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42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找了一家面馆简单的吃了一口面条,等下午的时候,我来到县城中心的一幢小楼前,从门卫登记过后,我就在二楼找到了挂着“局长室”门牌的防盗门,刚要敲门的时候,却被从对面办公室的人给拦了下来。
  “你找谁?”
  对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我猜因为是陌生人的缘故,他对我的态度很不友好。
  “我是坎杖子乡目前主持工作的副乡长,蔡书记让我来找黄局长有点事,麻烦你给通报一声。”
  我笑了笑,并没有因此而生气,而是心平气和道。

  一听说是蔡书记让我来的,对方的态度立刻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仅点头哈腰的把我请进了办公室,还给我倒了杯水,这才告诉我,说黄局长中午吃饭去了,应该马上就会回来,让我稍等一下。
  我接过茶水,示意他有事忙他的,百无聊赖,正好看到旁边的报架,就随手翻了几张,等翻到《辽海日报》的时候,头版头条的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内容是有关省委组织部到凤阜市调研基层党建工作的。
  然而当我看到“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乐祥云”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的手却不禁哆嗦了一下,直感觉背后凉飕飕的,难怪之前在蔡公民办公室看到那封信封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个名字眼熟,原来是在报纸上见过。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在蔡公民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大一个靠山!
  在政权的内部,基本上分为四大部门,按顺序排名是丨党丨委人大,政府和政协,但要按权力大小划分,政府要排在人大前面,不过权力最大的,仍然是丨党丨委。
  而作为丨党丨委的组成部门,则分为纪检组织宣传政法和统战等等,虽然干的都是党的工作,但由于工作职能不一样,部门的实际职权是不一样的。
  从职能权力的排位上,当然是组织部排位最前,因为组织部的职权是最能体现党的领导权力的一个重要部门,从领导干部的选拔任用到干部队伍建设,以及从领导班子人员的配备到领导班子建设,都是明确在组织部门的职责范围之内的,这可是实打实的硬权利。
  说白了,组织部就是管干部的。
  所以,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别说是辽源市,就是省厅级以下的领导,只要身为省委组织部长的乐祥云一句话,基本上屁股底下的位置,这位大佬是想怎么动就怎么动,哪怕就是省委书记也得给三分薄面。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从信封上的恭称来看,很显然蔡公民和这位主管干部生杀大权的乐祥云关系匪浅,但他既然有这样的背景,为什么包括薛翰林在内的嫡系都不知道,如果蔡公民透露出来的话,又怎么可能会在和周泽明的派系斗争中处于下风?恐怕全县的干部都赶着巴结的,哪还有他周泽明在这蹦达的份。
  “小吴,你一会儿把财务的张姐给叫来……哟,这不是武乡长吗,你怎么来了?”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黄子浩已经站在了门口,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黄局长你回来了?这不是蔡书记要我来找你,说办一下坎杖子发展核桃种植所需资金的事。”
  我站起身来,跟黄子浩握了握手,道:“我是个急性子,再说坎杖子离县里太远,好不容易来一趟,我就顺便来了,黄局长,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武老弟,瞧你说的,咱什么交情,你跟我客气不是?”
  黄子浩拍了拍我的肩膀,假装豪爽了一下,然后打开门,把我请进办公室,这才看了我一眼,然后道:“不过这事,要我说老弟你可不够意思啊,老哥这几天这财务有点事,审计那头不让动资金,正合计着这两天就给你们拨下去,唉,可好,蔡书记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你小子,准是跟他老人家打我小报告了吧?”
  “黄老哥这你可就冤枉我了。”
  我赶紧摆了摆手,装作一副非常委屈的模样道:“我们坎杖子的事你也知道,这不今天是薛县长带着我去跟书记汇报一下泥石流灾后重建的工作,这事是蔡书记主动问起我来的,说发展核桃种植的工作落实得怎么样了,我还帮老哥你兜着,说你都跟我说过了,这两天就拨下来,是他老人家急性子打电话给你,我可什么都没说。”

  我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反正我料定黄子浩不可能真去问蔡公民,他就算怀疑我也没有证据。
  不过既然是蔡书记发话了,就算黄子浩再怎么不情愿也没有用,毕竟现任的书记还是蔡公民,也许在他看来跟着周泽明是一场政治上的赌博,而且很有可能赢得盆钵金满,但县官不如现管,目前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蔡公民说了算。
  假意谢了我几句,黄子浩之前招呼的那个管财务的张姐就到了,当着我的面,他签字办理了拨付手续。
  为了保险起见,我提议直接由我领着张姐去信用社立刻转账,黄子浩当即就笑话了我几句,说我见识短没见过钱。

  不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再出什么岔子,尽管有些丢脸,我还是跟黄子浩告辞,说有空和张鹤城一起请他吃饭,对此黄子浩只是笑了笑,然后应承下来。
  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照不宣,再多的虚情假意都只是表面功夫,捞着实惠才是硬道理。
  直到从附近的信用社里走出来,我才彻底把心放进了肚子里,有了这二十万的资金,我长久以来的计划终于有了实施的资本。
  和张姐礼貌的告辞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傍晚,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发往坎杖子乡的客车,我想了想,来到了刘晓玲所住的小区。

  为了避免耽搁时间导致我晚上在县城里没有地方住,在来的时候,刘晓玲把家里的钥匙给了我,说让我对付一宿,可是当我打开她房门的时候,却在门口见到了一双粉色的高跟凉鞋,从厨房里隐约还传来了些许锅铲的声响。
  我顿时明白过来,刘晓玲准是在我走之后偷偷跑了回来。
  “常思哥,你来了?”
  听见有人开门,一身围裙的刘晓玲走了出来,不过形象却让我不敢恭维,满头油烟不说,原本一张精致的俏脸还被熏黑了不少。
  “你怎么回来了,还有,你这是干嘛呢?”
  我脱掉鞋子,从地毯上传来的柔软触感顿时让我有些不适,我一边走进厨房一边道:“早知道你要回来,跟我一起坐薛县长的车不就得了。”
  “讨厌,你怎么这么不懂风情,人家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刘晓玲追进厨房,用小拳头砸了我两下,这才道:“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副县长,我哪好意思去蹭车。”

  “嗯……这的确是个很大的……惊喜。”
  刚一进厨房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糊味,再看到锅里面黑乎乎的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的食物,我虽然很无语,不过从心底里还是生出一份感动。
  刘晓玲从小娇生惯养,别说进厨房,就是打扫一下房间都不用自己亲自动手,而现如今却偷偷跑回来,目的只是想为我做一顿晚饭,无论她平常怎么刁蛮任性也好,胡搅蛮缠也罢,起码对我的这份感情是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