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9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您好。”学生们一起回答。老太太个子不高,一头淡黄色大卷发,满脸沟壑般的皱纹,眼线画得极重,大大的鹰钩鼻子十分抢眼,就像是《蓝精灵》里的格格巫戴上了假发,让人看着怪不舒服的,好在表情还算比较和善。
  “噢,我们有新同学了。”老太太微笑着看向胡易等三人,伸手拿起花名册,扶了扶鼻梁上那副棕框眼镜:“好吧,让我们认识一下,我叫柳德米拉,哪位是…于菲菲?”
  “是我。”于菲菲规规矩矩的举起手。
  “非常好,好姑娘。”柳德米拉在花名册上打了个钩,“那么…李宝庆,是哪位?”
  “我!”李宝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噢!很好,多么棒的年轻人啊!请坐。那么接下来…这个…唔?”
  柳德米拉盯着花名册,似乎是在反复确认什么。片刻过后,她扫了一圈面前坐着的学生,最后把目光落在胡易身上:“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胡易。”胡易磕磕巴巴的答道。
  “噢!亲爱的,你是个好小伙。”柳德米拉慈祥的看着他,低声自言自语了几句,似乎颇有些为难。思量半晌,她仔细把花名册上胡易的名字划掉:“你以后就叫…嗯…就叫安东吧。你同意吗,安东?”
  “啊?什…什么?”胡易听得似懂非懂,一脸茫然的转脸问于菲菲:“她说什么呢?谁是安东?”
  “你。”于菲菲也感觉莫名其妙,低声道:“她说给你起个俄语名字,叫安东。”
  “安东?为什么呀?”
  “不清楚……可能是觉得你长得像俄罗斯人?”
  “我?!”胡易左右看看:“胡说八道呢吧?我这堂堂的中华男儿,怎么可能像俄罗斯人呢?你旁边那阿拉伯人难道不比我更像吗?”
  于菲菲微微耸了耸肩膀:“我也不太清楚,大概她看着你亲切吧。”

  胡易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结结巴巴的问柳德米拉:“老…老师,为什么,安东?”
  “没什么呀,安东是个好名字。”柳德米拉露出和善的笑容:“那么,安东,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今天班里总共有三节课,上午一节,下午两节。午饭是在学校餐厅吃的,李宝庆和于菲菲虽然一路上吃腻了方便面,但初次面对俄式饭菜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只简单就着鸡排和土豆泥吃了几片面包。
  胡易却是看什么都很有胃口,几乎将餐厅的新鲜玩意儿点了个遍,对每一样东西都满意的点评几句。尤其是那盘喷香油亮的羊肉胡萝卜炒饭,简直让他赞不绝口:“香!真香!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炒饭!”
  李宝庆憨笑道:“你这么喜欢老毛子的饭菜,搞不好祖上真的有俄罗斯血统。怪不得老师第一次见面就要给你起俄语名字呢,我和菲菲就没这待遇。”

  “谁知道呢。”胡易嘬着牙花子在心里念叨了几遍,耸耸肩道:“安东,安东。嗯,这名字叫着倒也挺顺口的,还好不是什么懦夫或者什么司机之类的。”
  下午放学回宿舍的路上,胡易提议晚上一起聚餐:“在火车上憋了一个礼拜,今晚咱们打打牙祭怎么样?”
  李宝庆赞道:“好啊!我看楼下商店有拾掇干净的冻鸡,过会儿买一只回去炖炖,再喝点啤酒,庆祝一下咱们顺利抵达俄罗斯开始大学生活。”
  “好,去你们屋,我下厨。”于菲菲拍手道:“我妈教过我香菇炖鸡。”
  三个人兴冲冲的买好东西回家,于菲菲在厨房里收拾一阵,噘着嘴探出头来:“哎呀,没有葱姜,味道估计要欠一些。”
  话音未落,闫志文推门走了进来:“要葱姜干啥?准备开火做饭了吗?”

  李宝庆刚泡上一碗香菇,乐呵呵的擦擦手凑到他面前:“闫哥!我们晚上炖鸡,您留下一起吃吧!”
  “不用客气,我晚上有饭吃。”闫志文笑着摆摆手:“怎么样?第一天上课感觉还好吗?”
  李宝庆摇头道:“菲菲勉强能跟上,我俩基础太差了,基本听不明白老师讲啥——不过我们老师好像特别喜欢胡易,还特意给他起了个俄语名字。”
  闫志文微微一呆:“是吗?叫什么?”
  “叫安东。”正在写作业的胡易答道。说完他愣了半晌,挠头看着闫志文:“闫哥,我感觉好像不太对劲。为什么老师第一次见面就要给我起俄语名字呢?还有昨天在楼下,门卫看见我的通行证也有些反应不正常,是不是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
  闫志文“嘿嘿嘿”干笑一阵,伸手摸摸下巴上的胡子茬:“你的名字嘛……说出来的确不太好。”
  “啥?”胡易困惑的看着他:“我的名字怎么了?有什么不好听的?”
  “这个嘛…怎么跟你解释呢…你名字在俄语里就是…就是那玩意儿。”闫志文偷眼看看身旁一脸好奇的于菲菲,慢条斯理的道:“咳,说的含蓄一点,俄罗斯人如果叫‘胡易’,就像美国人叫‘迪克’,或者咱们中国人叫…叫‘基巴’。”

  “什么?!哈哈哈哈哈!”李宝庆一屁股坐倒在床上,放声大笑。于菲菲眨了眨眼,随即捂着嘴看向胡易,满眼都是笑意。
  “我靠……”胡易窘的险些晕厥,他已经隐隐猜到自己的名字可能有某种不好的含义,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不雅之物。
  闫志文一脸正经的安慰道:“你也不必害臊,你的名字在俄语中一般不实际指代那东西,而是专门用来骂人的。”
  胡易咂吧咂吧他话里的滋味,疑惑道:“这…这算是好事儿吗?我该为此感到…感到庆幸吗?”
  闫志文眼中充满同情的看着他:“恐怕也说不上,只要出现你的名字,一般都是很难听的脏话。”

  “有多难听?”
  “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李宝庆笑的几乎岔了气,伸手擦着眼泪说道:“那我们如果在街上喊他的名字,别人会不会误会?”
  闫志文抿着嘴摇摇头:“出门还是叫他安东比较好。唉,他起了这么个名字,真不应该来俄罗斯。”
  “怪不得老师一见面就要给我改名呢。”胡易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闫哥,这事儿你咋不早告诉我呢?”
  “你昨天刚来,我哪好意思直说啊!”闫志文尴尬的挠挠后脑勺,忍着笑干咳了几声:“对了,我家里有葱姜。宝庆,你跟我去拿吧!”
  怀揣郁闷过了好几天,胡易已经逐渐习惯了自己的俄语名字,也熟悉了学校与宿舍的环境。来俄罗斯留学的主要是亚非拉地区学生,大部分来自非洲各国与印度、越南等欠发达国家。玛季的中国人不太多,虽然这些日子陆续有新生三三两两从国内过来,但总体数量还是相对较少。
  十三楼的中国人只有他们三个和彭松,每天出来进去看到的都是外国人。不同于他们这些自费生,玛季的外国人中有许多是公派留学生,而且大都具备不错的俄语基础。
  于菲菲的室友叫达姆,与他们三人同班,是个非常小巧的越南姑娘,目测身高一米五多点,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格外甜,言谈举止虽然活泼,但比起其他聒噪的越南人要文静不少,颇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样子。她也是一众越南学生中学习最好的,不仅能领到学校提供的奖学金,而且越南大使馆还会定期为她发放留学补贴,让其他人好生羡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