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19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俄语则大不相同,词汇量固然也很重要,但如果不遵守语法规则,一味胡乱堆词儿,不仅让人听不明白,还很容易引发严重的歧义。
  学习俄语最先要掌握的就是那些纷乱的基础语法:动词变位、名词变格,结合不同人称、不同时态,再加上各种稀奇古怪的特殊用法,可以说是变幻莫测,令初学者毫无头绪。具体到他们三人身上,则又呈现出不同的状态。

  于菲菲从小就是好学生,多年来养成的良好学习习惯使她具备很强的自学能力,每天下课写完作业都会主动复习当天所学,再尝试预习后面的内容。
  虽然刚开始略感吃力,但她学习十分刻苦,同屋的达姆又是优秀的公派留学生,两人在宿舍用俄语交流,共同学习、共同进步,于菲菲不仅很快赶上了班里的教学进度,而且已经具备了较强的课堂沟通交流能力。
  或许是运动神经过于发达的原因,李宝庆的大脑语言中枢明显弱于常人,以前小学中学写作文有如便秘,英语更是及格都难,现在学俄语简直是要了他的小命,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
  正所谓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如今李宝庆上课时只能跟老师大眼瞪小眼,一个多月来所学十分有限。回到宿舍又整日跟胡易等中国同胞混在一起,很少有机会使用俄语交谈,买东西就站在柜台前指指点点,结账时的价格是断然听不明白的,只能劳烦对方把数字按在计算器上。
  而胡易多少具备一点语言天赋,虽然高中学业几近荒废,但小学初中打下的英语基础还算马马虎虎,各种与学习无关的爱好也帮助他培养了不错的语言逻辑能力和语感,眼下情况比李宝庆要强着一大截。即便刚开始在课堂上听的半懂不懂,但至少可以尽量理解语法规则的主旨,也能勉强跟上老师的思路。
  可惜语感这种东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胡易很难用自己抽象的心得去帮助资质愚钝的李宝庆,只能靠于菲菲用书本上的规则逼他硬记。
  从那天起,于菲菲时常应邀来辅导李宝庆,胡易偶尔也在旁边顺便听听,巩固一下自己的理解和记忆。于菲菲很有责任心,也具备帮助差生补课的丰富经验,奈何李宝庆天资太差,总是不得要领,搞的她束手无策。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马上就到年底了,李宝庆的学习稍见起色,胡易这个旁听的反倒消化了不少课堂上的难点重点,俄语水平大有长进,与人沟通时显得颇为自信。出门兜里揣着本袖珍俄汉词典,比比划划的也能跟人简单聊上几句,起码上课和购物不成问题。
  不过胡易并没有得意太久,年底新开的经济学相关课程需要用到大量数学知识,这下轮到他跟老师大眼瞪小眼了。虽然初中的代数几何学的还算扎实,但高中数学对他来说就是一片空白,用中文讲都听不明白,俄语授课更是如同天书一般。
  这件事对胡易打击很大,理科学习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必须有完整的基础才能继续,像他这种混子想要在短期内通过自学补全高中数学知识无异于痴人说梦。而于菲菲现在也被新课程所累,很难腾出精力来帮他,何况数学可不像俄语语法那样三言两语就能点拨明白。
  胡易一筹莫展,埋怨高中时没好好学习已经太晚了,只能怪自己当初来上学前没有考虑清楚:“他奶奶的,我只知道工程系需要学数学,还特意避开了,没想到经济系也得学这破玩意儿。”

  “经济怎么离得开数学呢?你啊,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李宝庆说的语重心长。胡易学习很差,各种闲书却没少看,乱七八糟的知识装了一肚子,有空就显摆一下,顺便嘲笑李宝庆没文化。现在李宝庆终于逮住了反呛的机会,自然要狠狠讥讽他几句。
  “滚。”胡易的回应简单直接。
  李宝庆嘻嘻一笑:“嗨,其实我比你强不了多少,那些公式和符号倒是差不多能认全,但老师说话我可听不明白。”
  胡易坐在桌上,脚踩椅子点了颗烟,叹气道:“你还笑的出来?这才预科上学期,老师讲课就听不懂了,过些日子就是期末考试,怎么办?”
  一句话说的李宝庆也惆怅起来,盯着胡易脚下的椅子发了半天呆,喃喃道:“唉,也不光咱俩,我看大半中国同学都学的很吃力,就连菲菲也不轻松。”说着他从床上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对了,涛哥说过些日子带咱们去大市场转转。”
  胡易心烦意乱的摆摆手:“大市场?据说那地方又脏又乱,有啥好玩的?”
  “大市场不是有很多国内特产吗?咱坐火车带来的那些干货和调料快吃完了,下周新年,紧接着就是春节,我想去采购一些东西储备下。对了,再买瓶老干妈。”
  “老干妈?那倒可以来一瓶。你跟他去吧,买了东西回来咱俩对半摊钱。”
  “你不去吗?”李宝庆咽了咽口水:“听说大市场早晨有炸油条的。”
  “油条?!真的?”胡易两眼顿时放出光芒,瞬时间把听不懂课的烦恼统统抛到了脑后:“好好,我也去!”
  自从上个月巴音和柿饼脸血淋淋的出现在宿舍之后,玛季的外国学生出门时格外警觉,平日很少去太远或太偏僻的地方。
  从地铁图上看,玛季位于莫斯科西北方,而大市场在东北方,坐地铁要十几站。胡易本不愿意跑去那么远的地方,但油条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北方人爱吃油条,自打记事儿起,胡易家每周的早餐至少有一半是油条豆浆,油条的味道已经成了他从小到大难以磨灭的口腹记忆。
  自从到了莫斯科,学校食堂午餐离不开羊肉胡萝卜炒饭配土豆泥加甜菜汤,回到宿舍基本靠面包牛奶方便面填肚子,虽然大家也时不时自己动手做些中餐家常菜,但像油条豆浆这样的风味特色食品是断然吃不到的。
  两个多月下来,馋坏了这帮中国学生。现在听说大市场竟然能吃到油条,一个个有如馋虫上身,天天盼着能赶紧大饱口福。可是大市场距离学校太远,内部各个区域星罗棋布,数千个摊位杂乱无章,如同一座小城市一般,若没有老学生领着,他们是必定要迷路的。
  转眼又是两周过去,新年假期刚刚结束,卢涛终于下了通知:“周六带你们去大市场,早上五点半准时集合出发。”
  “五点半?!”胡易愣道:“天还没亮呢!”
  “市场的人都是早早吃完饭开工,去晚些油条就没了。”卢涛解释道:“我们上班也都是一大早出门,路上要一个多小时呢。”
  一月份的莫斯科,白天转瞬即过,黑夜格外漫长。下午四点天就黑透了,早上八点多出门上课还要披星戴月的走夜路,凌晨五点半绝对算得上是地地道道的三更半夜。
  前些天那些哭着喊着要去吃油条的学生们听说五点半就要出发,纷纷表示下次再说,真正跟着去的没几个。胡易和李宝庆也有点犯难,但一想到香喷喷的油条,还是挣扎着准时爬了起来。
  意外的是彭松起的比他们还早,在他俩睡眼惺忪洗漱时便急不可耐的穿戴整齐等在门口,满脸兴奋之色。他现在算是粘上了胡易和李宝庆,无论二人走到哪儿都要跟着,虽然胡易常常不给他好脸色,但李宝庆大多数时候还是比较和善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