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34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正当我以为蔡公民会顺手推舟答应下来的时候,却见他摆了摆手,道:“我倒是觉得老周你多虑了,我看这份材料倒是很详实准确,应该不会有什么偏差,再说了,武乡长一直都在第一现场,了解的情况也比我们详细得多。”
  “既然蔡书记说话了,那我照办就是了。”
  周泽明点了点头,这才对我公式化的笑了笑:“武乡长,我倒不是对你有什么意见,只是就事论事,我也是怕你刚上任,有些事还不太了解,受人误导犯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错误,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周泽明说完这句话若有若无的看了张鹤城一眼,很明显,他这是在提点我要小心张鹤城,但我心下却更加疑惑,看来周泽明不止是针对我,甚至连张鹤城也看不顺眼。
  不过对于周泽明的含沙射影,张鹤城却连头的没抬,似乎根本就与他无关,让我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
  另外我还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说话的时候,蔡公民一直都是用“老周”来称呼周泽明,语气还显得很亲切,但周泽明却一口一个“蔡书记”的叫着,似乎是在有意的保持着距离。
  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看来这湘云县的党政一把手虽然表面上和气,但是内里却应该有些矛盾。
  又讨论了一下灾后重建的具体措施,等开完会,蔡公民就提议去临时安置点看看,不过倒是没有带太多人,只点了少数几个主要的领导跟着。
  村里都是土路,大暴雨后还有些泥泞,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极不好走,不过令我意外的是,蔡公民却丝毫不以为意,似乎习以为常,倒是周泽明时不时的皱起眉来,我看得出来,他是在强压着心中的不悦。

  等到了安置点,听说县委书记和县长来了,乡亲们呼啦一下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询问领导该怎么办,场面就有些乱哄哄,被脏兮兮的村民碰了几下,周泽明隐隐露出了些许厌恶的神色,他身后一直跟着的那么秘书应该是个极其能察言观色的主,我看到他瞬间就挡在了周泽明的前面,防止乡亲们过于近身。
  相比较之下,蔡公民就要强上很多,他深处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乡亲们安静,然后就耐心细致的讲起了刚才在会上所商定的内容,叫乡亲们放心,语调并没有什么官腔,相反还很诚恳,虽然满身的泥污,但偏偏这样却更具有亲和力,群众也就慢慢安静下来。
  总体来说,对于这两位领导,我对蔡公民的印象很不错,至于周泽明,我则生出了几分警惕。
  安抚了一会群众,我们就返回了乡政府大院,出乎我意料的是,蔡公民和周泽明都没有在坎杖子乡吃午饭的意图,而是动身回了县里,但却把薛翰林和机械车队给留了下来,指示他们先做好清理工作。
  等车队消失在视野,我正要去找周元鹏把刘文才的屋子给收拾出来,好晚上给薛翰林住,他却拉住了我,故意走在人群后面,这才压低了声音道:“等清理工作完成之后,你跟我一起回县里,蔡书记有事要找你谈。”

  薛翰林同样是个实干派,把安置工程队的事交给我之后,他就让张鹤城带他去发生泥石流的现场查看情况。
  我让周元鹏找了一床新被褥拿到原来房间,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准备给薛翰林住,之所以用这个房间,我也是经过考虑的,内部条件好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里面那部电话,他可以随时向县里报告情况。
  不过在如何安置工程队上,我却犯了难,毕竟这一行有将近三十人,乡政府大院可没这么多地方,而且说实话,就算住在一起,大家伙也觉得别扭。
  好在坎杖子乡虽然偏远,但乡政府大院所在的这个村还算比较繁荣一点,加上每年都有人不怕路途遥远来这里踏青,所以有精明的人开了一家旅店,我咬了咬牙,就把整个旅店给包了下来,虽然条件简陋了点,要好几个人住一个屋,不过非常时期,我跟工程队的领队表达了一下歉意,他也表示理解。
  吩咐食堂要按时按点保证工程队的伙食质量,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蔡公民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能让薛翰林私下里带话的事,我怎么合计也不像是小事。
  湘云县的政坛看来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和气,不过这倒不奇怪,套用武侠小说中的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官场上也是如此,有人的地方就无法避免争斗,王勇为了一个乡长的位子尚且可以头破血流,更何况高层之间的博弈。
  直觉告诉我,周泽明在会议上隐晦的对我提出的警告,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想了想,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提前弄明白的好,问薛翰林显然是不可能,不过张鹤城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隐瞒。

  晚饭后,我就敲开了张鹤城的门,兴许是薛翰林来了的缘故,他的房间破天荒的收拾得很整洁,不过见到我来,张鹤城似乎并没有觉得奇怪,甚至给我感觉似乎还在他的意料之中,给我倒上一杯水,我就跟张鹤城说有事想请教他。
  张鹤城坐在办公桌前,点点头,让我有话直说。
  “今天在会上,周县长的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话里话外都在针对我呢?”
  我搔了搔头,摆出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道:“我思来想去,也没有得罪他的地方啊。”
  “呵呵,常思,你听出来了?”
  张鹤城笑了笑,拿起搪瓷缸子喝了一口,道:“薛县长今天还私下里跟我说,你虽然年轻,却少年老成,八成能感觉的出来,我还不信,看来啊,还是他老人家眼睛毒啊。”
  我皱了皱眉,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奇怪,论起现场情况的了解程度,张鹤城远远不及我,就算是去也应该把我带上才对,原来两人私底下是有事要交流,但张鹤城这么一说我又不明白了,怎么这事又跟薛翰林扯上关系了?不过我却没有打断张鹤城,而是一副继续倾听的神色。
  “这里面就涉及到派系斗争的事了,你确定你要听?”
  张鹤城看了我一眼,有些无奈道:“常思啊,说句实话,有些事我一直都很想告诉你,可一想到你还这么年轻,过早的卷入进来,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这也是我一直犹犹豫豫,憋着不肯说的原因。”
  “张书记,你还是说吧。”
  我有些凝重道:“原来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周县长都在会上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提点我了,我可不想再这么稀里糊涂下去了。”
  “好吧,那我就跟你说说。”
  张鹤城放下搪瓷缸子,道:“在咱们湘云县,党政两位一把手虽然表面上和气,但其实内里矛盾重重,周县长是上面派下来的,比较有野心,在县域经济的发展上比较急躁,很多发展规划都是以牺牲环境代价为基础,这种发展模式虽然短时间内能取得成效,但却对湘云的长远发展极其不负责任,而蔡书记是从湘云基层起来一步一步爬上这个位置的,对湘云很有感情,他当然不主张这种发展模式,两人意见相左,难免就有些矛盾。”

  “原来是个捞政绩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