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31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听说王勇不参加会议,会议室里的其他人虽然面色古怪,但看起来却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我知道王勇现在已经颜面无存,却没有点破,而且这时候我也没工夫搭理他,我冲着金莉莉点点头,示意我知道了,这才从上衣口袋掏出笔记本,跟大家先介绍了一下我调研后所掌握的情况。

  这次泥石流所造成的损失比我想的要严重得多。
  乡里共有两个村受了灾,三河子村还好点,只有一小部分被泥石流冲毁,最惨的是小庙村,整个村都变成了废墟,好在由于转移及时,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雪上加霜的是,电力和交通设施已经基本瘫痪,我思来想去,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电力的问题,因为停电的缘故,乡电信所里的机器不能正常运转,我没办法打电话给县里报告乡里现在的情况。
  好在电力设施的受损并不严重,我决定先暂时不管这两个受灾村,从受灾区两边拉一根电线,这样再连接修复跨河线路就可以了。
  一听说要维修电路,受灾群众自发的前来帮忙,我们从山上砍了几棵相对粗壮的树木做成临时的电线杆,在供电所同志的帮助下,只用了一个上午就恢复了供电。
  我立刻打电话给县政府办公室汇报了情况,县政府接电话的同志一听是我,也吓了一大跳,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坎杖子失去联系的时候,县政府就已经发现了不对头,也打电话叫邻乡派人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只不过路被冲断了,派过来的人没办法,只好又回去跟县里说了这边的情况。
  县政府的同志告诉我,说大雨停后,县委书记和县长就立刻开始组织修路的事,这时候应该都在现场指挥,他会立刻联系邻乡跟领导汇报,并安抚我说让我不要着急,让我守在电话旁不要乱动。
  挂断电话,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如果仅凭坎杖子现有的条件,要修通那条受损的路不知道得猴年马月,现在有县委书记和县长坐镇指挥,应该很快就能修通,至于乡亲们灾后重建的问题,我反而是不担心,这么大的事乡里根本就做不了主,只能给县里研究,等领导们定下方案后,我们配合就是了。
  不一会电话就响了,我赶紧接起来,刚“喂”了一声,那边就打断我,问道:“你就是武常思?”
  声音不大,却中厚沉稳,而且隐约透着一股子久居上位者的威严,我一听就知道这不定是哪位领导,赶紧小心翼翼的说我就是。
  “我是蔡公民,给我说一下你那边现在的情况。”

  听到电话的那头是蔡公民,我顿时吓了一大跳,我虽然是市委组织部直接送到坎杖子乡的干部,没有去过县里的衙门,但并不代表我就对县里的领导班子一无所知,相反,作为必修课,我已经从相关下发的文件中对县里的各个领导职务掌握的一清二楚,而蔡公民就是湘云县的丨党丨委书记,真正的一方父母官。
  第一次跟这么大的领导打交道,我顿时有点紧张,深吸了一口气,我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把乡里遭遇泥石流的事给蔡公民详细的说了一下。
  “你是说,泥石流冲垮了两个村,但却无一人伤亡?”电话那头的蔡公民语气有些难以置信。
  “嗯,幸亏发现得早。”
  想到亲眼见到泥石流在眼前发生时那毁天灭地的威力,我还有些后怕,赶紧把我是怎么发现征兆,又提前转移群众的事说了出来,不过却没有提王勇阻拦我的事,这毕竟是个人之间的政治斗争,没有必要摆上台面,否则对我们谁都没有好处,反正之后真实情况也会从乡干部那里反馈到领导耳中,我又何必画蛇添足。
  蔡公民听我说完之后显得很高兴,连说了三个好字,说我这次立了大功,又问我现在安置点的群众怎么样。
  我想了想,告诉他乡亲们的情绪现在都很稳定,只不过生活物资有点缺乏。
  “这个问题你不需要担心,县里已经调来了大型机械设备,路很快就能修通,我马上让民政筹集必要的生活用品,争取在路通的同时把物资也运过去。”
  蔡公民沉吟了一下,道:“你继续做好受灾群众的安置工作,一定要安抚好他们的情绪,你告诉他们,说县里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保证帮他们度过难关,重建家园。”
  我连忙点头答应,蔡公民又嘱咐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走出收发室,我并没有立刻赶去安置点,而是把乡干部又召集起来开了个短会,简单的分了一下组,让他们分头去统计群众的受灾损失情况,争取在县领导来之前把数字汇总出来。
  我这么做当然也是有些私心的。

  在听到县政府办公室的通知说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在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是一个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
  来坎杖子快两个月,县里的领导也只有薛翰林在姚援朝和刘文才诬陷我的时候领着调查组下来过一回,由此可见乡镇基层干部要见县里的领导有多难。
  其实在闲聊的时候,张鹤城也曾经告诉过我,湘云县共有二十三个乡镇,而在这一级,也只有党政一把手有机会去县里开会什么的能见到县委书记或者县长,其他人,比如说有些乡镇的副职干部,如果没有升迁的话,可能到退休都不知道县里的两位一把手长什么样。
  最后张鹤城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看得出来我想低调,但是在体制内,要是真干出点什么,千万不要低调,一定要想办法传到领导的耳朵里,否则领导可能真的不知道。
  我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装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但张鹤城所不知道的是,虽然上任没多久,可我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入农校的青涩小伙子了,太多的人教会了我太多的东西。

  崔哲让我知道,有一个当大官的亲戚,就可以在学校作威作福,连校领导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谢文媛让我知道,当家世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去陷害一个人,毫无顾忌。
  姚援朝和刘文才让我知道,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可以指鹿为马,欺上瞒下颠倒是非。
  王勇让我知道,人为了争权夺利,可以撕破脸无所不用其极。
  经历过这些,就是再单纯的一个人,他的人生字典里也会多了一种叫“野心”的东西。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我有野心,但并不代表我没有底线,违背原则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从会议室里出来,我也跟着去了一趟安置点,不管怎么说,我必须把蔡公民的话给带到,这不是一件小事,事实上只要是领导交办的事就没有小事,否则的话,他会认为自己没有权威。
  我从一本书上看过,大多数的领导,尤其是级别越高的领导,其实内心里越是小肚鸡肠,所谓的胸襟只是给别人看的,真不顺了他的心意,他嘴上不说,心里却绝对会记恨得半死。

  安抚了一下受灾的群众,我告诉他们路很快就能修通,县里也已经开始紧急筹备救灾物资,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运过来,要他们放心,上级一定会帮他们度过难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