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8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宝庆点点头:“是。”
  “太好了!可算见到亲人了!”小胖子声音微微颤抖。
  李宝庆见他情绪激动,友善的微笑道:“我叫李宝庆,另外那个叫胡易,我们今天下午刚到。”
  小胖子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从李宝庆身旁挤到炉灶前,把脸凑到锅边用力吸了吸鼻子:“嚯!下面条呢?什么面这么香!还有…还有鸡蛋?!”
  “楼下小卖部买的方便面,三卢布一包,合人民币还不到一块钱。”李宝庆看他双眼直冒精光,伸手指指锅:“要不…你也来一起吃点?”
  “好嘞!”小胖子咽了咽口水,转身回屋捧来一只大号海碗,冲李宝庆呲牙一笑:“嘻嘻,那我…我就不客气啦!”
  “别客气,一大锅呢,你自己盛。”
  “哎!好!”小胖子狠狠捞了几筷子,见锅里的面几乎要见底了,又不好意思的夹回去一些:“有勺吗?我舀点汤。”
  李宝庆回屋取了菜勺,拿着一根火腿肠回到厨房:“喏,给你这个。”
  “金锣火腿肠?!”小胖子一把夺过,紧紧攥在手里:“这个,嘿嘿,不太好意思吧!”
  “别客气,吃吧。”李宝庆淡淡一笑,指着锅里的荷包蛋:“来个鸡蛋。”

  小胖子似乎早就等着这句话了,挥勺捞起一只蛋,捧着满满一碗面和火腿肠舔了舔嘴唇:“那,我去吃了。”
  李宝庆把锅里剩下的面条和鸡蛋盛到碗里,回屋先端给胡易,然后自己又煮了一份。
  “隔壁那孩子三天没吃饭了吗?咋这么没出息呢?”胡易一直在卧室里听着他俩的对话,显然对小胖子颇为不屑。
  “谁知道呢。看着肥头大耳的,不像缺嘴的样儿。”
  俩人都饿的紧了,一顿狼吞虎咽把面条吃下肚,然后收拾好碗筷各自坐在椅子上。
  “爽。”胡易摸着肚子点了颗烟,捧起一本出国前买的最新一期《大众软件》翻看起来。

  “一点都不爽。”李宝庆怏怏叹了口气:“这一个星期天天吃方便面,我想吃我妈做的菜了。”
  胡易头也没抬:“那简单,明天放学咱去周围逛逛,买点菜回来自己改善一下呗。”
  李宝庆看看胡易:“你会做饭吗?”
  “试试呗,应该不难吧。”胡易一愣,坏笑道:“实在不行可以让于菲菲来做。”
  李宝庆嘿嘿傻笑一声,站起身来:“对了,咱们去看看菲菲。”
  胡易刚要答应,厨房门被拉开了。隔壁小胖子抹着嘴打了个饱嗝走进来:“真好吃,你可真会做饭。”
  李宝庆憨厚一笑:“方便面嘛,谁做都那个味儿。”
  “那可不一样,你做的格外好吃。”小胖子夸了两句,瞥眼看到他床头立着的大箱子,惊道:“咦?你这箱子真够大的,上飞机不超重吗?”
  “我们是坐火车来的,不超重。”

  “哦?没坐飞机?也好,火车票便宜嘛,比较适合普通百姓。”
  李宝庆被噎的半天没说出话,见他一脸诚恳的表情,不像是存心要讥刺自己,只好干笑了两声。
  小胖子伸手拿起桌上拆开的半盒烟,摇头感慨道:“红河?老兄,咱都出国了,买点好烟抽吧,这里万宝路折人民币才八块钱一盒。”
  “这烟是我们普通老百姓抽的,你嫌孬就别抽。”胡易刚才听小胖子说话便十分不爽,又见他问都不问就抽自己的烟,居然还挑三拣四,不由暗暗憋气,冷冷甩了一句。他上高中时从牙缝里挤钱买烟,平时只能抽两块钱一盒的大鸡和哈德门,出国前咬牙买了两条红河带到莫斯科,本以为是很有面子的,没想到刚下火车第一天就被人奚落了一番。
  “我不吸烟,不会。”小胖子听胡易语气不善,忙讪讪赔笑道:“红河其实…挺好,挺好的。绝对是好烟,好烟。”

  “不抽烟瞎叨叨什么?”胡易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皱眉问道:“你谁啊?”
  小胖子满脸讨好的笑笑:“您是胡哥对吧?我叫彭松,***的彭,武松的松,工程系预科的。你们读哪个系?”
  “经济。”胡易草草点了一下头,又开始翻那本《大众软件》。彭松见他不太好说话,便向李宝庆凑了凑:“哎,我说,大家都是中国人,以后咱们仨一起搭伙吃饭好不好?”
  “啊?搭伙吃饭?”李宝庆有些为难,偷眼瞥瞥胡易,见他一脸冷漠的只顾低头看杂志,便挠头道:“那你的同屋怎么办?”
  “嗨,甭管他!”彭松翻了个白眼:“那老黑又穷又抠,吃他点东西就和要他命似的,还是咱们中国人在一起合得来。”
  李宝庆低垂着眼皮叹了口气:“那要不然……”

  话刚说了一半,胡易不耐烦的插口道:“你非得吃人家老黑的东西干什么?自己没的吃吗?”
  彭松转过身来,一脸委屈的忽闪忽闪眼睛:“我…不会做饭,而且我没有锅。”
  “买口锅就是了。谁天生就会做饭?学呗。”
  “可是这里锅很贵?!”

  “那怪谁?谁让你不带锅来?”
  “我箱子小,装不下呀,而且搞不好会超重的。”
  “普通百姓才怕超重。你怕啥?换个大箱子不行吗?”胡易连珠炮似的喋喋不休:“再说了,一口锅能卖多贵?你有钱坐飞机,就没钱买锅?”
  “我,我…”彭松怯生生的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李宝庆见二人话不投机,忙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含糊其辞的应付道:“好了好了。我们俩刚来,也还没考虑吃饭的事儿,等以后再说吧。”

  “不必了!”彭松悲愤的仰头看向天花板:“唉!国人就是如此,出门在外互相排挤,一点都不团结!”说着用力一甩油腻的长发,叹息着穿过厨房回到隔壁卧室,反手拉上了屋门。
  “哎…”李宝庆还想追上去说点啥,胡易伸手拽住了他:“别搭理他!还他娘的上纲上线了,纯粹是个傻脸。”
  第二天一早,胡易、李宝庆和于菲菲准时来到楼下,闫志文带着他们出门向学校走去。
  宿舍楼离马路二百多米,过马路后穿过一片居民区来到列宁格勒大街,再走不远便是地铁绿线机场站,莫斯科汽车公路学院就在地铁站附近。
  主楼外观很漂亮,正前方的小广场上立着一尊高高的黑色雕像,大门口并排八根粗大的柱子,看起来雄壮而又古朴。胡易虽然上学时成绩很糟糕,但肚子里装着不少杂七杂八的玩意儿,依稀知道这大概是仿照古希腊或者古罗马风格建成的。
  不过光鲜仅仅存在于表面,楼内部的装修比较陈旧,走廊里灯光昏暗,很容易便让胡易联想到父母单位办公楼里那种压抑的氛围。闫志文带他们跑完入学和落地签等各种繁琐的手续,领取教材之后,来到俄罗斯的第一节课马上就要开始了。
  玛季是俄联邦指定的语言预科教育中心之一,这里从零基础开始教授外国人学习俄语,主要以小班制为主,每个班只有十来个学生,以确保老师在课堂上能尽量照顾到每个人的学习情况。所以平时上课一般在小教室,只有合堂的课程才会用到大教室。

  小教室的面积比宿舍卧室还要紧凑一些,老师面前只能摆两三排桌子。这个班是两周前开课的,胡易几人算是插班生。学生们刚陆陆续续到齐,一个弓腰驼背的老太太快步走进教室,嘶哑着嗓子问候道:“大家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