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45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叹了一口气,知道刘晓玲这是大小姐的刁蛮脾气又上来了,不过想想好不容易可以过一回二人世界,她不高兴也不是没有理由,我自知理亏,默默的下楼去菜市场买了点东西,然后回来就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刚做了两个菜,刘晓玲就在身后抱住了我,问我是不是她太任性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但却没有多做解释,刘晓玲这样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小丫头,是没办法理解一个从农村出来,没有背景,也没有人脉的小伙子费尽心机向上攀爬的心理,更没有办法告诉她湘云官场上所面临的复杂形势。
  “我不是有意的。”
  刘晓玲的小脸摩擦了两下我的后背,大概也是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了,小丫头紧了紧抱着我的胳膊,道:“从我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就很忙,成天见不到人影,他们对我很好,为了照顾我,给我请了足足四个保姆,有的负责洗衣服,有的负责做饭,甚至还有的只是负责陪我玩,可是我却经常不开心,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直到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在放学的时候看到别人的爸爸妈妈来接那些小伙伴,在羡慕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缺的是什么,那是一种陪伴。”

  “你……”

  我转过身来,抱住了刘晓玲,张了张嘴唇,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旁人也许只看到她衣食无忧的优渥,却不知道,其实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种可怜。
  “你在乡政府的时候很忙,忙到很多时候我都不敢去打扰你。”
  刘晓玲仰起头,亮晶晶的大眼睛已经笼罩了一层水雾,她就这么看了看我,然后把头缓缓的贴在我胸前,低声道:“可是现在我们难得可以在一起,你还有事情要做,我其实也知道这个事情应该很重要,我帮不上什么忙,可是我就是害怕,害怕你会像我爸爸妈妈那样,一忙起来,就没有时间陪我。”
  看到刘晓玲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顿时心软了,连忙抱住她安慰了几句,并且保证再也不会了,小丫头这才才勉强笑了笑,然后回到了客厅。
  我知道刘晓玲其实还是有些芥蒂,可一时半会我也没有办法,这是她从小长期以来的成长环境所造成的心理阴影,我想了想,觉得以后在和刘晓玲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尽量不要做些别的事情为好。
  刘晓玲这天显然很闷闷不乐,吃过晚饭后看了一会电视就说去休息,这一天晚上,我们出奇的并没有什么亲热的举动,而且当她躺在我怀里的时候,两个人尽管知道对方都没有睡着,可彼此互相之间却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我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总之很沉闷,也很压抑。
  不过不管怎么说,遇到正事的时候,我也只好暂时先放下儿女情长,醒来后吃了早餐,我让刘晓玲先回乡里,然后就来到县政府大院,我并没有唐突的去找蔡公民,而是来到了三楼,准备和薛翰林先谈谈我的想法,他毕竟是主管住建和规划的领导,论起眼界和经验,他自然比我更有发言权。
  接待我的是薛翰林的秘书范长平,兴许是有过几面之缘的关系,又或许是身为领导的秘书,他敏锐的感觉出薛翰林对我很赏识,所以对我比较热情,趁着没人的时候,范长平告诉我,说薛翰林一大早就被周泽明叫到了办公室,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要是着急的事就等一等,不着急就改天再约。
  透露领导的行踪是忌讳,范长平既然肯告诉我这些,就证明范长平是真没打我当外人,我暗暗感激,见我执意要等,他也没说什么,而是给我倒上茶水,然后絮絮叨叨了点政府大院里的事情,虽然都是小事,但从这位领导秘书嘴里说出来,就有独到的见解和看到问题的方式,我同样受益匪浅。

  在范长平的办公室里坐了快有一个多小时,薛翰林就回来了,不过脸色却不是太好,但看到了我,他还是挤出一张笑脸,然后把我迎进了屋。
  等范长平倒好茶水从外面把门关上,简单了客套几句,薛翰林就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是不是救灾那里还有什么问题。
  我摇了摇头,然后掏出前一天写好的方案双手呈给了他,这才道:“最近听说薛县长你在轮胎厂搬迁改造这个项目上碰到点难题,我昨天正巧来县城闲着没事,就去隐禅庙附近逛了逛,突然间有了点想法,跟你汇报汇报。”
  “仿古一条街?”
  薛翰林接过我的方案,刚开始的时候似乎还没怎么当回事,可是越往下看,他的眼睛就明亮了起来,再等到全看完之后,他激动得一拍桌子,然后看着我惊奇道:“这是你想出来的?”

  我“嗯”了一声,知道这个方案是对了薛翰林的路子,但还是谦虚道:“只是一个大概的想法,不过有些浅陋,主要是我看了隐禅庙,觉得把它给拆了真挺可惜的,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你等等,我这就跟蔡书记说说去。”
  薛翰林说完就把我留在了他办公室里,但是等不多一会就回来了,他没有进屋,而是在门口招招手,道:“来,常思,蔡书记找你去一趟。”
  再一次见到蔡公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他的精神比之前见到他的时候好了许多。
  当我到他办公室的时候,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并没有在工作或者是研究资料,而是在办公桌上铺上了一层宣纸,正拿着一根大毛笔在上面挥毫泼墨,见到我进屋,他并没有停下手,而是让我先坐,等过了一会之后,他才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你来看看,我这幅字写的怎么样?”
  蔡公民看了我一眼,笑呵呵的把毛笔挂回了笔架上,道:“有些日子不练,笔法倒是生疏了不少,要是入不了法眼,可不行笑话我这个老人家哟!”
  “蔡书记,您这可是说笑了,我就是一个门外汉,哪敢指手画脚?”
  我赶紧诚惶诚恐的摇摇头,走到蔡公民的办公桌前,只见上面写着“不违本心”四个大字,笔锋苍劲有力,满纸龙蛇飞舞,说实话,爷爷浸淫琴棋书画大半辈子,我从小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有几分眼力,蔡公民这幅字单是笔上功力就绝非一朝一夕,细枝末节处更是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我端详许久,由衷赞道:“不违本心,难在风骨,蔡书记您这一手字似草非草,却有一股狂放之气,笔锋细腻却不失大气磅礴,实属难得。”
  “好一个不为本心,难在风骨。”
  蔡公民哈哈一笑,颇为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感慨道:“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极难,尤其是我现在身处这个位置,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但在很多时候,我都是身不由己啊。”
  我表面上露出赞同的神色,但内心却微微凛然,蔡公民虽然是有感而发,但所说的也是事实,说白了,越接近权力的核心,派系的斗争就越残酷,他虽然身为一个县的土皇帝,但在更高一个层次的博弈中,蔡公民无非也只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有时候难免会做出一些违心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