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72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以想象,他身为蔡公民的心腹,这一路走来也并非一帆风顺,肯定是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荣辱,老实说,以初成章的能力和手腕,我觉得就是到一个大局里面去当一把手,都有些屈才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像初成章这样的领导秘书,待遇上一般都不是问题,据我所知他在县委办公室虽然只是个副主任,但已经是正科级,按照县一级来说,各大局的局长还有各乡镇的党政一把手也同样是正科级,只不过他要想修成正果去哪个部门当一把手,目前来看还差上那么一步。
  这算得上是官场上的一种潜规则,就是说如果要成为某个单位部门的一把手,通常来说只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内部提拔,另一个就是平调,但平调的话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首先必须是其他部门的一把手。

  按照正常来讲,初成章的路线应该是先去一个乡里当丨党丨委副书记,然后过半年左右,再把原来的乡长调走,这样他就可以顺其自然的接任乡长,如此一来也就算是在领导身边修成正果,只不过我总有种感觉,初成章的野心可能比我想的要大得多。
  刚一回到教室,姜雨薇就问我罗宇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张昊和赵一凯从背后就搞了什么猫腻找我麻烦。
  我笑了笑,并没有把晚上的事告诉姜雨薇,而是叫她放心,张昊和赵一凯的事已经解决了,估计他们两个是不会再敢来没事找茬。
  姜雨薇虽然有些疑惑,但我既然这么说了,她也就点点头说了句那就好,不过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心。

  张昊和赵一凯显然不是什么君子,小鬼难缠,姜雨薇的担心我可以理解,但是有初成章出面,这就已经失去了悬念,以他特殊的身份,别说是一个局长一个县纪委副书记,就是来个县委常委也要给点面子。
  果然,午休的时候我正在寝室里小憩,就听见有人敲门,等孙志鹏打开了门,我明显看到他脸色猛的一变,然后就看到两个中年男子站在了门口,张昊和赵一凯站在他们身后,两个人此刻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反而都是耸拉着脑袋一副不情愿的模样。
  我一看就顿时明白过来,一边从床上下来,一边对孙志鹏道:“孙哥,麻烦你先出去,我有客人要接待一下。”
  “哦哦,我正好也有事要出去一下。”孙志鹏识趣的摆摆手,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这才走出了寝室。
  “哎呀呀,武乡长,你有伤,就不要客气了。”
  见我作势要下床,张昊身前的男人赶紧走了过来,堆笑道:“我们两个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样,好点了吗?”
  “已经好多了。”
  我笑了笑,示意我没事,然后请他们俩坐下,正准备去拿暖壶给他们倒点水,就听那男子呵斥道:“滚一边站着去,这有你坐着的地方吗?”
  我转过头一看,张昊和赵一凯还保持着想坐下的姿势,结果被他一骂,只得悻悻然的站到了墙边,不过表情显然是憋屈至极。
  我不动声色的倒上水,两人一边说着客气一边对视了一眼,等拿起杯子喝了一口之后,另一个男子才自我介绍说他们是张昊和赵一凯的父亲,叫张国晖和赵明,听说两个孩子和我之间有点误会,这才亲自过来看看。
  “犬子无知,倒是给武乡长你添麻烦了。”
  张国晖露出了几分羞赧的神色道:“薛县长几次三番跟我提起过你,一直无缘相见,没想初次见面却是因为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我这当爹的教子无方,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张局长言重了,你刚才也说了,这只是一点小误会,现在既然解开了,这也算不打不相识,我也听薛县长提起过,说张局长你为人正直,工作又突出,有你在他开展工作都轻松了不少呢。”
  我笑了笑,当面教子背地教妻,张国晖摆明了态度又抬出了薛翰林,我就是真有什么也没了脾气,而且我看得出来,这两人虽然隐藏的极好,但还是有那么一点不情愿的意味。
  我稍微一想也就明白过来,从级别上来说我只是一个副乡长,而他们两个都是实打实的正科级干部,赵明是副职还好说一点,张国晖可是真正的部门一把手,而且城建局这种给别人看脸色的衙门,说白了,给我登门赔礼道歉,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份鸟气。

  见我没有不依不饶,又当面奉承了几句,张国晖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几分得意,赵明见状也客套了几句,话里话外表达了那么一丝不情愿的歉意,我也同样称赞了几句,然后道:“因为这点小事,两位领导还亲自过来一趟,我实在有些过意不去,这样,周日中午湖仙居我做东,还望两位老哥赏脸才是。”
  张国晖和赵明显然对我如此识抬举很满意,但还是假意推辞了一下,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赵明一看事情差不多了,这才假惺惺的让张昊和赵一凯过来向我道歉,尽管我连忙摆手说不用,但在他的坚持下,张昊和赵一凯还是像吃了死苍蝇一样,语气生硬的跟我说对不起,我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象征性示意了一下,说了句不打不相识,这事就揭过去了。
  临走的时候,张国晖和赵明都不约而同的客气了几句,说要我把住院费的条子送过去,绝对不能让我破费,对此我只是含糊的答应下来,不过却没有当真。
  很明显,他们两个今天之所以“屈尊”来党校,完全是初成章授意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安抚我,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好把经历集中在晚宴上,同时也向我传达了一个信号,就是既然我已经是蔡书记的人,在能力可控的范围内,就绝对不会让我受到委屈。

  当局者迷,之前我一直不明白,就是对我再信任,按理说和林长清演戏这种重要的事情,应该不会让我一个刚入官场没多长时间的愣头小子来做,可是见了张国晖和赵明我才大致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像他们这样浸淫官场的老狐狸,就是再怎么嚣张也不会傻到在公众场合跟一位县委常委抱怨,甚至是“大逆不道”的正面冲突,这样的话戏就太假了,旁人一眼就看得出来。
  我就不一样,年轻气盛,有蔡书记撑腰,又有“辽源十大杰出青年”的光环加身,很容易自我膨胀,也更容易目中无人,正因为如此,当我自以为是大放厥词的时候,才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深深感觉到蔡公民的可怕,但同时也不免担忧,通常来说领导都是喜怒无常的,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以后在他面前,我必须更加小心谨慎才是。
  整个一下午我都有些心不在焉,和林长清的这场戏不仅关乎到蔡公民的布局,也关系到我的政治前途,真要是给演砸了,那么我之前在这位辽源县最大父母官面前苦心经营的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这不仅是人性的弱点,更是领导的通病,他不会记得太多其他人的好,相反,一两次的不顺心就很容易被全盘否定。
  “武常思,你怎么了?总感觉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大概是觉得我神情有些恍惚,姜雨薇用胳膊碰了我一下,低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