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35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张鹤城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这种事情其实屡见不鲜,从上面派下来的人基本都有升迁的途径,缺的就是政绩,所以往往不顾当地情况声势浩大的瞎搞一通,表面上虽然政绩光鲜,但内里却留下很多问题,不过人家本来就是为了升迁找块跳板,根本就不管不顾,反正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真有什么事那也是下一任领导操心。
  “是啊,有蔡书记压着,周县长很多想法都无法实施,时间长了,他自然对蔡书记有所怨恨。”
  张鹤城叹了一口气,道:“这周县长也是不死心,这不,来年就要换届,按照蔡书记的年纪还能勉强干上一届,不过周县长可等不了,常思啊,一届可是五年啊,一个人的政治生涯有几个五年?他要是再被压五年可就真起不来了,所以就琢磨着怎么把蔡书记弄下去,他好接书记的位置,问题是蔡书记不可能让着他,再说,蔡书记这把年纪,就是想再升迁也几乎不可能了,所以就想把他这一任没做完的事给做完了,再干他五年。”

  “你跟薛县长都是蔡书记这一派的?”
  我看着张鹤城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周泽明对他看不顺眼就解释得通了。
  张鹤城“嗯”了一声,没否认,不过却有些忧心忡忡的道:“但是现在形势不容乐观啊,周县长毕竟还年轻,而且又有上面的关系,很多原本站在蔡书记这边的人都倒向了周县长,现在已经有风声传出来,说明年换届,周县长接任书记的可能性很大,这也是我一直没跟你说这些事的原因。这人啊,在官场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站错了队可是毁灭性的,你还年轻,所以我和薛县长都是想让你自然发展,自己做选择。”

  “那照你这么说,既然我还没有站队,为什么周县长还对我抱有敌意?”
  我问张鹤城,这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地方了,无缘无故的,周泽明为什么要针对我。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
  张鹤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被你搞掉的姚援朝和刘文才可是周县长的人,你说,他能不记恨你么。”
  “原来……是这个原因。”
  我苦笑道,没想到原本只是出于自我保护,却没想到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
  不过这样话我倒是理解了,道理很简单,就像街边自诩为大哥的小混混一样,手底下的小弟要是被人给欺负了,不找回场子的话就没人跟他混了,不过到了官场这一层,要忌讳的就有很多,如果姚援朝和刘文才被处理了,他周泽明要是再没有什么动作,那么在内部就会有不同的声音,同时也有一种对周泽明不利的苗头,那就是谁跟着他走得近,谁就要倒霉。
  不过这样一来,我也就明白为什么当初薛翰林领着调查组来的时候,形势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就偏向了我,因为我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剪除周县长触角的机会,这也是薛翰林连饭都不吃就匆匆忙忙赶回县里的原因,而在这之后,张鹤城被派过来也就顺理成章,至于我让我主持工作,大概也是一种奖励,或者准确来说,是做为我得罪了周泽明的补偿。
  “常思,老哥跟你说句实话。”
  张鹤城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带着几分歉意道:“其实最开始我来,还是有一项任务的,就是代蔡书记对你进行考察,因为听说了你的事,我和薛县长都想把你拉到我们这一派里来,不过这件事,还是你自己做决定,老哥不强求,只不过有句话我先放在前面,不管你的选择是什么,和咱们的交情没冲突,老哥觉得你这个小伙子是真不错,我说这话你可能觉得有点假,但日久见人心,常思,有句话你记住,人心这东西,不是看出来的,而是品出来的,尤其是在官场,更得加倍小心。”

  “谢谢张书记跟我说这些。”
  我感激道,张鹤城说这些也许未必发自肺腑或者掏心窝子,但至少我能感觉到很真诚。
  张鹤城摆了摆手,示意我不用谢,然后嘱咐我把他跟我说的话烂在肚子里,谁都不要说。
  我自然是点头答应,不过心里还有点疑惑,张鹤城由始至终没有跟我提蔡公民要见我的事,看来他并不知情,不过这也愈发让我好奇起来,因为从交谈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张鹤城是蔡公民的铁杆嫡系,如果连他都不知道的话,那蔡公民找我就绝对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想独善其身显然不可能的,一将功成万骨枯,政治上的斗争往往极其残酷,失败的一方固然会被边缘化,可那些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也多半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毕竟关系到我的前途,我还是要慎重考虑,我想了想,决定还是等见过了蔡公民之后再说。
  弄清楚了周泽明为何对我抱有敌意的原因,我心里轻松了不少,突然想起种植核桃的事,就问张鹤城这是怎么样了。
  “一提这事我就想骂娘。”

  张鹤城脸色阴沉,叹了一口气,这才道:“这事……八成是黄了。”
  其实先前打电话时候,张鹤城说种核桃的事回来再说,我就有种不详的预感,但真从他嘴里说出来,我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我问张鹤城,这事是不是没有被县里通过。
  张鹤城摇了摇头,说原因并不在于县里,实际上去海宁考察就是县里同意的前期准备工作。
  “要说黄子浩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
  张鹤城破天荒的爆了一句粗口,显然也是给气的够呛,他告诉我,这件事其实是在黄子浩那里出了岔子。

  原来张鹤城把去海宁考察的结果向县里汇报之后,县领导就把这件事交给了黄子浩处理,让林业局从林业扶持的专项资金里划拨一部分出来给坎杖子,但张鹤城的那份申请拨款的文件递上去之后,却迟迟没有消息,他也找过几次,但黄子浩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甚至到最后避而不见。
  “那黄子浩就不怕耽误了事,领导批评他?”
  我有些疑惑,因为按照我的想法,既然是领导交办的事,那就没有小事,如果是我的话,是万万不敢耽搁的。
  “你还没跟县里面的部门打过交道,自然不懂。”
  张鹤城摇了摇头,道:“县里可不像咱们乡里这一亩三分地,里面的工作千头万绪,咱们这事相比较起来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领导刚批下去,说不定转头就给忘了,只要领导不催,黄子浩就可以不办事,而且就算问起来,身为官场的老油条,黄子浩有一百种说辞去推卸责任,然后马上就给办了,领导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那怎么办?”
  我顿时有些无语,这才明白在官场上想办成一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本来一件挺简单的事,牵扯到的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就变得错综复杂。

  “这个黄子浩算是周泽明的嫡系,正因为有了这个后台,他才有恃无恐,薛县长不是主管林业的领导,拿他也无可奈何。”
  张鹤城叹了一口气,道:“这事,恐怕还得蔡书记亲自出面才有可能,问题是他现在和周县长在轮胎厂的搬迁改造上争得不可开交,我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给她添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