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14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不听!我什么都不听!”李宝庆百无聊赖的坐在地毯上,背靠沙发说着钟丽缇的台词:“我要出去玩!我现在就要出去玩!”
  胡易学着李连杰的口吻:“去玩吧!去玩个够!”
  俩人傻笑了一会儿,胡易忽然扭头对闫志文道:“闫哥,我们来莫斯科这么久了,还没出去玩过呢,明天带我们出去逛逛吧!”
  李宝庆忙跟着点头附和:“是啊闫哥,我们这些日子除了上课就是出门买菜,无聊死了。”

  闫志文大概最近也有些憋闷,仰着脖子盘算了一会儿:“行,不过明天我有事,等星期天和卢涛一起带你们去市中心转转。”
  周六下午,胡易一个人出门,准备去兑换些卢布,顺便理个发。
  在莫斯科,街头巷尾随处可以见到大大小小的外币兑换处,换钱是件很方便、也很普通的事情。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一度出现了近乎疯狂的通货膨胀,消费品价格暴涨,一个面包动辄几千卢布,购买大件物品甚至要用麻袋和汽车装运钞票。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98年新版卢布发行后才得以缓解,没想到事不凑巧,紧接着又赶上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诸多内外因素促使刚刚恢复正常的卢布汇率一路狂跌,至今仍然无法保持稳定,直接导致人们对卢布严重缺乏信心。
  如今卢布虽然是俄罗斯唯一的法定流通货币,但许多商品实际是以美元计价的,市场价格会随着汇率不时变化。以大学为例,学费是用美元标价的,但学校不能直接收取美元,只能根据当日中央银行的挂牌汇率接受等值卢布。在汇率波动剧烈的时期,同等美元金额的学费隔一天缴纳便会产生数百卢布的价格差异。
  正是由于这种情况的存在,那里的人们往往倾向于持有美元。外国人更是如此,平时只在身边留少量卢布应急,待需要大笔花用时再去兑换,以避免无谓的汇兑损失。
  胡易用五十美元换了大约一千四百卢布,然后来到学校和宿舍之间那个居民小区,随便采买了些奶酪和火腿。他刚到莫斯科时过得精打细算,看什么都觉得贵,买东西总要换算成人民币衡量对比一下,后来便渐渐习惯了用卢布计价,花钱也不会再觉得心疼了。

  这是物价和货币面值共同对消费心态产生的微妙影响。胡易高中时一个月零花钱也不过一百多块人民币,除了吃饭,还要偷偷挤出来一些买烟、玩游戏,日子过得颇为清苦,往往一两块钱便能凑合着打发一顿饭。现在钱包里随随便便就装着一两千卢布,即便明知汇率就摆在那里,心中却也对钞票上的数字渐渐不那么敏感了。
  尽管如此,但当胡易走进小区内那家看起来很新潮的理发店时,还是感到一阵的肉疼。他在国内理发一般只要五块十块,这家店却要三百卢布,接近一百块人民币。
  算了,比上次买的西瓜便宜点,应该还算公道。胡易安慰着自己,平稳心绪坐到理发椅上。
  打扮时髦的俄罗斯大姐笑眯眯的走过来站在他身后:“你好,想怎么剪?”
  胡易伸手在头上比划几下:“短,我要短的。”上次理发还是在从家里出发去北京之前,现在他的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脑后的头发盖过了脖子,实在有些不像样了。
  大姐将一只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拨了拨他的头发,若有所思的沉吟片刻:“你头发很好,不过发型太糟糕了,与你的相貌气质不搭配。要不要换个造型?”
  胡易听不太懂她的话,只知道她还是在问与头发有关的问题,便随意点头道:“短,只要短就可以。”
  “没问题。”大姐下手很利索,没费多大功夫便用推子搞定了大部分工作,接着拿起剪刀开始精心雕琢他的鬓角和刘海。
  胡易盯着镜子看了半天,感觉她手法说不出的怪异,忍不住哂笑道:“这,这是?您这是干什么呐?”

  大姐专心致志的挥舞着剪刀,嘴里叽里咕噜道:“别说话,我来给你换一个帅气的新发型,你只需要乖乖等着就好了。”
  胡易半懂不懂,反正已经剪了一半,总不能起身便走,又苦于无法沟通,只能抿嘴看着。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把眼一闭,任由大姐随意发挥。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大姐总算收工了。胡易颤抖着睁开眼睛一看,曾经自认为帅气的偏分发型变的傻帽至极,也说不清是蘑菇头还是锅盖头,脑袋顶上如同扣了一顶薄皮钢盔,无比圆润。
  这倒是小事儿,更离谱的是前额的刘海居然被剪成了斑马线状的齐眉穗,一道隔一道,整整齐齐、方方正正的贴在额头上,远远看去脑门上好似挂着猪八戒的九齿钉耙。
  再侧头看两侧鬓角,也被修成了规规矩矩的长方形,整个人就像二傻子一样。

  “怎么样?喜欢吗?”大姐弯腰贴在胡易身边与他一起深情望向镜子,脸上充满喜悦,像是在欣赏自己刚刚完成的一件艺术品。
  胡易哆哆嗦嗦的盯着镜子里比八两金还要蠢上三分的自己,颤声说道:“不…不乐呵!”
  大姐俏脸一沉:“为什么不乐呵?多帅啊!”
  胡易恼道:“不乐呵就是…就是不乐呵!一点都不帅!”说着起身抓起一把梳子想要恢复偏分,怎奈头发已经剪成了型,一梳之下更是变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
  “不行!不要乱动!坐下!”大姐看到这外行人竟然要打碎自己的艺术品,歇斯底里的伸手将胡易按回椅子里,一边整理他的头发一边痛心疾首的责备道:“你肤浅!完全不懂时尚!这是现在最流行的发型!年轻人都喜欢!”
  “这个,不好!不要!”胡易挣扎着指向自己额头的齐眉穗。
  “没门儿!这是整个发型的灵魂!”大姐表情狰狞,坚持着自己对艺术的诠释。

  胡易无力抵抗,眼睁睁看着大姐重新把自己的刘海一绺一绺捏成斑马线,直气得欲哭无泪,扔下三百卢布落荒而逃,一路掩面疾走回到宿舍,连头都没敢抬一下。
  刚一脚迈进大门,李宝庆的怒吼便从卧室传了出来:“日你舅子啊!我这张卡里还剩八十多分钟,你一次全打完了?!”
  胡易一怔,就听彭松若无其事的答道:“嗨,给女朋友打电话嘛,一不小心聊过头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还有下次?!”李宝庆指着彭松的鼻子想要说几句难听的,胡易推门走了进来:“怎么了?吵吵啥呢?”

  李宝庆头也没回的举起手里的国际电话卡,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说有急事借我国际电话卡用一下,没想到一打就是一个多小时,把我卡里八十分钟全都打没了,还腆着脸跑来把空卡还给我!”
  胡易一脸嫌恶的看向彭松,见他垂着脑袋不吱声,便扭头对李宝庆冷笑道:“活该,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谁让你愿意借呢。”
  李宝庆没好气的白了胡易一眼,正要开口,却愣住了,盯着胡易的脑袋看了半晌,失声笑道:“我靠?!你头发咋了?谁给你剪的?咱找他去,让他赔钱!”
  彭松抬起头看向胡易,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越笑越爽朗,简直一发不可收,后来竟笑出了猪叫声,浑然已经把李宝庆电话卡的事儿抛到了脑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