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15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我…这个,你不懂,这叫俄罗斯时尚。明天咱们要去市中心,所以我特意弄了个本地人民喜闻乐见的发型,入乡随俗嘛。”胡易装模作样的冲李宝庆甩甩头发,接着板起脸对彭松道:“你笑个屁啊!?”

  彭松从他俩住进来的第一天便看出李宝庆这人比较好说话,因此无论蹭饭还是借电话卡都只找李宝庆,对胡易却是有点怕。此时看他面色不善,忙敛起笑容,讪讪的吐了下舌头。
  胡易见彭松不言语,刚好趁机发泄一下自己在理发店积压的火气:“你自己的电话卡呢?为什么要用宝庆的?”
  “我的卡刚好用完了,想找闫哥买,他说明天才能有货。我怕女朋友等得着急,只好借宝庆的嘛。”彭松腰板笔直,回答的理直气壮。
  胡易不依不饶:“这国际电话一分钟好几块钱,你打个五分钟十分钟的也就差不多了,至于聊八十分钟吗?你女朋友在电话那头生孩子吗?”
  “我,我……”彭松恳切的看看李宝庆,又看看胡易,动容道:“难道你们不明白吗?女人,是需要花时间陪伴的,我现在没办法亲自守护在她身边,每天打电话陪她聊天哄她开心也是应该做的嘛。”
  “你每天都往国内打电话?”胡易翘起二郎腿眯了眯眼:“这可真稀奇,你他娘的既然要花时间陪女人,何必跑到俄罗斯来呢?在国内呆着天天腻歪在一起不好吗?”
  彭松稍一犹豫,昂然道:“男子汉大丈夫,理应…理应以学业为重,先立业后成家。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暂时的别离是为了将来能给她更好的生活,怎能贪图一时之温存而葬送前程呢?”
  胡易和李宝庆没想到他居然整出这么一套词儿,都听的呆了。彭松悠悠长叹一声,满脸柔情的仰头看看天花板:“作为一个男人,为了能在异国他乡多多陪伴心爱的女人、给予她充分的关怀与爱护,自己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每天省吃俭用,就是为了省下钱来给她打电话啊!”
  胡易啐了一口:“呸!你省吃俭用?全省到我们头上了!咱们都是不挣钱的穷学生,你天天在我们身上抠唆那几个电话费,有意思吗?”
  彭松涨红了脸,咬着嘴唇小声吭哧道:“我…我寻思咱们都是中国人,互相帮助一下也是应该的嘛。”
  “我操!”胡易气的笑了出来,伸手在自己大腿上一拍,端详了彭松几眼,嗤笑道:“算了,就凭你这条件,找个女朋友估计也挺不容易的。你继续省吃俭用吧,不过以后少来打我们的主意。记住了,别给脸不要脸。”

  彭松脸又是一红,不知该如何答对。李宝庆见他这副窘样,心中有些不忍,走过来打圆场道:“好啦好啦,也不是多大的事儿。邻里邻居的,今后要是碰上困难就吱声,我们肯定不会袖手旁观,但你平时也要注意点,别太过分。你说对吧,老胡?”
  胡易哼了一声,起身去桌前取出书本开始写作业。彭松不情不愿的点点头,刚往自己屋走了两步,又转回身来满脸堆欢的看着李宝庆:“你们明天要去市中心玩?带我一起去吧!”
  星期天上午,胡易、李宝庆和于菲菲等一批新来的预科生尽数在宿舍楼下集合,像去秋游的学生一样跟在闫志文和卢涛身后向地铁站进发,胡易的新发型自然而然成了大家的话题焦点。
  “瞧你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这发型值三百卢布。”胡易仰脸看着天,自我解嘲道:“你们谁理过这么贵的发?”
  闫志文拍着他后脑勺一阵狂笑:“你个傻子,以后别去老毛子的理发店。贵的要死,丑的要命。”
  胡易仔细整理了一下额头上的几道门帘子,纳闷道:“那,你们平时去哪儿理发?”

  一直没对胡易发型发表意见的卢涛答道:“我一般在大市场理发,你们没必要跑那么远,周围的中国楼、越南楼、韩国楼,只要是有亚洲人聚居的地方都能理发,最多一百卢布就能搞定,而且手艺都很不错,比较符合咱们的发型审美。”
  “才一百卢布?”胡易对自己昨天的高消费感到阵阵肉疼,硬着头皮讪讪一笑:“我这发型其实还不错,你们暂时看不习惯而已。毕竟把头发剪成这样也挺费工夫的,一分钱一分货嘛。”
  “对!对!”众人纷纷哄笑:“剪这么贵的头,说明你是贵族!贵族的发型自然与众不同!”
  一边走一边聊,很快便到了地铁站,预科生们这些日子偶尔也会坐地铁出行,但一般只在附近几站活动,很少去市中心。

  与城市周边新扩展的站点不同,莫斯科环线之内的地铁站大都修建于二战前后的几十年间,不仅承担着其本身的交通运输功能,还在很大程度上展示了苏维埃共和国的强盛国力。尤其是那些枢纽站点,内部高大宽广、富丽堂皇,宛如连绵的地下宫殿一般,令人乍舌。
  和美轮美奂的车站相比,莫斯科的地铁车辆大都十分陈旧,虽然运行速度很快,但噪音大的让人难以忍受,一旦开动起来,面对面说话也要扯着嗓子喊。大家初到莫斯科时纷纷感叹俄罗斯人坐地铁时喜欢看书,后来才明白在运行的车厢中聊天绝对是个力气活,还是看书比较安逸。
  进入环线以内,各站的人流逐渐密集起来。复杂的地铁通道好似迷宫,若不是闫志文和卢涛在前面带路,胡易等人早就转迷糊了。
  转车时,他们注意到站台上有十几个身着军装、腰系武装皮带的年轻人整整齐齐排成两排,十分显眼,每人身上还挎着一个绿色军用小书包,待列车停稳便两人一组分头跟在乘客身后登上了各节车厢。
  彭松眨巴两下眼睛:“咦?俄罗斯军队这么穷吗?当兵的出门都集体坐地铁?怎么还分开上车?”

  闫志文扭头望望,漫不经心的答道:“唔,前几天绿线列车内发现了丨炸丨弹,所以最近加大了反恐执勤力度。你们没发现地铁站里经常有丨警丨察溜达吗?这些军人估计是临时调过来上车检查的。”
  “炸,丨炸丨弹?”彭松脸色一变,身边几人也慌忙四下张望:“在地铁车厢里?”
  闫志文似乎很享受看到这些新生一惊一乍的样子,装作若无其事的随口答道:“是啊,好在及时被发现了,没炸。但据说检测到了放射性物质,整条绿线为此停运了好几个小时。”
  车门关闭,列车晃了一下,缓缓启动。胡易不安的盯着车厢内缓步巡视的的两个军人:“他们是不是得到了什么线索?难道这车上被人放了丨炸丨弹?”
  “那不会,如果有确切消息肯定会停车疏散乘客的。这些人应该只是上来例行检查,主要是为了威慑恐怖分子。”闫志文神秘一笑:“知道他们身后背的小包里面是什么吗?”
  “不知道。”几个人一起摇头。
  闫志文双手抱在胸前,微微扬起下巴:“你们玩过CS吗?”
  “玩过。”几个男生又一起点头。那时候电脑游戏《反恐精英》刚刚开始风靡全球,胡易在国内多多少少了解过一点,来到这里后在学校网吧常见俄罗斯人吆吆喝喝的互相厮杀,他也亲自尝试过几次,对游戏内容还算比较熟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