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49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摊开手掌冲他勾了勾手,然后就走回了办公室,等他进屋后,我从里面把门关上,这才给他倒了一杯水,用一种关怀下属的语气道:“小周,你来乡政府大院几年了?”
  “两……两年了。”
  周元鹏明显是有些受宠若惊的双手接过水杯,目光很隐晦的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我猜他可能也知道我是有什么隐秘的事情找他,说话就有些磕磕巴巴,而且看得出来,他也有点紧张。
  “两年了啊,总这么干临时工,也不是个事啊。”
  我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道:“挣那点钱够花么?说起来我这个当领导也是失职,一直都对你们这些人的家庭情况不了解,你结婚了吗。”
  “哪有哪有,武乡长您是干大事的人,哪能面面俱到。”
  周元鹏赶紧摆了摆手,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道:“工资……勉强够花,只不过我这岁数摆在这,要是想结婚的话,没有正式工作,又没有多少钱,就有点困难了。”
  我一听顿时就明白过来,在农村如果不上学的话,结婚一般都比较早,通常十八九的都有孩子了,而周元鹏虽然在乡政府大院只是个临时工,但到底还是能比常人开阔一些眼界,差一点的家庭他瞧不上,但好一些的家庭人家又瞧不起他,这就是一个很尴尬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境地。
  “嗯,我看你平时也挺勤快,工作也很积极努力,等有空的时候我跟张书记建议一下,咱们这大院里很多像你一样的人都很不错,是不是应该跟组织上沟通一下,解决一下待遇问题。”
  我笑道:“这样大家伙才更有干劲干好工作嘛,你说是不是?”
  “真的?那可真是太谢谢武乡长您了。”
  周元鹏赶紧站起身来,一脸激动道:“请武乡长放心,有您这句话,不管我能不能转正,我肯定都会更加努力的做好本职工作。”
  “这是应该的,张书记也说过,咱们选人用人,首先必须的一条就是口碑好,能力强,咱们不能让塌实肯干的人寒了心。”
  我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道:“对了,说起工作,我还有件事需要交代给你。”
  “武乡长,有事您就说,我保证给您干得好好的。”周元鹏赶紧拍着胸脯表态。
  “是这样,之前张书记跟我商量了一下,准备近期开一个乡大会,规模挺大,会务的事我交给王书记了,到时候由你们政府办具体负责,王书记他岁数大了,跑腿什么的,你多勤快点,也多上点心,尤其是账目的什么的,一定要细心,要是弄出什么误会,你们可就是对领导不负责任了,我说这些,你明白吗?”
  我看了周元鹏一眼,若有所指道:“另外就是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来,我知道自从上次王书记误会你之后,你心里就有点芥蒂,但他好歹是个领导,有的时候难免会犯一些错误,你不要往心里去。”
  “武乡长,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放心,我一定会把这次会务工作落实到位,保证大会圆满,顺利。”
  周元鹏的眼里闪过一丝恍然大悟的神色,然后笑了笑道:“那武乡长,您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现在还是工作时间,我回去看着电话。”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等他走后,我的表情却阴沉了下来。
  这个周元鹏比我想的要机灵,他不仅猜到我叫他来的目的,而且临走的时候还隐晦的告诉我让我放心,他今天没来过这里,即便被王勇发现了,他也不会把我出卖的。
  想到这一层,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乡政府大院一个小小的临时工尚且有此心机,那么其他那些或多或少都有些权力的人呢?
  张鹤城和我本想着在开完乡大会之后再去海宁,但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刚回到坎杖子没几天,薛翰林就又来了,一听说我和张鹤城要把山上现有的果树砍掉卖了,给移栽的核桃树腾出地方,他二话不说就拍板那些树他全要了,反正给灾民盖房子也需要木材,张鹤城说大大方方的,虽然是就地取材,但还是按预算的价格给。
  我和张鹤城顿时大喜过望,要知道这次拨款中木材的预算款可不仅仅是成本那么简单,他不仅包含着中间商倒卖的加价,还有运输的费用也算在其中,现在他把这部分款项也加在里头一起都给了,等于是乡亲们平白又捞着不少实惠。
  不过这样一来我和张鹤城一直担心的问题就迎刃而解,张鹤城亲自出马,把下面的村支书和村长都叫来开了一个会,折中了一下,按照各村上交的木材量把款项统一打到村财务,然后再由村委会发到乡亲们手中,这样一来这些村干部也能从中捞到点甜头。
  等这些村干部喜滋滋的回去之后,下面就掀起了一股轰轰烈烈的砍树热潮,我和张鹤城一合计,离定的乡大会日期还有小半个月,反正土地的问题解决了,会务的事交给了王勇,至于我们两个在会上的发言材料,都是各自心中有数,既然没什么事,两个人就踏上了前往海宁的火车。
  但这一次坐火车我就没有了第一次时候的新鲜感,车厢内空气不好先不说,一坐还就是十几个小时,要不是有张鹤城可以没事聊聊天,我估计这一路我得无聊死,不过既然是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乡里的发展,也就不可避免的谈到了乡里的干部,可出乎意料的是,张鹤城第一个说的干部并不是王勇,也不是张忠杰,而是财政所的所长许东升。

  “许东升?我听说他喜欢打点小麻将,每年都输不少钱,我觉得既然是搞财务,选人用人还是要慎重点好。”
  我看了张鹤城一眼,既然是他问,我就没有必要隐瞒,然后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人事这块归你管,我只是提个建议,不过怎么好端端的,提起他来了?”
  “只是想给你提个醒,因为我感觉咱俩私底下谈起财务问题的时候,你对他似乎有些不待见,你年轻气盛,看待问题总不可避免的有些片面化,但存在即合理,让他当财政所长,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张鹤城乐呵呵的笑道:“咱们县财政局的局长也姓许,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有亲戚?难怪了。”我一点就透,顿时明白过来。
  在体制内部,权力核心的体现,无非就是一个管人,一个管钱,如果说在党务部门,组织部稳坐一把交椅的话,那么在政府这头,财政局更不是个简单的地方,别看县财政局的局长只是个正科级,但却掌管着全区的财政大权,涉及到全县各个部门的财政经费和预算,绝对是各个部门领导一把手巴结的对象。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拿黄子浩来说,他林业局这一年招待经费加上办公经费是五万块钱的话,如果和财政局长处不好关系,人家就给三万,那林业局这一年的日子就紧巴了,连带着内部的人员福利都受影响。
  当然,林业局有上级划拨的各项扶持资金,黄子浩会办事的话也不指望着财政局的那几个钱,但如果换成没什么经济来源的群团部门的话,财政局长那可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乡政府的财政虽然是属于自收自支,但在很多涉及到资金问题上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要和财政局打交道,所以许东升任这个财政所长,如果说是那位财政局长说了话的原因,那么乡政府也愿意送这个顺水人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