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5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所以说啊,你别看咱们县部门这么多,人也这么多,但其实里面很多东西都是盘根错节和利益交换,就是再不起眼的人,他背后可能也有你惹不起的靠山,就拿许东升来说,虽然有些瑕疵,但你也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张鹤城看了我一眼,若有所指道:“你还年轻,有些事眼里揉不得沙子,但做官的境界就是多种花少栽刺,因为官场风云变幻,谁也不可能掌握那玄妙的变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一个最简单但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道理,不得罪人的时候,尽可能的就不要树敌,也许今天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保不准三五年后你就落在人家的手里,再退一万步讲,将来你有了子女,上学,工作,就没有求人的时候么,你的子女就没有可能在人家手下混么?”

  听了张鹤城一席话,我这才如梦初醒,的确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我的棱角还是过于锋利了一些,说白了,在官场上讲究的是一个左右逢源,张鹤城这是再给我提醒,要我在不关乎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对很多人很多事还是不要太过吹毛求疵为好。
  “张书记,您接着说。”
  我欠了欠身,顿时感觉精神不少,赶紧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俗话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张鹤城好歹是比我早混了二三十年的官场,论见识和为人处事,都是我望尘莫及的,难得有这么一个学习的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
  “呵呵,常思啊,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么?”
  我摇了摇头,张鹤城就笑了笑道:“你啊,是个当官的好苗子,脑瓜灵,鬼点子又多,就是有些年轻气盛,但你要知道,水至清则无鱼,所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得罪一些不相干的人。”

  我有些惭愧的点点头,其实鲜活的例子就摆在我身边,周元鹏之所以答应去王勇那里做卧底,虽然很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答应帮他转正,但如不过不是王勇当初给了他一巴掌的话,这事说什么周元鹏也不会答应的。
  “当然了,我跟你说这些,虽说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欣赏你,但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私心。”
  张鹤城说到这里,自嘲的笑了笑:“我前头说了,你很年轻,在官场这个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先别说你的成就能不能超过我,就说二十年后我退休了,你还正处于壮年,指不定我人走茶凉了,有些事就得去找你,到时候念在我今天跟你说这些话的份上,你说不定还能帮我一把。”
  “瞧您说的,谁对我好我心里明白,我这个人虽然有时候能干出点睚眦必报的事,但忘恩负义的事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我赶紧摆了摆手,认真道:“再说,就冲您的为人,又怎么会人走茶凉。”
  “那可说不准啊。”
  张鹤城摇了摇头,然后就不肯说话了,只是望着车窗外,眼神也有些飘忽,似乎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他这副样子,也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不过平心而论,张鹤城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官场上的潜规则,我的确受益匪浅,也认识到了很多自身存在的不足,不过对于张鹤城为什么好端端的跟我说这些,我就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能跟我说这些话,张鹤城是对我掏心窝子那有点夸张,但至少是发自肺腑。
  我想了想,最后归结为这是张鹤城为人处事的一种方式。

  在体制内,有三种人,一种是损人不利己,这种人是笨人,很少。
  第二种人,是损人利己,这就很正常,因为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往往都是这样,这种人占绝大多数。
  第三种人,是利人利己,这算是好人,可是却少得可怜,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人的眼光独到,也非常长远,基本上不会落井下石,做的都是锦上添花,所以虽然得的利益相对少一些,但细水长流,基本都会善始善终。
  很明显,张鹤城就是这种人,所以对于他,我不仅心存感激,同时也很庆幸。
  我不敢想象,如果张鹤城是和姚援朝刘文才一样的人,我会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也会在耳熏目染之下,慢慢的近墨者黑,这样我就算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但也只能是守得住底线,目光短浅,只会拘泥于这一个小小的乡里,想再进一步,几乎是难上加难。
  不过经过张鹤城这么一点拨,我倒是豁然开朗,对于未来的发展和规划又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很明显,现在无论是薛翰林还是蔡公民都对我印象不错,又有“十大杰出青年”这块招牌,我只要不犯什么错误,被人抓到什么把柄,再把发展核桃种植这项工作做好,让坎杖子甩掉贫困乡的帽子,这些资本足以让我在仕途上再一个台阶。
  不过想法终究还是想法,有些时候事情不可能一帆风顺,我跟张鹤城刚一到海宁农业大学,谢春龄就告诉我们一个不好的消息。
  “十八万,校领导说少了点……他不同意。”
  谢春龄说这话的时候,是一脸的愧疚和无奈……
  “不是已经签署了意向书吗,怎么又变卦了?”
  在谢春龄的办公室里,听到这个不好的消息,我和张鹤城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不解,因为一般情况下,只要签署了意向书,基本上事就是定下来了,如果其中一方反悔,那损害的可不只是诚信,还有声誉,所以我们两个压根就没想到海宁农业大学这样一所高等学校会办出这种掉价的事来。

  “唉,我就实话跟你们说了吧。”
  谢春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最开始的时候,听说你们是坎杖子这个贫困乡,为了脱贫致富办好事,我就自作主张给了你们一个成本价,平常这都是各个学院自己的事,校里一般不会过问,可是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副校长亲自找我谈了这事,而且态度很坚决,就说这钱少,我们也是左右为难啊。”
  听谢春龄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过来,原来问题并不是出在学院这头,抛开人家是否真的好心给了我们优惠价不说,现在是副校长那里出了岔子,不过让人疑惑的是,好端端的,他怎么会突然插上一手,我看了一眼同样不明所以的张鹤城,然后冲他努力努嘴,意思是你是书记,你做主。
  张贺臣沉吟了一下,这才笑了笑道:“老教授,您别着急,这么着,您先跟我们说说,校里说多少钱肯卖,我们回招待所以后,也好打个电话跟县里汇报一下,看看领导怎么说。”
  “这个……领导的意思,是……是要二十二万。”
  谢春龄有些结结巴巴,我猜他是怕我们误会,又急急忙忙补充道:“这完全是那位副校长的意思,我一个搞科研的,对那些身外之物真没有什么概念,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真想便宜点卖给你们。”
  “老教授,您不用说了,我明白您的意思。”
  我看谢春龄一把年纪了还涨红了脸解释,也帮着张鹤城安慰他,其实我也看得出来,这位老教授的行事作风和为人都很正派,要是一万两万我和张鹤城基本就可以做主了,不管怎么说这么大一笔买卖,让人家收个本钱的确有些过意不去,可是这一张嘴就比原价高了两成多,我们两个还真不敢拍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