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20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卢涛时间观念很强,五点半刚到便和闫志文出现在了一楼大厅。其他人也没磨蹭太久,大家迅速集合完毕,缩着身子走进了夜色之中。
  眼下莫斯科已经进入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半夜凌晨又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户外气温大概在零下二十多度。
  大家伙穿的都很厚实,彭松更是把自己裹的像个球一样,线衣绒衣保暖衣,秋裤毛裤牛仔裤,手套帽子皮棉靴,身上再套一件厚厚的长羽绒服,围巾绕几圈挡住脖子和脸,只留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昨晚下了一夜雪,这会儿刚有要停的意思。夜空中乌云逐渐散去,厚厚的积雪反射着朦胧的月光,路灯下隐约可以看到雪花夹在风中飞舞,别有一番冬夜情趣。刚才迷迷瞪瞪似醒非醒的几人被冷风一吹,立刻不困了,咯吱咯吱的踩着积雪快步走向地铁站。

  胡易以前在书上看过,莫斯科的严寒曾让拿破仑的征讨大军一夜之间冻毙无数,也曾帮助过苏联红军击退德国侵略者。故事写的固然热闹,轮到自己亲身体会就没那么好受了,他穿的不是很厚,刚从宿舍楼走到马路上便感觉手脚已经被冻透,寒气从脚底钻进了裤子,两条小腿冰凉冰凉的。
  “靠,这么冷。”胡易嘀咕一句,加快了脚步。扭头一看,彭松两条小短腿紧着来回倒腾,嘴里不停念叨:“太冷了,太冷了,冻死我了。”
  胡易鄙夷道:“你穿这么多还怕冷?”
  彭松使劲抽了两下鼻子,大棉手套指向自己挂着冰碴子的眼睫毛和眉毛,牙关不停打颤:“冻眼睛啊,眼珠子好疼。”
  几人脚下加紧,连跑带颠进了地铁站,一股暖意扑面而来。莫斯科的冬天就是这样,在室外站两分钟就会被冻透,但只要随便找个小屋往里一钻,很快又能暖和过来。
  身子一热乎,困意便随即袭来,早上的地铁里没什么人,胡易和闫志文闲聊两句,打个哈欠闭上眼睛,一路睡到了站。
  卢涛打工的地方位于莫斯科东北部的伊兹玛伊洛瓦地区,是当时莫斯科最大的商品集散市场,市场里的摊位大都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集装箱,所以通常被叫作集装箱市场。中国人也会根据地名谐音称其为“一只蚂蚁市场”或“蚂蚁市场”。
  蚂蚁市场很大,内部分成许多不同区域,大量来自各个国家的商人在此经营店铺,其中华人占了相当大比例。

  早上七点,天色还是黑咕隆咚的,市场间道路上已经有不少人,或不声不响拉着货行色匆匆,或三五成群抽着烟低声聊天。他们口音混杂,有似是而非的俄语、叽叽喳喳的越南话、各种听不懂的其他外语、还有五花八门的中文方言。
  卢涛带着他们在小路中兜兜转转,来到一片相对较为开阔的生活区,直奔一间圆木搭成的尖顶小屋。刚一开门,胡易几人立刻闻到满鼻子久违的香味,几乎是热泪盈眶的冲了进去,掏出大把卢布准备好好吃一顿。
  这家店是中国人开的,各种国内小吃的确不少。除了油条豆浆之外,还有油炸糕、麻团、打卤面、小笼包等等。虽然手艺只能算马马虎虎,但毕竟是久未品尝的家乡味道,几个人把店里的东西几乎点了个遍,围在一张大桌边狼吞虎咽起来。
  “好吃,还是油条香!”李宝庆嘴里塞的满满的,愤愤嘟囔道:“老毛子天天早上除了白面包就是黑面包,屁味儿都没有。”
  胡易咽下一个包子,又抓起一块油炸糕,舔舔嘴唇道:“黑面包还是有味儿的,一股酸煎饼味儿。”
  其余人笑笑,都不说话,只是闷头一个劲儿猛塞。大家吃了个人均十成饱,心满意足的窝在店里摸着肚子谈天说地,直到天色蒙蒙亮才恋恋不舍的排着队走出门。
  外面比刚才稍微热闹了一些,行人和拖车在市场间不断往来穿梭,有些道路中间的积雪已经被踩成了稀泥。这群人来的时候又冷又困,吃过饭又抖擞起了精神,兴致勃勃的跟在卢涛和闫志文身旁,边走边向他们打听市场趣闻。
  “这市场上中国货占了一大半,衣服、鞋袜、皮草,基本都是从国内过来的。”卢涛轻巧的躲开地上脏兮兮的雪水,指着道路两侧的集装箱说道:“来这里做生意的中国人很多,打工的更多。卖货的,做苦力的,提供形形色色生活服务的,还有依靠各种合法或不合法手段谋生的,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胡易好奇的随着卢涛的目光四处打量:“嚯,看起来这地方生活还挺方便嘛,就是有点脏,还有点乱。”
  “几千中国人在这里生活工作,当然方便了。”卢涛笑着点点头:“市场就像是座城中村,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生活所需的东西一应俱全。如果你不嫌弃环境差的话,永远住在里面不出来也没问题。”
  大家想象着市场里的生活,七嘴八舌一阵感慨。一个预科生问道:“您在这里上班,一个月能发多少工资?”
  卢涛道:“我主要利用假期来帮老板卖货,平常没课时也会偶尔来帮忙打打零工。大概算下来每个月能拿四五百美元左右。”
  “哇!打零工能挣四五百美元!?”预科生们满眼羡慕。李宝庆激动的一拍巴掌:“比我爸妈的工资加起来都多,三个月就把一年学费挣出来了!涛哥,以后我也要来市场打工,您看行吗?!”
  卢涛哈哈一笑:“市场卖货又不是什么好差事,天天早出晚归很辛苦,危险系数也比较高。何况像这种天气在外面呆一天,用你们北方人的话说,冻的和孙子似的,鼻涕耷拉下来都能结冰,撒尿稍微不利索就会冻住。”
  众人一阵哄笑,李宝庆把两只手抄在袖筒子里,吸了吸鼻子:“嗨,冷点怕什么,能挣钱不比啥都强?”

  卢涛道:“挣钱的路子有的是,未必一定要来市场受这份罪。我以前的同屋叫徐强,他现在做外贸物流方面的工作,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发邮件,每个月能拿一千多美元呢。”
  “每个月一千美元?!我的娘哎,那一年就是…就是…十万块人民币啊!”李宝庆眼前仿佛飘过一沓沓花花绿绿的票子,情不自禁的咧着大嘴傻笑两声,顷刻之间又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位强哥俄语肯定说的很棒吧,就我这水平,唉,怕是来市场打杂都没人要。”
  卢涛答道:“市场卖货其实不需要太好的俄语,只要掌握基础日常对话,能把商品名称、款式、颜色、数量、时间、价格等相关词汇说清楚、听明白就行。”
  胡易接口问道:“涛哥,来市场卖货每个月就能挣四百美元,那老板们得挣多少钱呐?这生意也太好做了吧?”
  “老板挣得自然多啦,不过这几年跑来经商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虽然利润依旧很高,但生意已经不像前些年那么好做了。一方面是因为俄罗斯海关越来越重视灰色清关问题,手续不全的货物经常会被查扣。另一方面,生意人是来挣钱的,讲究和气生财。但这市场上鱼龙混杂,乱的很,许多人是不讲规矩的,杀人越货的事儿也常发生。比如前段时间就有个南方老板大白天死在自己的集装箱里,钱都被抢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