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60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已经承包下来了?”
  我打断了喜形于色的杜宝安,连忙问道,既然他已经承包了工程,那就证明轮胎厂搬迁改造项目的规划已经有了结果,我关心的是这次湘云县两位党政一把手的博弈到底是谁胜出了。
  “你还不知道?”
  杜宝安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解释道:“头两天县里开了会,蔡书记拿出了一个什么仿古一条街的方案,最后获得了通过,具体什么内容我倒是不知道,反正隐禅庙是不用拆了,据说是要打造辽海省东部最大的古玩交易中心,这玩意应景儿。”
  我点点头,表面上装作才知道这事,但实际在心里已经涌出一阵狂喜,我所提出的方案既然能被蔡公民拿出来,就证明我已经获得了他的认可,但同时,他在和周泽明的这场关键的博弈中笑到了最后,也同样说明我没有选错人,蔡公民果然如我想的那样还留有后手。
  “对了,那你是怎么把这工程拿到手的?这么快就开始招投标了?”我继续问道。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你之前还说什么薛翰林两袖清风,为人正直,其实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儿!”
  杜宝安鄙夷道:“基础设施建设对于整个轮胎厂的搬迁改造来说只是个小项目,无非就是修路和座椅还有绿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是前期先招标,真正的大公司不屑于这点小活,都把精力盯在那些盖楼的大项目上,本来也有很多小公司争的,结果跟我们合并那个老板说他有薛翰林的门路,从我这拿了两万块钱,就给搞定了。”
  “两万块钱就能搞定薛翰林?”
  我愣了一下,然后就有些哭笑不得,要不是薛翰林跟我说过他会把这部分工程交给杜氏兄弟,我还真就信了。
  再说,薛翰林要是真贪财的话,整个坎杖子乡泥石流灾后重建工作批下来的专项资金有一百多万,他跟我打个招呼,光工程外包吃回扣就轻松弄个十万八万,更何况有周泽明无时无刻不盯着他,薛翰林小心谨慎还来不及,怎么会因为冒着前途尽毁的风险收这区区两万块钱?
  “怎么了,不对吗?”杜宝安一头雾水的问道。

  “你啊,让人家给骗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把薛翰林和我的关系挑不是重点的简单介绍了一遍,然后告诉他,薛翰林之所以肯把这部分工程交给他们兄弟俩,完全是看在了我的面子上。
  “这个王八蛋!”
  杜宝安脸色铁青,道:“算计到我们兄弟俩头上了,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行了,想办法把钱要回来吧。”
  我安慰道,这哥俩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因为太讲义气,被人家给利用了,两万块钱虽然对于他们俩来说不算多,但也不是个小数目,再添点都能在县城最好的地段买套六十多平的小户型房子了。
  杜宝安点了点头,随即有些懊恼道:“也该着这阵子财运不顺,要是早知道原来那个破古玩市场有这么大的商机,我就买下几个铺子,光拆迁款也能捞不少钱,现在可好,一听说把那块破地方纳入到轮胎厂的搬迁改造项目中,整条街的商铺价格都翻了一倍。”
  “算了,这东西就是命,强求不来。”
  我勉强的笑了笑,有些愧疚,这个方案毕竟还是我提出来的,要是早点告诉他的话,他还真能借这个机会发一笔横财。
  但当时我也没想到这一层,毕竟这个方案能不能最后落实,我心里也没底,要是真买了万一砸手里,我也没法向这哥俩交代。
  不过话说回来,这就是当权者的好处,就是能知道比平常人更多的内幕消息,事实上有很多领导干部都是这样,他们并不一定在什么项目上吃回扣,只要跟关系不错的商人透露出点消息,光人家表示感谢意思一下,就能捞着不少钱。
  比如县林业局的黄子浩,张鹤城就曾经跟我说过,每年上级都会有一笔植树造林的专项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用来购买树苗,黄子浩有一个很少有人知道关系的远房亲戚,不干别的,就在湘云县下面的一个乡里承包了两片荒山,专门种树苗,这其中的门门道道,稍微一想就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倒也是,要是把钱都投在了买店铺上,我们俩也就没钱搞这个基础设施的项目。”
  杜宝安也是个心宽的人,道:“不过老弟,你说古董这玩意有没有搞头儿?要是有的话,我哥我俩还有点闲钱,从市场上扫点货,到时候咱们自己开一个?”
  “你可拉倒吧,就咱那市场上根本就没什么能上档次的,刘晓玲都说过——”
  我说到这里顿时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我总算是知道刘晓玲为什么生气了,赶紧站起身来准备去跟她解释一下,不过想了想,我又折回身来,冲着已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杜宝安扭捏道:“杜二哥,刚才要你支援点钱,我还真不是逗你,你兜里有没有两千块?”
  跟杜宝安唠嗑唠到点子上,我才突然想起来,之前陪着刘晓玲去隐禅庙求姻缘签的时候,我们去逛了古玩市场,她也说起过,这个月她爸爸过生日,刘晓玲既然肯把她爸爸喜欢古董的事告诉我,目的就是提醒我要投其所好,结果我却把这茬给忘了。
  杜宝安也知道我不可能无缘无故跟他借钱,但像他这种大老板,随身带着几千块钱也属于正常,二话没说就掏出一沓钱,然后点了两千块钱塞在我手上,还说要是不够的话再跟他打招呼,我也没跟他客气,让他等一会,然后转身就再次来到刘晓玲的办公室,好说歹说才把小丫头给哄高兴了。
  不过刘晓玲倒是有些沮丧的告诉我,说不用我准备什么礼物了,他爸爸目前正在云海谈一笔生意,短时间内回不来,这次的生日估计是会错过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安慰了她一会儿就回到了办公室,跟杜宝安解释了一下,然后我把钱还给他,看了看时间恰好也要到午饭的时间,既然好久都没聚,我想了想,就把孙景林和贺斌给叫了出来,四个人到外面找个饭馆搓了一顿。
  自从周元鹏之后,贺斌是我第二个准备培养的心腹,不过对于他,我的态度就完全不同。
  严格来说,周元鹏虽然机灵,但是却没什么立场,说不好听点就是有奶就是娘,我几乎可以敢确定,他之前肯定把转正的主意打到过王勇身上,而且两人肯定有过不错的关系,要不然的话,周元鹏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能掌握他这么多证据。
  我猜周元鹏之所以把宝押在我身上,我在乡政府大院的地位和威信不断提升是一方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在王勇那里长期郁郁不得志,说白了就是干拿好处不办事,所谓树挪死人挪活就是这个道理,我可以毫不怀疑的说,假如有更大的利益摆在周元鹏面前,他同样可以没有丝毫犹豫的出卖我。
  所以尽管我对周元鹏有用得着的地方,但却处处加以防范,以免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上。
  贺斌就不一样,相比于周元鹏,他的性格就比较正直了一些,而且对于工作非常认真,属于踏实肯干的类型,在乡政府大院的口碑相当不错,对于这样的人,我的方式自然要和周元鹏有区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