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57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虽然是借刀杀人,周元鹏一旦这么做就等于是站在了王勇的对立面,但同样的,一旦王勇违规违纪的事被查实,我就可以用举报有功的理由顺水推舟让他转正,周元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咬了咬牙,然后点点头离开了。
  第二天一大早,刚吃完早饭不久,我正琢磨着在乡大会上的讲话稿,金莉莉就出乎意料的敲开了我的门,唠了一点开大会的事,她犹豫了一下,然后问我和刘晓玲怎么了。
  “这个,说实话,金姐,我也不太清楚。”
  我放下钢笔,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事实上自从上次从县城回来以后,我和刘晓玲就处于一种“冷战”的状态,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她基本上很少会来找我,这并不是吵架,而是好像突然之间多了一种莫名其妙的隔阂,简单来说,就是在面对彼此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晓玲最近有些闷闷不乐,我问她又不肯说,看着着急,这才来问问你。”
  金莉莉看了我一眼,笑着道:“我跟你说啊,这女人最怕的就是哄,我知道你平常工作忙,但就是再忙,也不能忽略自己的女朋友,女人其实很敏感的,尤其是像刘晓玲这样,从小到大都生活在一种比较缺乏关爱的环境中,更容易患得患失,你要多关心一下她才好。”
  “谢谢金姐提醒,我知道了。”我笑了笑,只不过有点勉强。

  诚然金莉莉说的都是事实,这些刘晓玲也跟我提起过,我也知道应该照顾她的感受,对她多关心一下,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很多时候,刘晓玲就是被我在不知不觉间给忽略掉了,然而一直一来我都没有意识到这点,直到金莉莉提醒,我才发现,似乎我们之间,总是缺少了一些东西。
  金莉莉到底是一个局外人,感情这种东西,并不是设身处地的想就能想明白,她也明白这个道理,叹了一口气,说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希望我们俩好好的,然后从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的代金券给我,说是我不在的时候她去县委开会,组织部给的,让我有时间就带刘晓玲去看看。
  我赶紧道了一声谢,金莉莉摆了摆手,我猜她也是看到了我桌子上的讲话稿,就说了句不打扰我了,然后就走出了我的办公室。
  等金莉莉走后,我把两张代金券放进了抽屉里,心情就有些复杂。
  说实话,一直以来,要想扳倒王勇都很容易,只要写匿名信举报他和金莉莉之间有奸情,那他基本上就是毁了。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王勇和金莉莉一直都小心翼翼,但偌大一个乡政府大院少说也有六七十人,总有人像我一样无意间撞破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是畏惧王勇,出于一种事不关己的心照不宣而已。
  但这样一来,金莉莉就不可避免的要被牵连其中。
  事实上自从姚援朝和刘文才陷害我之后,跟杜宝安的朋友,也就是坎杖子派出所的指导员孙景林,我们一直就没有断了关系,相反还相处的不错,我也私下里找他调查了一下金莉莉的情况,
  坦白说,金莉莉并不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坏女人,相反,她还有些可怜。

  就像刘晓玲曾经说的一样,金莉莉虽然人长的漂亮,但是家庭条件却非常的不好,没钱念书之后就嫁给了那个比他大了十多岁的男人,可以说他们之间完全没有感情基础,可即便这样,在他丈夫得了重病之后,金莉莉也没有抛弃他,而是一直在尽心尽力的照顾。
  按理说这样一个女人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从那次在接待钱品阎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金莉莉虽然外表风*了一点,但实际上还是有自己的底线,我猜她之所以和王勇走在一起,大概也是对他动了真感情,否则之后金莉莉也不会冒着风险到我这里替王勇求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面家庭,一面爱情,设身处地的想,金莉莉的内心应该也很煎熬,其实严格来说她并没有什么错,只不过是命不好而已。
  说实话我并不想伤害这样一个女人,况且不管怎么说,我和刘晓玲之所以走到一起,甚至今天之所以来劝我,她都是一番好心,所以一直以来,我对王勇百般忍让,张鹤城跟我讲的道理固然是一方面,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我还是因为同情和感激金莉莉,即便现在我为了扳倒王勇,也不打算把他们之间见不得人的事捅出来,让金莉莉受到旁人的唾骂。

  这不是心慈手软,而是一种良知和底线。
  不过不管怎么说,扳倒王勇已经是势在必行,我原以为之前揍了他一顿,然后饶过他已经让他长了记性,但是私下里在薛翰林那里,我也拐弯抹角的打听了一下,王勇的确对乡长的位置还没有死心,在薛翰林那里打了我不少小报告,而且自从他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之后,我总感觉他在酝酿着什么后手,一直隐隐觉得不安,再说留着这种心术不正的人在身边,早晚是个祸害。
  其实自从几次跟蔡公民的接触来看,我也大致能猜出他的想法,之所以对周泽明示弱,并不是蔡公民真的怕了他,甚至容忍墙头草或者原本的嫡系心腹倒戈到对方阵营,目的还是以一种壮士断腕的手段,彻底肃清湘云官场的风气。
  从某种意义上说张鹤城的理念并没有错,但是有些时候,我所缺乏的就是蔡公民的这种决断杀伐。
  午饭后不久,张鹤城就风尘仆仆的回来了,同时还带回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之前我和张鹤城去海宁时候,在余冬言面前挑唆捣鬼的人他已经知道了,坏消息是,这个人的身份的确是像我想的那样,非常的不简单。
  “常思啊,这个事我可是只跟你说,可千万别走漏出去。”
  刚进张鹤城的办公室坐在沙发上,他在门口再三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关上门坐在我旁边,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严肃语气道:“我从组织部那里查了一下档案,你猜余冬言的那个老同学是谁?”
  我摇了摇头,但直觉告诉我这个人的来头一定不小。
  “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林长清。”
  张鹤城有些唏嘘的笑道:“让这么大一个官出马,咱俩面子可真不小。”
  “你还有心笑得出来?”我顿时有些无语。
  在体制内部,无论是那一级,论起核心领导班子,非常委班子莫属,就拿湘云县来说,常委班子成员都没有超过十人,县委书记和县长这两位党政一把手自然不用多说,还包括县委副书记,县纪检委书记县委组织部长县委宣传部长县委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县长以及统战部长和武装部长。
  薛翰林虽然身为副县长,但他并不是常委,从实际上讲,薛翰林比林长清还要差上一些,所以被这样一个人给惦记上,我说不担心那是假的。
  “不过话说回来,林部长是周县长那边的?”

  我有些疑惑的问张鹤城,因为到了县委常委这一级,组织的人事调动都归市委一级管,所以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不存在什么所谓的站队和派系,除非其中某个人的能量足以影响到自身的升迁或者政治前途,否则他这么做的确有些多此一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