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56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以想象,为了弥补对崔哲的愧疚,对他的要求,不管过分不过分,也不管合理不合理,这个家庭大概都是有求必应的吧。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神色复杂的望着姜雨薇,自从黄子浩离开之后,她就变得很平静,在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一种睿智和城府,与之前的俏皮和单纯简直天壤之别。
  老实说,我不喜欢这样的姜雨薇。
  “谁知道呢。”
  姜雨薇叹息了一声,眼神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然后看了看我,语气中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也许只是突然觉得这样很累,又或许只是不想让你再继续误解下去,我跟崔哲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相反有的时候我也是迫不得已,不过我现在跟你说这些,似乎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算了,我吃饱了,我们回去吧。”
  姜雨薇说完就径直站起了身,我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去结了账,然后就跟着她走出了湖仙居。
  在回县政府大院的路上,姜雨薇一直沉默不语,直到把她送到大门口,她才平静了看了我一眼,然后道:“武常思,你以后会跟我经常联系的,对吗?”
  我不知道姜雨薇为什么要这样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姜雨薇冲我嫣然一笑,然后就走进了县政府,只不过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我却感觉到她仿佛在承受一种莫名的沉重和无奈。

  在回坎杖子的路上,我就一直心不在焉,姜雨薇在这一顿饭时前后性情的变化,很明显是因为受黄子浩提了崔哲的影响,但让我不明白的是,姜雨薇为什么要告诉我崔哲的真实背景,还有,她在湖仙居所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有猜错,姜雨薇是怕我误会,所以急于解释她和崔哲的关系,但是为什么她要跟我解释这些,我却不敢往我猜到的哪方面想,这其中的原因很多,当然最主要的是,我发现我已经看不透姜雨薇,或者说,由始至终我就没有懂过。
  细细想来,其实我和崔哲的矛盾也是因为姜雨薇。
  那还是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学校组织运动会,因为从小干农活体质好的原因,我就报了三千米长跑这一项,那次运动会姜雨薇也有项目,而且恰好排在了我前面,所以她就把换运动服脱下来的外衣暂时让我先保管,我也就没有多想,哪成想过不多一会崔哲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让我把姜雨薇的衣服给他。

  说实话,对于崔哲我们班的男生很多人都觉得不爽,这主要还是因为在开学军训的时候,他不仅搞特权不参加军训,还在我们累死累活的时候在阴凉地说风凉话,一副他很拽的欠揍模样,所以他跟我要姜雨薇的衣服,我自然不会给他。
  一方面是看不惯,另一方面,是在之前入学时,第一眼看到姜雨薇,我就喜欢上了她,我又怎么可能把我喜欢的女生衣物交给另一个男人。
  但崔哲并没有因此罢休,而是阴着脸跟我要了好几次,我当时也不知道他的背景,而且从小就有一股桀骜不驯,说白了就是年轻气盛,做事情不考虑后果,最后给我惹烦了,也没惯着他,就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
  结果当天晚上,我就让崔哲领着一帮人堵在了操场外面,七八个人打我一个,结局自然可想而知,但崔哲也没好到哪去,我就盯着他往死里打,后来如果不是教导主任恰巧路过,估计我们两个都得躺进医院。

  自从那之后,崔哲和我就变成了仇人,在学校里处处针锋相对,只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我后来知道他的背景很了得,也怕他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报复我,可出乎意料的是,直到最后毕业,他也没有把我怎么样。
  但如果硬说崔哲对我用了什么诡计的话,我怀疑谢文媛那时陷害我的事跟他有关。
  因为之后我思来想去,谢文媛跟我并没有什么交集,而且以她的势力,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她不惜牺牲色相强忍着不舒服也要置我于死地,所以在她的背后,应该是有幕后主使。
  谢文媛的身份背景并不简单,如果能够指使她的话,那么家世必然在她之上,所以我一直都怀疑是崔哲搞的鬼,只不过我没有确切的证据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的崔哲虽然是我惹不起的,但同样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他姥爷固然官居高位,但我有蔡公民这个靠山,就等于间接攀上了乐祥云的关系,按级别来说,后者还是要高了半级。

  不过为了牢牢靠住蔡公民,他所交代的事情我就必须要办好,回到乡政府大院,我先是破天荒的给姜雨薇打了个电话报了一声平安,然后就把王勇叫来,问他砍树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因为王勇身为副书记,综治和维护稳定这块的工作是他负责,张鹤城虽然在临去海宁之前找各村的书记和村长开了会,但我始终还是不放心,就怕哪里除了岔子,结果王勇喜滋滋的告诉我,说树已经基本砍完了,按照薛翰林的指示,已经全部被收购了。
  我皱了皱眉头,因为事情的顺利出乎了我的意料,按照王勇的性格,这的确有点反常,但我并没有表现出来,等晚饭后,我把周元鹏给叫了过来。
  先是交代了以后再有姜雨薇的电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另外就是要保守秘密,不要到处乱说,我和刘晓玲毕竟还是在处对象,小丫头醋劲挺大,我不想自找麻烦,等说完这些之后,我才问周元鹏这几天我不在,会议的事筹备怎么样了。
  “条幅已经拿去印制了,另外王书记还定制了一批银质的纪念章。”
  周元鹏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他说与会人员一人发一枚,还有工作人员也都有,光这一项,好像花了就有三万多。”
  “三万?”
  我皱了皱眉,乡财政的基本情况我是知道的,除了上级下拨的各项资金以外,能动用的也就五万多,王勇这一下子就花去了三万,这吃相可是够难看的。
  “我保守估计了一下,这次会务费加一起恐怕要超过四万。”

  周元鹏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不过这倒不是最要紧的,现在是薛县长收购木材那里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听周元鹏一说,我顿时严肃起来,木材问题可是灾后重建的重中之重,薛翰林亲自盯着这一块,王勇如果要是连这也敢耍猫腻,我只能说他已经胆大包天到一定地步了。
  周元鹏犹豫了一下,道:“现在的情况是只要拉来了木材就可以换钱,所以现在不单是果树,连其他的一些林木也被砍了,而且我听说,这是王书记私底下指使几个村干部干的……”
  听周元鹏说完之后,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王勇疯了。

  虽然救灾重建的款项是民政拨到乡里,财务这一块也是相对独立的,但上面毕竟还有薛翰林在这里盯着,以他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真要是发现了王勇从中作假,估计多半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王勇的结局可想而知。
  我立刻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王勇怎么作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但如果牵连到我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我想了想,空口无凭,让周元鹏继续盯着王勇,只要一有实质性的证据,不用向我汇报,直接去找张鹤城就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