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43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常思哥……你是不是嫌我很笨。”
  大概见我只是愣愣的看着炒锅,刘晓玲顿时有些误会,嘴巴一扁,就露出了几分难过的神色,我赶紧抱了抱她,道:“怎么会,只不过是除了我妈妈以外,第一次有其他的女人给我做饭,有点感动然后没反应过来而已。”
  “真的?”
  刘晓玲反手抱住我,带着些许欣喜的语气道:“那我好好好学,以后都给你做饭吃。”
  “傻丫头。”
  我摸了摸刘晓玲的头,柔声道:“你啊,还是去洗澡吧,让我来做吧。”
  刘晓玲大概也知道再由她折腾下去,我们两个大概今晚就真的只能饿肚子了,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这才回屋取了浴巾出来,警告我不许偷看,这才走进了浴室。
  出奇的,尽管只是一墙之隔,淅沥沥的流水声不时的传进我的耳朵,可是在做这顿饭的时候,我却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只是想给刘晓玲做一顿可口的晚饭。
  吃过晚饭后,兴许是为了弥补没有给我做饭的愧疚,刘晓玲主动去洗了碗,然后就窝在我怀里看电视,不过这回既然不是在乡政府大院,我们就不需要偷偷摸摸,更不用忍着,相反,大概是很久没有亲热过的缘故,刘晓玲破天荒的有些主动,不仅双臂搂着我的脖子送上香吻,甚至对于我在她身上不停游曳的双手,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象征性的阻拦。
  随着体温的不断升高,渐渐得就有些迷离,兴许是受情欲的影响,又或许是我之前很少见真情流露让刘晓玲有且意乱情迷,小丫头突然跨坐在了我的腿上,然后在我震惊的目光中,她咬了咬嘴唇,竟然把手弯到了背后,正当我疑惑的时候,只听“咔吧”一声轻响,我便瞬间明白了过来。

  刘晓玲,居然解开了她的内衣。
  八月末燥热的天气因为卧室装了空调的缘故而多了几分清凉,我躺在刘晓玲的床上,怀中的佳人已经沉沉睡去,我不禁用手摩挲着她光滑柔嫩的后背,感受着那鼓胀的胸脯毫无阻隔贴在我的胸膛的柔软触感,但内心却慢慢的归于平静。
  虽然到最后我们也没有突破最后那一层小丨内丨裤,但对于脸皮儿薄的刘晓玲来说,这种程度的肌肤之亲已经是她的底线,对此我并没有强迫她。
  或许是受了姜雨薇的影响,在潜意识中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刘晓玲,或者说,我害怕来自于她家庭的压力,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双方的家长并不知情,我也深深的明白,像刘晓玲这样家境殷实的父母,多半是不会同意让掌上明珠嫁给我这样一个穷小子的,这也是她一直对我有所保留的原因,因为只有这样,万一最后事情发展到不可收场的地步,还是完璧之身的她还有回旋的余地。

  这是一个对女性不太宽容的时代,并没有完全脱离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我理解刘晓玲的顾虑,事实上很多次面对我的时候,她都显得很挣扎,我都看在眼里,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难得来了一趟县城,况且我也答应过刘晓玲要陪她好好玩一玩,又恰逢赶上周末,所以第二天我们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吃过早饭后就直奔隐禅庙。
  隐禅庙位于县城比较中心的一处地段,据说是始建于南宋时期,在湘云比较有名,据说是很灵验,我虽然是个无神论者,可是面对着宝相庄严的佛像,也难免生出几分虔诚之心。
  跟刘晓玲上完了香,小丫头就来到了旁边的算命摊位前,似乎是有些害羞,她让我先出去自己逛逛,说等完事了再找我。
  我知道刘晓玲要求的是姻缘签,没有点破,就走出来随便逛了逛,不得不承认隐禅庙这座古迹保存的非常完好,尤其是门口两棵大槐树,据说已经有百年的树龄,我试了下,主干粗得大概要两三个人才能合抱得过来。
  说实话,这样一座寺庙,如果真因为县城的发展而被拆除的话,我倒是觉得挺可惜的。
  想到这里,我又不免想到了如今湘云县的政治格局,目前来看,虽然从表面上周泽明已经隐隐占据了优势,但谁又能想象得到,身为县委书记的蔡公民才是真正的老谋深算。
  其实之前在见蔡公民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因为在给我看规划图的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沉稳和镇定,并不像一个即将失势的老人,相反,透着一股子大局尽在掌握的强大自信,而如今,在得知他有乐祥云这个大靠山的话,这一切就都解释得通。
  周泽明到底只是个市里派下来的干部,他背后的关系再硬,我估计也没实力跟一位省委常委掰手腕。
  不过如此一来我倒是不得不佩服蔡公民的隐忍,其实他的想法我大致可以推断得出来,人心隔肚皮,虽然在官场上讲究的是人情和利益,但越是这种时候越能看出一个人的人心,蔡公民隐而不发,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一群墙头草像跳梁小丑一样折腾,然后在对方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再发动致命一击。
  可以想象,这之后湘云的官场上将会发生一次大地震,我估计很多部门的一把手都会换人,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人人都说商场如战场,但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同样充斥着杀伐决断,成王败寇之后就是排除异己,尤其是对于背叛者,更是没有心慈手软的理由,蔡公民这只老狐狸是铁了心要彻底肃清湘云县官场的乌烟瘴气。
  但如此一来,如果说之前对于站在哪一派系,我还有些犹豫的话,那么在看到乐祥云给蔡公民写的那封信之后,这就已经失去了悬念。
  不过现如今有一点尴尬的地方,那就是我对两个派系来说都还只是边缘人。

  固然我之前因为姚援朝和刘文才的事得罪了周泽明,但这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人之常情,这一点周泽明也明白,之所以当众对我出言警告,一方面是给其他站在他阵营干部的一个交代,另一方面,还是让我不要和张鹤城等人走得太近,这也从侧面说明,他对我同样有些想法,只是暂时采取一种观望的态度而已,否则一个不小心,我可能就会被他推到对立的阵营,这是周泽明所不愿意看到的。

  同样的,虽然张鹤城和薛翰林都对我表现出了极大的善意,但对于蔡公民来说,他是有意把我纳入到他的阵营,不过我对他而言仍旧处于考察阶段,这也可以理解,任谁手下一个接一个的反水投奔到对方的阵营,他或多或少都会有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对我严苛一点并不过分,好在通过这两次的接触,这位老狐狸对我的印象应该还算不错。
  我所需要的,就是一个让他对我刮目相看的契机。
  “常思哥,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一只白嫩的小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这才回过神来,刘晓玲俏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正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我。
  我不想让刘晓玲担心,拉过她的手,笑道:“没事,在想点乱七八糟的事情而已。”
  “真的?”
  刘晓玲看了我一眼,狐疑道:“总感觉从昨天见到你,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