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市长》
第74节

作者: 西洋黑马

收藏本书TXT下载
  “强词夺理?”
  林长清呵呵一笑,厉声道:“你扪心自问,若是周县长或者蔡书记亲自出马,黄子浩他敢卡着你们乡的资金迟迟不划拨?我敢在你们去海宁的时候背后捣鬼,痴人说梦!”
  “我不否认您的观点,也承认您说的很有道理。”

  我摇了摇头,道:“若是针对个人恩怨的还好说,但是面对着坎杖子的乡亲们,我良心上过不去。”
  “你啊。”
  林长清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脸上突然多了一丝沧桑的神色道:“我年轻的时候和你一样,只不过后来被官场上各色各样的人和事磨平了棱角,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吃亏的。”
  我有些愕然的看着林长清,之前我一直以为他瞧不上我是因为对我有成见,但现在听他说这话的意思,就有点不想我走他老路的意味,甚至我有种错觉,就好像是一个长辈在语重心长的提点晚辈一样。
  “武常思,我承认我很欣赏你,但却并不代表我就可以纵容你。”
  林长清瞥了我一眼,冷声道:“你当作是警告也好,威胁也罢,我把丑话说到前头,今天这场戏关系到蔡书记的布局是不假,但同样的,也关系到我林长清的政治前途,你把戏演好了,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但你要是敢把戏给我演砸了,你怎么跟蔡书记交代我不管,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你明白了吗?”
  我呵呵一笑,道:“林部长,都已经在车里说了这么多,我可曾服软怕了你?”
  林长清的表情首度出现愕然的神色,但很快就指着我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武常思,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我同样的笑了笑,不置可否,直到这时我才明白,林长清之所之前对我是那样一副完全不把我当回事的态度,说白了还是一种考验,如果我唯唯诺诺不敢跟他争辩的话,恐怕他就会放弃和我演这样一场戏,这毕竟不是儿戏,他不敢冒险是属于正常,但这样一来,之后他在蔡公民面前解释的时候,就少不了对我的抱怨,我在蔡公民心目中的印象就会大打折扣。
  不过有一点,林长清跟我讲的那一套理论,虽然不好听,但不可否认却有几分道理,我想这是他的为官之道也说不定。
  晚宴的地点是湘云县城最高档酒店凤凰台,等我走进门牌号是“四个八”的大包厢后,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只在主位和附近留了两个位置,还有靠门的地方有一张空着的椅子。
  我顿时明白过来,林长清身为县委常委,也是在场最大的领导,谁敢不开眼的让他老人家等,之前这是早就到了,而且还把主位留了出来,而旁边的位置不用多说,是留给我这个主角的,至于靠门的位置则是林长清秘书的。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邵春江在我们这期培训班开班仪式讲话的时候,那个和姜雨薇对视而且明显有敌意的女人也在场,还就坐在我的旁边,林长清为我介绍了一下,说她是县委宣传部下面记者站的记者,叫宋慧然。
  起先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在我看来,就算她有什么通天的本领,也没办法跟姜雨薇叫板,不过正这样想着,宋慧然却趁着其他人不注意,笑吟吟的对我道:“早就听说武乡长你的大名,今日难得一见,不知道肯不肯赏脸,等哪天有空,可否让小妹尽一下地主之谊?”

  我皮笑肉不笑道:“赏脸就有些言重了,再说也是该我请你才是,怎能好意思让美女破费。”
  “咯咯咯,武乡长真是会敷衍人呢。”
  宋慧然媚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眼珠转了转,这才轻声道:“怎么,武乡长对姜雨薇和那个叫崔哲的男人怎么密谋害你,也不感兴趣吗?”
  宋慧然显然是一个极有心机的女人,我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姜雨薇和崔哲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直是我的心结,而“密谋”“陷害”这样的字眼更是挑起了我敏感的神经,所以无论宋慧然知道什么,甚至是编造什么,我都想要听一听,而且我心中隐隐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她所说的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
  不过我并没有忘记今天这场宴会的主要目的,落座之后不久,林长清就把我介绍给在座的各位,我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副张狂不可一世的样子,为之后的冲突制造着潜移默化的铺垫。
  “各位是有所不知了,武乡长虽然年纪轻轻,却年少有为,刚上任就把坎杖子打理的井井有条,走出了一条发展核桃种植脱贫致富的路子,对于县城的发展也是极为关心,想必前一阵蔡书记提出的仿古一条街的发展方向大家都知道了,但实际上,这个方案的雏形可是武乡长先想出来的,你们说,这样有思想有魄力的干部来到了湘云,是不是我们的福气?”
  林长清左右看了一眼,然后举起杯子,笑道:“来,这第一杯酒,我们先共同敬武乡长一杯!”
  “哪里哪里,林部长这样说可就是折煞我了。”
  我嘴上虽然谦虚,但却摆出了一副倨傲的样子,等喝完酒之后,我注意到这些人的表情就与先前有些不同,如果是之前是轻视或者无所谓的话,那么现在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变得有点凝重,不过这倒是没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既然是林长清有意安排,出席这个饭局的基本都是周泽明一派的人,只有少数一些像宋慧然这样的中间派,当然这只是为了避嫌而已,说实话,并不是我瞧不起宋慧然,而是以她的级别,参与这种派系斗争还不够资格。
  不过既然是周泽明派系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前蔡公民和周泽明在湘云政坛上的博弈,关键就在轮胎厂搬迁改造这个项目上,可以说,两个人的政见完全不同,所以私底下里两派的人也都在暗暗较劲,可随着蔡公民仿古一条街的方案提出来,这一切就尘埃落定失去了悬念。

  我猜他们起先并没有瞧得起我,因为在官场上,年轻就代表着幼稚,一个副乡长外加“辽源十大杰出青年”的光环,只能说让他们眼热嫉妒一些罢了,又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所谓事不关己自然也不会有多大重视。
  坎杖子乡现在虽然是蔡公民的嫡系张鹤城当家,但乡长的位置却悬而未决,我只是一个主持工作的副乡长,所以潜意识里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把我当成对手,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林长清的一席话把我摆上了台面,也很隐晦的点出我已经是蔡公民一派的人了,在座的都不是傻子,一下子就能听出他的弦外之音,所以对我也不敢再继续小觑下去。
  要知道蔡公民才是湘云县的一把手,把我扶正也只是一句话的事,副乡长和乡长虽然仅有一字之差,但这里面的门道可就千差万别。
  林长清既然能爬上县委常委这样的高位,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炉火纯青,我猜他同样是觉察到了饭桌上这种气氛的细微变化,这才端起了杯子,冲我笑道:“这第二杯酒,我得个人跟武乡长表示一下,既然是把你作为咱们湘云县的宣传典型,这下一步我们县委宣传部就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也希望武乡长你多多支持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