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4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初成章为我们倒上茶水之后就识趣的走了出去,办公桌前的薛翰林这才抬起头,问道:“翰林,常思,坎杖子乡里的工作都做完了?”
  “还有最后一点收尾工作,我估计今天就能完事,临走的时候已经吩咐过了,让工程队干完之后就可以直接返回县里。”
  薛翰林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材料,我赶紧接过来呈给蔡公民,等我重新落座,薛翰林才说道:“提前回来,一是跟蔡书记您汇报一下工作,另外就是,这不下一步就马上要开始两个村的重建工作了嘛,这是我跟常思商量的方案,跟您请示一下。”

  蔡公民点上一颗烟,翻开方案看了看,半晌后点点头,一边拿起笔在上面签批,一边道:“从原址上重建,我看也不错,翰林,这个事你跟周县长说一下,就说我完全赞同,他要是没什么意见的话,就由你负责,安排下面部门具体实施吧。”
  “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周县长。”
  薛翰林接过文件,冲我挤了挤眼,我刚要站起身来和他一起离开,蔡公民指了指我道:“常思啊,你先等等。”
  我赶紧落座回原位,等蔡公民把薛翰林送出去,这才坐到我对面,在烟灰缸里掐灭烟头,假装叹了一口气,道:“你说我这书记当的,对下面的干部关心不够,就知道你是市委组织部送过来的年轻干部,这都快两个月了才第一次正式跟你见见面,不会介意吧?”
  我连忙摆摆手,有些诚惶诚恐道:“蔡书记,瞧您说的,您平常本来就工作忙,倒是我不懂规矩了,其实早就应该来拜访您的,只不过刚上任,还什么都不懂,又没干出什么大事帮您分忧解难,总觉得来了也是冒昧打扰,所以……”
  我说到这里搔了搔头,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其实薛翰林比我明白,这都是客套话,点到即止即可,他点了点头示意明白,然后问道:“常思,你是静水人?”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补充道:“家是静水县武宁乡的。”
  “静水的发展可是比咱们湘云强多了。”

  蔡公民笑了笑,道:“来了湘云县,有没有到处看看?咱们这可有不少名胜古迹呢,隐禅庙有没有去过?”
  “听过,听说那求点什么是挺灵验的,只不过一直还没机会去。”
  我有点不好意思,幸好隐禅庙这个地方听刘晓玲提起过,小丫头一直吵着有空要拽我去那算算姻缘,要不然蔡公民这么一问我还真有点抓瞎。
  不过我有点疑惑的是,到目前为止蔡公民所说的似乎都是在唠家常,并没有涉及到什么公事或者派系的事,但我不认为像他这样的领导,会抽时间跟我这样一个基层小干部说这些。
  “呵呵,有空就抓紧时间去看看吧,再不看的话,恐怕就看不到喽。”
  蔡公民叹了一口气,见我不明所以,说了句“你来”,就站起身来,我见状赶忙跟上,薛翰林走到办公桌前,从案头上拿出一份规划图摊开,指着一处用铅笔标着“隐禅庙”的小点道:“想必轮胎厂搬迁改造的事你也听说了,县委县政府最开始的打算是规划高品质的购物广场和商品住宅,但这样一来,隐禅庙的位置就比较尴尬了,因为一旦这样规划,它的外观和建筑风格就与周边格格不入,常思,你觉得它该不该拆?”

  “这个……”
  我顿时语塞,不过并不是蔡公民的问题非常突然,而是因为就在之前他抽出那张规划图的时候,正好把一个信封给带出了一半,上面写的什么不太清楚,隐约可见“蔡公民亲启”五个字,但底角漏出来的东西却狠狠震撼了我一把,信封的印刷落款居然是鲜红色的省委组织部字样,后面用钢笔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字:乐祥云。

  不过这时候我却没心思考虑乐祥云是谁,这一瞬间虽然短暂,但如果再继续看下去我估计蔡公民就会看出端倪,我赶紧把视线转移到规划图上,同时在脑海中快速的思考他为何会这么问我。
  很明显,身为一个上位者,堂堂一个县的父母官,在这个问题上蔡公民必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根本就没有问我的必要,那么他这么问就肯定另有深意。
  我突然想到张鹤城跟我说过,在县城的规划发展上蔡公民和周泽明是有矛盾的,这既涉及到县城未来的发展方向,又是两个人之间的博弈,那么这个时候蔡公民这样问我,应该是在试探我。
  想清楚了这些,我摇了摇头,道:“我虽然不是湘云县本地人,但也听说过隐禅庙是南宋时期的,这属于是古文物,要是就这么拆了,那就太可惜了。”
  “哦?这么说你是不赞同把它给拆了?”蔡公民继续问道。
  我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这东西……应该还是留给子孙后代比较好。”
  “呵呵。要是我们政府这些个人,有一半像你这么想就好喽。”
  蔡公民一边卷起规划图,一边叹息道,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却暗自里长出了一口气。

  这把,赌对了。
  张鹤城说过,蔡公民是湘云县本地人,一步一步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对湘云很有感情,所以我猜他也同样不舍得把隐禅庙给拆了,之所以今天找我来,看看我这个人的个人素质和能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试探我,是否我的想法与他不谋而合。
  不过由此可见蔡公民和周泽明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而且从蔡公民之前的话来看,现在县里的领导干部大概已经超过一半都倒向了周泽明那边,他的处境目前相当堪忧。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蔡公民在湘云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一时半会还倒不了,更何况在明年换届之前他都是名正言顺的一把书记,只要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就是他说了算。

  可以想象,如果之前的回答,我稍微出了一点差池,但凡有那么一点支持拆庙的想法,他大概都会把我归结为和周泽明是一类人,为了个人的政治前途不择手段,然后我就会被打入冷宫,坎杖子乡山高皇帝远,更何况我还无意间得罪了周泽明,大概这辈子就窝在那里没有出头之日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在党内之所以互相称之为同志,就是志同道合的意思,我的回答显然对了蔡公民的心思,他笑呵呵的说我虽然年轻,但却眼光长远,对此我脸上虽然装出一副被夸得受宠若惊的样子,但在心里却不置可否。
  胡萝卜加大棒是最简单而且最实用的领导艺术,试探完了,他自然要给我点甜头,趁着他心情好,我从公文包里摸出了早就准备好的材料,跟蔡公民提了一下坎杖子发展核桃种植的事情。
  “这个事县里不是已经通过了吗?怎么还没有落实?”蔡公民皱了皱眉,显然有几分不悦。
  “这个,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张书记说好像黄局长那里出了点什么问题,扶持资金一直没有拨下来。”
  我假装不好意思道:“本来我也不想给领导添麻烦的,只不过十月份到十一月份之间是最适合核桃树移栽的时候,成活率最高,这要是再晚一点,就得等明年了,我跟黄局长不太熟悉,怕冒然去他那里说这个事有点唐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