拉朽的震撼,这种感觉我无法用语言形容,我顿时目瞪口呆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直到好一会之后,我才缓过神来,人群中顿时也是一阵炸锅,都是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好多人把我围起来,刚开始还千恩万谢,说我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可不多一会情绪就开始激动和低落,一边抹眼泪一边问我,说家都没了,今后该怎么办。
  我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灾后重建这么大一个事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安慰他们,说等雨停了把路修通以后,我会去县里,跟领导和民政部门汇报,县里肯定会帮他们解决,让他们放心。

  毕竟我刚救了他们的命,这个时候大家伙都把我当主心骨,听我这么一说就慢慢安定下来,我让他们先回帐篷里继续吃饭,等人群陆陆续续的散去,我这才发现王勇早就没了影子。
  “王勇人呢?”
  我问贺斌,这小子也不是个善茬,刚才趁着拉架的时候暗地里踹了王勇好几脚。
  “嘿嘿,他哪还有脸在这呆,早跑了。”

  贺斌点上一颗烟,咧着嘴直乐,道:“他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我点点头,贺斌说的不错,经过这么一闹,王勇这脸算是丢尽了,以后在乡政府大院恐怕得很长一段时间抬不起头来。
  贺斌又瞅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这才带着几分真诚道:“武乡长,说句实在话,以前看你年龄小就当上了副乡长,我心里不服气,寻思就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蛋子,凭啥,但今天,就冲武乡长你救了三百多乡亲们这事,我贺斌心服口服。”
  “我也服。”
  我还没等说话,赵连友就凑上来,拍了一下贺斌的肩膀,呵呵笑道:“不过我服的可是比你早,从武乡长被诬陷矿难那时候起,我就服了。”

  “武乡长,这事,干得漂亮!”
  “武乡长,以前是我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武乡长,是我们误解你了,你可别在意!”
  好多乡干部都陆续过来,脸上都是羞愧和真诚的表情,我顿时鼻子一酸,视线也有些模糊,其实我也知道,以前大家伙对我基本都是口服心不服,但如今,等到他们终于对我认可,我却觉得喉咙发堵,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我……我也服,常……武乡长,你刚才揍王勇的时候好帅!”
  偏偏这时候,刘晓玲冒出了这么一句,小脸涨得通红,显得很激动。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怎么了,我哪说的不对了?”
  刘晓玲还不知道说错话了,一脸茫然的站在那里。
  “这事可不能乱说,要不王书记该给你穿小鞋了,你可打不过他。”
  我打趣了一下刘晓玲,这才对着大家伙说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谢谢大家,不过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等张书记回来,我肯定如实汇报,为你们请功!”
  听到我这个时候没有贪功,大家伙的脸上顿时喜气洋洋,等他们都各自回到岗位,食堂的厨师黄师傅一脸尴尬的凑了过来,道:“武乡长,有个事得跟你请示一下。”
  我点点头,示意他有事直说。
  黄师傅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武乡长,咱们食堂每月给的经费就那么多,我们也是按需采购,可现在一顿饭就是三四百人的,一天三顿,食堂的米面都用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也支撑不了两天,您看……这该怎么办?”
  黄师傅说的这个情况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受灾群众的情绪暂时被我安定下来,但毕竟环境恶劣,要是食物再供应不上的话,短时间内还行,可时间一长就肯定会出乱子。
  我想了一下,叫黄师傅去把财政所长叫过来。
  财政所长姓许,叫许东升,是个老油条,平常最爱跟王勇一起凑局打麻将,不过手气似乎不怎么好,私底下听说他一年都输不少钱,我有点搞不明白姚援朝和刘文才问什么会找这样呢一个人去管财政,就不怕他监守自盗么。

  “武乡长,你找我?”
  许东升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战战兢兢,我猜他可能是觉得平常自己跟王勇走得近了点,怕我误会找他麻烦。
  “许所长,食堂里的米面快没有了,你跟黄师傅去买点。”
  我回头瞅了一眼身后密密麻麻的帐篷,道:“多买点吧……先按一个礼拜的准备吧。”
  “这么多?”许东升吓了一跳,脸色有些犹豫,似乎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难度?”

  我瞥了他一眼,假装不经意道:“你不是想告诉我乡财政没有钱了吧。”
  “不是不是!武乡长你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许东升顿时慌了,连忙摆手,解释道:“咱们乡财政就算再不富裕,这点钱还是有的,只不过现在路被冲断了,乡里物资紧张,我怕一时买不到这么多。”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的确是被我给忽略了,就现在乡里目前的形势,别说买点米面,在小卖部连根蜡烛都买不到。
  “不够的话,就先去别的老乡家里收。”
  我想了想,叹了一口气道:“咱乡耕地本来就少,谁家也没那么多粮食,别亏着人家,按市场价两倍价钱给。”
  许东升和黄师傅对视了一眼,估计是谁都没想到我会想出这么一个主意。

  两倍的价格的确是不低了,现在卖掉,等天晴了修好路,还可以去别的地方买回来,这样就白得一份钱,谁都会算这笔帐。
  不过非常时期非常方法,眼下能用钱解决的事就都不是事。
  泥石流发生后的第二天,雨终于停了,屈指一算,这场罕见的大暴雨居然持续了有十一天之久,当乌云散去阳光投下来的那一刻,安置点顿时一片欢腾。
  但我却没有半点喜悦的心情,因为还有好多事在等着我去做。
  按照张鹤城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就是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我先是到受灾的地方摸排了一遍,然后才召开会议研究该怎么处理目前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不过开会的时候,王勇却没有来,金莉莉用一脸特别勉强微笑告诉我,说王勇身体不太舒服,这次会议他就不参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