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3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思忖片刻,胡易挠了挠头:“我…我不知道。去哪儿?”
  母亲看了父亲一眼,话音略显踌躇:“可选择的国家有很多,像是北美和澳大利亚那些地方费用比较高,每年大约要十几万……”
  “啊?太贵了吧!”胡易吓了一跳,当时即便是在北京上海这种大城市上大学,每年的花费也可以轻松控制在一万块钱以内。出国上学固然不错,但他连高中会考都是靠作弊才勉强通过的,就算上大学也没把握能顺利毕业,实在不敢拿着大把人民币去打水漂。
  “是很贵。”母亲笑的毫无底气:“不过如果你愿意去,钱的问题我们…我们可以想办法。”
  “甭想办法,咱家哪有那么多钱?这事儿太没谱了。”胡易垂头沉默了半晌,苦着脸嘟囔道:“非得上大学吗?”
  “一定要上,否则以后找工作很困难。”母亲一字一顿。
  “必须要上,不然将来找对象都费劲。”父亲在一旁帮腔。

  父亲的话似乎作用更加明显,胡易讪讪笑道:“好好好,那就上吧。不过千万别花太多钱,找个便宜点的地方凑合着毕业就行了。”
  父亲不无忧虑的叹了口气:“出国上学是件大事,关乎你将来的前途,不能只考虑钱的因素,更不能凑合。这些日子我们再找人咨询一下各个国家的情况,你好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也得考虑咱家的承受能力嘛。其实就是去拿个学历而已,去哪儿都一样,无所谓。”胡易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等我琢磨琢磨再说吧。”说罢起身回到自己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操场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大片大片的雪花在凛冽的寒风中飞舞,胡易使劲裹裹外套,深一脚浅一脚踏着厚厚的积雪走向操场边那堵矮墙。
  正步履蹒跚之际,冷不防身后传来教导主任的一声暴喝:“胡易!滚回来上课!”
  胡易吓了一大跳,忙回头看去,愕然发现匆匆追来的教导主任竟变成了一副金发碧眼的古怪模样。他不及多想,三步并作两步攀上墙头,纵身跃下。
  眼看地面就在脚下不远处,身子却似浮在空中一般迟迟不能落地,胡易倍感诡异,双手双脚在空中徒劳的乱刨乱蹬,可是丝毫没有借力之处。正惶恐间,风雪交加中忽然传来了羽泉的歌声,随着曲调越来越缓慢,原本高亢的男音也变得愈加低沉而又诡异:
  “每个笑容每次喝彩我都会珍…惜,
  超越自…我展耀未…来梦想越…来越清晰,
  每个足…迹都是…一次崭…新的…开始,
  总有…一天…要你…看到…我有……多……了……不……”
  胡易猛的睁开眼睛,伸手扯下耳机,在一片黑暗中摸索着关掉枕边马上就要没电的随身听,侧头看向窗外。
  他现在身处19次列车的硬卧包厢,这是由北京开往莫斯科的国际列车,经停五十二站,耗时六天七夜。借着外面的星光,依稀可以看出列车正穿行在一片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中。
  已经在高大的树木中行进两天了,现在居然还没离开这片森林,这林子到底有多大呢?胡易发了会儿呆,从床边小桌板上拿起手表看看,北京时间早晨六点半。他活动一下蜷曲了几个小时的双腿,小心翼翼的弓着腰翻身坐了起来。

  这是列车出发后的第四天,卧铺床板又短又窄,胡易身高一米八五,在这张小床上躺久了很不舒服。而且包厢里还有一个女孩儿,所以大家都只好和衣而睡。现在是十月中旬,从北京出发时天气还有点热,列车上没法洗澡,更进一步降低了睡眠质量。
  身上阵阵发紧,虽然是刚睡醒,却感觉比睡觉前还疲倦。胡易起身摸过烟和打火机,轻轻拉开包厢门,穿过狭窄的列车过道来到车厢连接处。
  这里的空气还算清新。胡易伸展一下腰肢,背靠墙点燃香烟,伴随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回忆起刚才的梦境,忍不住冲着车门玻璃上自己的影子傻笑了两声。他现在正是听父母唠叨两句就心烦的年纪,远离家乡没给他带来丝毫惆怅,反而感到兴奋异常。
  去俄罗斯上学的决定是在高考结束一个月后正式作出的。虽然母亲当时硬着头皮列出了许多备选国家,但胡易家只是比普通工薪家庭略微富足一点,并没有太多积蓄,就算砸锅卖铁也很难供他去发达国家上学。所以在和父母反复商量之后,他最终选择了留学中介推荐的莫斯科汽车公路学院,每年学费加住宿费不到两千美元,再加上生活费等各种花销,一年三千美元便差不多够了。
  当时三千美元约折合人民币两万五千块钱,差不多相当于普通城市双职工家庭全年的工资收入。年轻的胡易虽然挺混,但也已经对钱的分量有了模糊认识,他知道父母必须省吃俭用、还要靠双方老人的资助才能勉强供自己完成学业。
  想到这些,胡易收敛了一下兴奋劲儿,心中隐隐有些惶恐:到了那边一定要改改高中时的习性,尽量好好学习,千万别对不起这学费才好。他闷闷吐出最后一口烟,把烟头塞进墙上的烟灰缸,回到包厢给随身听换上两节电池,蜷起腿侧身躺下,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胡易隐约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歪头一看,于菲菲盘腿坐在对面床上,一边啃面包一边低头翻看着一本初级俄语教材。
  于菲菲是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孩儿,性格就像她浓淡适宜的眉毛一般柔顺,头发比高中女生统一的露颈短发稍长一些,一双柳叶眼略显修长,五官单挑出来都算不上特别出众,不过与她那张瓜子脸搭配在一起倒还挺顺眼。
  “大清早就这么用功?”胡易撑起身体,睡眼惺忪的打了个哈欠。
  “呵呵,我饿了,起来吃点东西。”于菲菲腼腆一笑,伸手指向窗外:“看,下雪了。”
  “雪?”胡易侧身凑到窗边,车外空中果然零星飘着几片雪花。“十月份就下雪?咱们到哪儿了?”
  “下一站好像是新西伯利亚。”于菲菲把面包和书放在一旁,起身简单整理一下床铺,然后坐下盯着车外发起呆来。

  “西伯利亚?”胡易想起了小说和电影中对这片冻土的种种浪漫描述,不由稍感兴奋,趴在小桌板上努力向远方张望着。
  一片荒野,除了逐渐稀疏的树林外什么都没有。他懒懒收回视线,起身舒展一下身体,这才发现自己上铺空荡荡的。刚要发问,包厢门开了,李宝庆左手怀抱脸盆,右手端着一碗刚泡好的康师傅牛肉面,笑眯眯侧身挤了进来。
  “醒啦?吃饭吗?我这还有方便面。”李宝庆肤色略深,小眼睛大嘴巴,肩宽背厚,脸上带点横肉,个头比胡易稍矮一些,中学时在校田径队练过标枪,身体很壮实。他属于比较老实本分的体育生,性情敦厚,脾气好的有些木讷,对谁都十分客气,总是一脸憨乎乎的表情,不笑不说话。
  “我先去洗漱。”胡易晃晃脑袋,从床底掏出自己的脸盆,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端着牙缸走出包厢。
  太阳初升,正是早饭时间,很多包厢门都开着,列车中飘散着各种口味方便面混杂在一起的浓郁香气。接连数日的旅途让所有人都倍感疲倦,过道里几名中年旅客或坐或站,一个个神情憔悴,满脸生无可恋的趴在窗边发呆。胡易在狭小的卫生间中匆匆洗漱完毕,回到包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