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52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余冬言这一番话说的很不客气,甚至已经有点讽刺的意味,在官场上混,很多时候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折了颜面,饶是张鹤城的城府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只不过是有求于人,到底是强忍着没有发作出来。
  我的脸色也有点不好看,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说白了,虽然余冬言表面上级别比我和张鹤城高了不少,但实际上完全不属于同一个系统,而且又没有隶属关系,如果不是有求于人的话,谁又愿意在这受这份鸟气?
  但为了发展核桃种植的事,我已经做了太多的前期工作,这眼瞅着就差这临门一脚,我强压下心里的憋屈,强笑着解释道:“余校长,选这种地方,首先是出于对您的尊重,您是贵客,我们怎么可能怠慢了,再者,也是表示与贵校合作的重视,您说这话,可就是有点伤人了。”
  “贵客?我可不敢当。”
  余冬言讪笑了一声,不过还是话中带刺儿道:“我倒是没看出来,两位口口声声说你们乡里穷,资金短缺,却拿着农民可能一年都挣不来的钱来这地方享受,还打着招待我这个所谓贵客的幌子,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余某可担当不起!哼哼,这顿饭你们尽管吃,我收入虽然不高,但这一顿饭钱还是付得起,就不劳你们两位用公款破费了!”
  “公款?”
  我和张鹤城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张鹤城严肃的道:“余校长,跟您说句实话,我和常思这次请您吃饭,完全是自掏腰包,您说我们拿着公款大吃大喝,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也在一旁帮腔补充道:“是啊,余校长,自从一进来开始,我就总感觉您心里带着气儿,好像对我们俩很有成见,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们两个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
  余冬言冷笑道:“行,那我就先问问你们,这次和我们合作这个项目,你们县里面,到底给批了多少资金?”
  我看了张鹤城一眼,见他犹豫了一下之后点点头,我才如实答道:“既然您问了,我跟您说实话,扶持资金一共批下来二十万,不过这是上次来贵校之前县里开会定下的,我们最初的想法,是跟贵校合作用十八万,剩下两万作为给农民腾出土地的补偿,还有化肥什么的备用金,不过您要是坚持的话,我们能做主的,也只能把这些也都给加上,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那我们两个也无能为力,只能回去汇报给领导,看领导怎么定了。”

  “呵呵,我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们两个还跟我撒谎。”

  余冬言讥讽道:“你们是真拿我当傻子?明明你们县里给批了二十二万的资金,怎么,用跟我们合作的幌子贪污腐败,还不敢承认?”
  “二十二万?您是听谁说的?”
  我和张鹤城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凝重。
  原本我们俩以为余冬言之所以不同意这个项目,是嫌钱少,或者是没有对他这个主管领导打点到位,所以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个见钱眼开的人,目的就是想从其中谋取点个人利益。

  但现在看来完全就不是这回事,相反余冬言还是个非常正直的人,甚至到了嫉恶如仇的地步,而且看得出来他对作风不正的官员极为不待见,之所以答应出席这个场合,目的只是单纯的想要羞辱我和张鹤城,这样一来,为什么一个饭局会有纪检书记赵春燕陪同,那就解释得通了。
  余冬言皱了皱眉,道:“你们别管我听谁说的,就说有没有这回事吧。”
  我摇了摇头,真诚而又严肃的说道:“余校长,我不知道二十二万这个数字您是从何而来,但是我和张书记真的没有骗您,您如果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给您我们县委一把书记的电话,您明天亲自打一个,一问便知。”
  这回轮到余冬言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了我们道:“你们……说真的?”
  “这有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两个问心无愧。”我掷地有声道,没有丝毫的畏惧。
  其实话说的到这个份上,已经由不得余冬言不信,因为一旦这个电话打过去的话,是真的还好说,是假的,这可是严重的违纪问题,那么等待我们两个的就是牢狱之灾,如果真心里有鬼的话,任谁都是万万不敢这么做的。
  余冬言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在我们有些震惊的目光中,他居然站起身来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神色愧疚的给我和张鹤城道歉,说他是轻信了谗言,误会我们了。
  其实自从余冬言说出二十二万这个数字的时候,我和张鹤城就感觉这事蹊跷,好像有人在中间捣鬼,现在听他这么一说,我和张鹤城对视了一眼,然后赶紧站起身来扶住他,要他不要自责,同时问他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余冬言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这才告诉我们,说他有一个老同学在我们湘云县,在我们来之前几天曾经给他打过一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我们合作这个项目的事,余冬言也没想太多,就告诉了他,结果他那个同学就告诉他,实际上我和张鹤城之所以谈这个项目,县里是给批了二十二万的,剩下的四万,就被我们两个给贪污了,余冬言本来就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这才有了之后发生的事情。

  “我原本的想法是,既然县里给你们批了二十二万,剩下的四万,与其让你们贪污了,还不如我全都要过来,我也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想在核桃树下套种一些柴胡或者丹参之类的中草药,这样也能提高一下农民的收入。”
  余冬言叹了一口气,看了我和张鹤城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现在既然误会已经解开了,那自然还是按照原来的说好的签合同,而且为了表示歉意,我会和其他领导商量,以学校的名义捐出一些钱来,支持你们套种中草药。”
  “余校长,我你就不用商量了,这是好事,我举双手赞同。”
  一直不说话的赵春燕笑了笑,举起杯来道:“误会解开了,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现在皆大欢喜,我提议,咱们干一杯怎么样?”
  “那可就太感谢你们了!”
  我和张鹤城顿时大喜过望,想不到阴差阳错居然因祸得福,相比之下,之前所受的委屈就算不了什么了。
  余冬言为了表示先前的歉意,硬是连干了三杯,见他这样,我和张鹤城先前的不满也就烟消云散。
  其实平心而论,这事也怨不得他,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知道有谁借着和我合作的名义去贪污腐败的话,我大概也和他一样心里不舒服就是了。
  只不过余冬言表现得更明显一些,我看得出来,这是他为人处事刻板不懂得变通的性格使然,说白了就是直肠子一根筋,不会隐藏自己的真实情感罢了。
  有了赵春燕适时调节气氛,接下来的饭局就轻松了不少,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合作的具体细节,这才宾主尽欢,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余冬言的助理萧雅静拐弯抹角的跟我们要蔡公民办公室的电话,尽管心里有些芥蒂,但也可以理解,我们就把初成章办公室的电话给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