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69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进门,杜宝安看到我就吓了一跳,然后问我怎么了。
  我示意姜雨薇和刘晓玲出去,然后把前因后果简单的讲了一遍,杜宝安顿时暴跳如雷,阴着一张脸道:“妈了个巴子,还欺负到我兄弟头上了,武老弟,你放心,我找人打断这俩小崽子一条腿,躺医院两三个月都是轻的。”
  “那倒是不用。”
  我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要真这么干了,他们俩又不傻,一想就是我干的。”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忍下这口气?”杜宝安不甘心道。
  我摇了摇头,道:“你这样,等从党校培训完了之后,你找个机会接触到他们两个,然后就说有事求着他们的父亲,以他们俩的性格,肯定会把你当成冤大头,你不用干别的,就领着他们到处吃喝玩乐就行。”
  “啥?”
  杜宝安顿时愣住了,道:“我不揍他们就算不错了,还拿着钱给他们挥霍,武老弟,你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
  “你听我的就是了。”我神秘一笑,却没有过多的解释。
  爷爷小的时候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最简单的故事,说在旧社会,有一个地主家的孩子缺乏教养,经常在乡里仗势欺人,有一天站在树上向路人撒尿,但是路人却并没有责怪他,更没有打骂他,反而是掏出糖来,夸他干得好,结果就让这孩子产生了一种错觉,就是他冲别人撒尿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接下来,当一个恶霸路过的时候,他刚淋完尿屁颠屁颠的跳下树,等待他的不是一把糖,而是一把冰冷的刀子。

  这就是所谓的捧杀,我不会傻到跟张昊和赵一凯正面做对,只要杜宝安把他们惯出了脾气,将来早晚会有人收拾他们,而且要比我出手收拾他们要惨得多。
  况且我这么做也并不完全是为了我自己,张昊的老子不管怎么说都是住建局的,杜氏兄弟本来搞的就是建筑行业,以后难免会和他打交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儿子欠下的东西,自然要他老子去还。
  我承认这种一石二鸟的借刀杀人很毒辣,但官场上就是这样,要么斩草除根,要么死灰复燃,这很残酷,但却是一种游戏规则。
  其实我也想不通,明明只是一件争风吃醋的小事,姜雨薇和刘晓玲也明确的跟他们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又何必迁怒到我身上,而且还不肯善罢甘休。
  这并不是我小肚鸡肠,而是在遭受无妄之灾之后一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这不代表我就是一个毫无脾气的软柿子,说白了,既然没有缓和的余地,那么张昊和赵一凯不仁在先,就不要怪我不义在后,而且对于他们这种人,我也没什么可心慈手软的。
  回到学校,姜雨薇和刘晓玲两个大美女亲自把我送回了寝室,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把孙志鹏羡慕的够呛,不过他还是告诉我,说这场篮球赛,最后我们队还是输掉了。
  说这个的时候他是咬牙切齿的,但我看得出来,他只是在我面前做做样子,其实大家都知道,这种性质的篮球比赛输赢根本无所谓,只不过掺杂了个人恩怨,他也只能左右逢源,两边都不得罪而已。

  我原本以为既然我已经受伤了,张昊和赵一凯这两个人暂时会收敛一下,可没想到的是,我还是低估了这两个人的无耻下限。
  篮球赛过去的第二天晚上,等学员们都散了,姜雨薇和刘晓玲正准备搀扶着行走不便的我去食堂,张昊和赵一凯就领着一帮人走了进来,见到我先是讥笑了一声,然后道:“哟,武常思,你不是把话放得挺狠么,说什么你记下了,还说什么很快就让我们知道,来来来,不用你来找我们,现在我们自己送上门来了,你跳起来咬一口让我看看?”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张昊和赵一凯很幼稚,但我没想到他们两个会幼稚到想在党校打架的程度,要知道党校可不是原来上学时候的学校,它虽然是一个比较清闲的部门,但是党校的校长一般都是由常委来担任。
  就拿湘云县委党校来说,主持工作的只是其中的一位副校长,但校长却是县委书记,虽然只是在这里挂名,但党校培训期间如果发生了打架的事,一旦传出去,对于他来说怎么着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
  领导的级别越高,他就越在乎颜面,我无法想象这位丨党丨委二把手,全县三把手的怒火是多么猛烈,而且就算事后追究起来,我虽然是受害一方,但最后的处理结果多半是各打五十大板,政治处分倒是不至于,可这名声就不怎么好听,尤其是会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张昊和赵一凯可以不在乎,我却不能不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别说我脚上还有伤,就是正常情况下,我一个人放翻七八个人也无异于痴人说梦,白挨了一顿打还有可能被领导处理,想想都觉得憋屈。
  坐以待毙不是我的性格,我拦住了正要为我出头的姜雨薇,看着张昊和赵一凯,讥讽道:“我原来还以为你们两个就算孬了点,也算有点本事,没想到就是两个怂货,要打我一个伤号还叫这么对人,啧啧,行,你们一起上,反正我一个人拉上你们七八个一起被处理,这买卖不亏,不过有一点,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跟姜雨薇和刘晓玲没关系,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
  不出我的意料,当我把话说完之后,除了张昊和赵一凯,其他人的脸色都是一变,然后明显犹豫起来。

  其实这不难理解,张昊和赵一凯头脑简答,但不代表其他人也都是傻瓜,我猜他们最开始之所以答应一起来,无非也就是头脑一热讲义气而已,不过在我别有用心的提点之后,他们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后果。
  人都是自私自利的,电视里小说中那样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毕竟是少数,在现实中,人们最关心的还是自身的利益。
  张昊和赵一凯皱了皱眉头,我猜他们两个也是没想到我三言两语就让其他人产生了顾忌。不过最后张昊还是狞笑道:“呵呵,怂货?对付你一个死瘸子根本就不用他们动手,我一个人就能打的你连爹妈都不认识。”
  “你也就趁着我伤了在这说大话,是谁之前在球场上大放厥词,然后被我打的像条狗?要不然就凭你?呵呵,就是你们两个一起上,我照样打的你们满地找牙。”我哈哈一笑,讥讽的表情溢于言表。

  根据这几次张昊和赵一凯的行事作风我大致能推断的出来,他们两个之所以能进到体制内,无非就是沾了父辈的光,之前在学校的时候,估计也就是和社会上小混混差不多。
  不过既然是在外面混,那么讲的就是一个面子,被我这么一激,又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昊和赵一凯顿时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尤其是在两位女生面前,他们如果还准备动手的话,那就等于是默认我说的事实,以张昊和赵一凯的自傲和自负,他们俩丢不起这个人。
  “这话是你说的?”
  赵一凯阴着脸,道:“行,给你半个月时间养伤,半个月之后来县城东大桥下面,我倒要看看是谁把谁打的满地找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