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13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那好吧。”彭松一脸失落的转身走向厨房,轻声嘟囔道:“归根结底,还是钱闹的。”
  胡易把手中的瓜皮一扔,忍不住便要开骂。李宝庆忙劝住他:“算了,就这德性,没必要跟他生气。”

  转眼到了十一月底,莫斯科日间气温一路降至零度以下,三天两头飘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寒风凛冽,冻的人一刻都不愿在室外多呆。
  胡易和李宝庆已经初步适应了这边的生活,每天学校宿舍两点一线,日子过得还算舒心,唯一不爽的便是每天做饭时都要提防彭松。尽管被蹭饭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可是毕竟两人手头都不算宽裕,看着他恬不知耻的蹭吃蹭喝还是难免心中不忿儿。
  李宝庆有一次实在憋不住,暗示彭松一起吃饭应该凑钱,不料他却一脸错愕:“你们不是不愿意跟我搭伙吃饭吗?大家都是同学,又住在一起,和睦相处最重要,不需要勉强迁就我,咱们还是各吃各的比较好。”
  话虽说的掷地有声,可彭松依旧每次都能循着香味跑到他们屋里,厚着脸皮在锅里挑肉吃。二人见他如此死皮赖脸,从此便只在宿舍啃面包或者下方便面,若是想炒菜炖肉,便去于菲菲屋里一起吃。
  于菲菲手脚勤快,性子随和,厨艺也不错,胡易和李宝庆每次买来菜便坐等开饭,舒坦的不得了。美中不足的是她同屋达姆的朋友们也常常过来聚餐,一间屋子两桌人吃饭,难免显得拥挤。
  越南话发音像是从舌根和嗓子眼里往外挤,给人感觉嗓门又高又尖。这些年轻的越南人都很健谈,每次一见面就叽叽喳喳喊个不停,宛如百鸟撕逼的大型现场。越南语单词读音也是稀奇古怪,说谢谢像是“丨肛丨门”、说再见像是“大便”,吃饭时听起来尤其腻歪,总是能引发胡易他们奇怪的联想。
  何况这里终究是女生房间,两个大老爷们儿天天频繁出入不太方便,于是他俩渐渐去的少了,一周有三四天窝在自己屋里下方便面,偶尔想打打牙祭,便买些酒肉去闫志文屋里开火做饭。
  闫志文的宿舍在七楼,格局与其他房间并无不同,但A、B两间卧室各只住了一人,空间比较富裕。
  来莫斯科几年,闫志文攒下了不少家当,沙发、电脑、电视、录像机、书橱,把一间小屋塞的满满当当。不仅如此,地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厨房里有冰箱,厕所里有洗衣机,随便哪件家用电器都让一穷二白的胡易和李宝庆十分羡慕。

  其实闫志文原本有个印度同屋,但二人颇为不合:印度人埋怨他炒菜油烟重,闫志文指责他咖喱气味浓;印度人讨厌他多喝几杯就耍酒疯,闫志文嫌弃他上厕所不用卫生纸。
  “不用卫生纸?那……怎么擦呀?”胡易和李宝庆第一次听说这种事儿,都倍感稀罕。
  “用手。”闫志文把左手伸到他们面前晃了晃。
  “噫!太他妈的恶心了。”俩人不约而同的一皱眉。
  “当然还要用水配合冲洗啦,印度人都喜欢在厕所里搁个瓶子,就是上完厕所洗屁股用的。”
  “靠!他们也不嫌脏!”胡易大笑几声,用手在鼻子前使劲扇乎两下,满脸臭不可闻的表情。
  闫志文眨巴两下眼,沉吟道:“我以前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想想,用水洗应该比卫生纸擦的更干净吧?”
  胡易和李宝庆面面相觑,感觉他说的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尝试的。

  闫志文和印度人同住了一年,没少为生活习惯等方面的琐事发生口角。有一次他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宿舍,恰巧印度人和两个朋友在屋里聊天,闫志文嫌他们嗓门太大,便借着酒劲骂了几句。
  印度人不甘示弱,冲上去和闫志文对骂。双方激动之余互相推搡了几下,终于动起手来。
  那时闫志文年方十九,身强体壮,脾气生猛,一副愣头青做派,来莫斯科后还利用业余时间练习跆拳道,平日看见印度人就手脚发痒,早就想找茬干一架。不过对方毕竟是三个人,他又喝的东倒西歪,因此虽然气势盛的很,实际上却没占到什么便宜。
  好在另一间屋子两个中国人闻声过来连劝带吓的挡住印度人,勉强平息了事态。闫志文表面上与印度人握手和好,心里可是老大不情愿,第二天睡醒后越想越气,忽然坏水一冒,跑到厕所把半瓶风油精倒进了印度人的水瓶。
  印度人那天上完厕所后便一直趴在床上呻吟,走路像鸭子一样狠狠撇着两条腿,却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所导致。闫志文心中大乐,他箱子里一共存着五瓶风油精,自己一点没留,都隔三差五倒进了印度人的瓶子。

  耿直的印度人毫无头绪,只奇怪丨肛丨门为何不时出现状况,阵阵火辣之中伴着丝丝清凉,犹如抹了芥末一般。
  起初他怀疑是饮食出了问题,后来偶然发现厕所中那股若有若无的刺鼻气味竟是从自己的宝贝瓶子里散发出来的,这才开始意识到有人捣鬼,于是勃然大怒跑去跟闫志文对质,闫志文却乐呵呵的矢口否认,印度人拿不出证据,只得恨恨吃下了哑巴亏。
  从此同屋之间彻底反目,后来他们又因其他琐事爆发过几次冲突,印度人心知跟这个家伙住在一起不会有消停日子,没过几天便收拾东西搬去其他房间了。宿舍管理员对个中情由不甚了解,但知道这个中国人不太好对付,便也不来干涉。
  闫志文十分开心,趁机找到管理员打点一番,从此便包下这间屋子,逍遥快活的住起了单间。如今他的脾气性格已有所收敛,不再像以前那样毛楞,但每次说起风油精智斗印度人的故事还是十分得意。
  住在闫志文隔壁房间的卢涛是湖北人,高中毕业参军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退伍后深感自己文化水平有欠缺,于是经人联系来到莫斯科接受高等教育。曾经跟他一起帮闫志文对付印度人的那位同屋毕业后已经搬出了学校宿舍,偶尔还会回来看看他们。
  卢涛个头不高,身板挺拔,两只小眼睛炯炯有神,平日里少言寡语,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性子却很随和。闫志文常常拿他的身高开涮,他也从不介意,顶多淡淡的说一句:“像你一样长那么大个子有什么好,浪费粮食浪费布料。”
  作为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几名中国老生,闫志文和卢涛都是热心肠,经常帮助新来的中国人处理各种困难与纠纷。胡易和李宝庆很喜欢这两位老大哥,觉得他们性格直爽,从不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才时不时的买菜来他们屋里吃饭,吃完便一起挤在沙发上看录像带。

  那年头国内城市家庭流行看VCD,但对初到异国的穷学生们来说,添置电视机等电器实在太过奢侈,平日里的消遣方式主要以打牌和侃大山为主,偶尔看看录像绝对算是极大的享受。
  闫志文屋里只有四盘录像带:《九品芝麻官》、《中南海保镖》还有《大话西游》上下集,胡易和李宝庆每次去都是看这几部,已经把台词记得分毫不差了。
  周五晚上,俩人买了一只鸡来到闫志文宿舍,吃完饭后继续看《中南海保镖》里的李连杰耍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