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59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对此倒是不置可否,这点小恩小惠,大家喜欢是不假,但要说收买人心,那可就差了火候。

  中午聚餐之后,张鹤城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倒上茶水,他就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一叠票据,道:“这次会务开销的条子,你都看过了?”
  “没有,这事全权交给了王书记,他也没有跟我汇报过。”
  我摇了摇头,这话我倒是没撒谎,尽管对这次会务工作的各项开支我都清清楚楚,但这都是周元鹏私底下向我汇报的,王勇可从来没跟我请示过。
  而且按照常理来说,会务的报销应该是由我签字核销,但是现在却出现在张鹤城这里,其中的原因,我和张鹤城都彼此心知肚明。
  “这个王勇,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张鹤城叹了一口气,这才突然问我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等有确凿证据的吧。”
  我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否认,这些东西也许别人看不透,但以张鹤城的城府完全没有掩饰的必要,相反只会落了下乘。
  “就没有缓和的余地?”张鹤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
  “张书记,我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并不是我没有缓和的余地。”
  我放下茶杯,正色道:“只要乡长的位置一天悬而未决,王勇就不可能真正死心,你也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被动的防守,但一个人的忍耐程度毕竟有限,我不可能无休止的忍让下去,也不想再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这样无聊的争斗中,况且,包括这次会务开销在内,我从来都没有插手半点,设局陷害一说更是无从谈起,这一切都是王勇咎由自取,所以我希望张书记你能理解。”
  张鹤城沉默了半响,最后无奈的笑了笑,道:“之前我也找王勇谈过敲打过他,没想到他还是一意孤行,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我点点头,张鹤城这番话说出来,就是明确表示会站在我这边,既然如此,对于王勇我就再也没有什么顾忌,等周元鹏拿到他贪污腐败的证据,我就着手解决掉这颗身边的定时丨炸丨弹。
  又和张鹤城商量了下两个村下一步的重建工作,我刚一回到办公室,周元鹏就来给我送了一份县委组织部下发的文件,内容是关于新任干部到党校参加培训的,直到这时我这才想起来,原来按照计划,九月三十日是我们到新单位报道的日子,在这之前通常都会有一个入职的培训,只不过这时我有点唏嘘,不知不觉中我竟然已经到坎杖子工作两个多月了。
  我仔细看了一眼培训的名单,出乎我意料的是,不仅姜雨薇在,连刘晓玲都赫然在列,想到金莉莉给我的两张电影票代金券,我拿着文件来到了刘晓玲的办公室,原本是想趁机邀请她提前回县城看场电影,只不过刚一走进屋,就发现刘晓玲的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我们的武大乡长,今天终于想起我来了?”

  刘晓玲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是一种让人极为不舒服的尖酸刻薄。
  刘晓玲这副样子明摆着就是生气了,但是为什么生气,我却有点不明所以。
  其实自从金莉莉找过我以后,我就有意识的多考虑一下刘晓玲的感受,在不被人发现的前提下,实际上在这段时间我也尽量多亲近一下她,我知道身为一个男朋友,这些做的还不够,甚至是连勉强及格都谈不上,但就现在目前的形势和我的工作量来说,我这已经是竭尽所能,而且之前还明明好好的,所以刘晓玲突然说出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来,我就有些不舒服。
  不过尽管如此,我还是勉强的笑了笑,坐到刘晓玲身边,揽过她的腰道:“你又怎么了啊,这么不高兴?”

  刘晓玲“哼”了一声,挣脱开我的手,然后站起身来,看着我道:“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我又哪不在乎你了?”我有些莫名其妙道。
  “没有么?那你说说,你把什么事情给忘了?”刘晓玲冷着一张脸问道。
  听刘晓玲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她生气的原因,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冥思苦想了一会,我说出了几个大概我认为的,但刘晓玲都摇了摇头,最后我实在是无奈,就问她能不能给个提示。

  刘晓玲板着一张脸,带着几分讥讽和自嘲道:“呵呵,你自己想吧,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算,我就看看你心理面到底有没有我。”
  “行吧,那我回去想想。”
  我皱了皱眉,有点心烦意乱,刘晓玲刁蛮的脾气一上来完全就是不可理喻,越说越来劲,我干脆不去触这个眉头,把党校培训的文件掏出来放在她桌子上,道:“这是组织部下发的培训文件,咱俩都得去,你好好看看都有什么要求,提前准备一下,等走的时候我叫你。”
  说完这些我就不再理会刘晓玲,转身回到了办公室,说实话对于她的态度我并不生气,我承认,她所说的事情的确是我给忘了,但是这样刁蛮不讲理总归是让人不太舒服。
  我有点茫然,刚开始接触刘晓玲的时候,有的时候虽然也闹点小别扭,但大多数的时候我都觉得挺温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难以琢磨,经常为了一点小事无端的争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
  “武老弟,这是咋地了?”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许久不见的杜宝安就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

  “哟,是杜二哥回来了啊,快请坐。”
  我赶紧拉开一张椅子让杜宝安坐下,然后热情的泡上了一壶茶,自从一个多月之前杜氏兄弟把业务转移到县城里,我们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平常也只有偶尔电话联系一下,不过从他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来看,估计是发展得挺顺利。
  “哎哎,别打岔,看你愁眉苦脸的,有啥事,来跟我说说。”杜宝安显然是不打算放过我。
  我假装犹豫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道:“还真有点事,我这手头上有个项目,只不过缺了点资金,正好杜二哥你来了,支援点?”
  “要多少?你说话!”杜宝安大手一挥,一边接过茶壶倒进杯子里一边豪迈道。
  “还差个五百多万吧。”我淡淡的扔出一句话。

  “啥?”
  杜宝安吓得一哆嗦,茶水都倒在了杯子外面,等抬起头来看到我笑得前仰后合,这才知道我是在打趣他,没好气道:“吓死我了,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我呵呵一笑,不再逗杜宝安,然后问他在县城发展得怎么样。
  “还行吧。”
  杜宝安腼腆的笑了笑,但没过两秒钟表情就变成了得意,道:“我跟我哥我们俩成立了一个建筑公司,本来是想按你说的,稳扎稳打慢慢从小工程搞起,结果正赶上县城里有一家老牌公司资金紧张,原来我哥批发建筑材料的时候,那老板就赊欠了不少钱,正好趁这个机会就合并入股,现在我哥我俩是大股东,这老板负责业务,你还别说,他还真有点能耐,这不,轮胎产搬迁改造这块大蛋糕,我们俩虽然没搞到什么工程,但却把基础设施建设这块给包了下来,这下能小发一笔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