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22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卢涛充耳不闻,通过声音判断他们距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但眼看离前方路口越来越近,估计李宝庆二人还没拦到车,心中暗暗着急,就听后面一个光头喊道:“嘿!你是中国人?”
  卢涛装作没听见,另一人说:“不,他太矮了,应该是越南人。”
  “有区别吗?反正都像小瘦猴一样。”
  “没错!哈哈哈哈哈!”
  挑衅声不绝于耳,卢涛控制着自己的脚步,既不能走太快,也不敢让他们过于接近。正为难间,忽见前方有条小巷,卢涛信步拐了进去,走到一半才发现是条死路。转身急往外退时,那六个光头已迎面走了过来。
  卢涛心一沉,站定了脚步。巷子不算太窄,对方六个人扇子面散开堵住了去路,其中一个小头头模样的人向他走来,一边走一边狞笑道:“哈,越南佬,逃不掉了。”
  拿球棍的瘦高个迷彩裤似乎十分兴奋,跟在小头头旁边像只大虾米似的扭动着腰只,将棒球棍在空中用力虚挥两下,神采飞扬的冲卢涛露出一口龅牙:“新买的棍子,正好拿这个小猴子练习一下!”
  “狗娘养的。”卢涛冷冷骂了一句,将手中酒瓶在墙上磕碎,握着半截玻璃瓶子向那小头头虚指一下,逼停了他的脚步。二人稍稍对峙片刻,卢涛小臂疾抖,将瓶子甩手掷向他身边的瘦高个迷彩裤。
  瘦高个反应也算极快,虽然距离卢涛只不到三米距离,还是迅速抬起胳膊挡住了那半截酒瓶。
  卢涛趁他们一起看向瘦高个的功夫,箭步扑向旁边一个空手的小个子光头。他已经在刚才的几秒钟内对形势做出了判断:自己个头太矮,对付那几个身高臂长的肯定不占优势,所以决定先从好对付的下手,多打倒一个,脱身就容易一分。
  俄罗斯光头党之所以令许多人谈之色变,无非是因为他们人多势众、身强体壮、心黑手狠。那些天天在街上瞎晃的光头党基本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小青年,他们喜欢攻击落单的外国人,动手时往往一拥而上、以多打少,轻易不会遇到像样的抵抗。因此其中大部分人只是一味好勇斗狠,鲜有像样的实战经验,更谈不上什么格斗技巧。
  那小个子见卢涛向自己扑来,后撤半步抡拳就打。卢涛在他拳头将到未到之时迅捷的侧身下腰躲过,同时右手直拳向斜上方挥出,狠狠打在小个子的下巴上。
  他满以为能一拳放倒对方,没料到那小个子身体强健,只是被打的一懵,瞪大眼睛愣愣盯着卢涛。卢涛立刻左右开弓又是两记老拳,左拳击中对方软肋,右拳打在与刚才相同的部位。小个子一声闷哼,倒退两步软软躺倒在地。

  这几下干净利索,另外几人都没来得及上手帮忙,待反应过来时,小个子已经失去知觉了。他身边另一个五大三粗的光头又惊又怒,放开缠在手上的一条拇指粗的铁链子,大骂着扬起手臂向卢涛抽落。
  卢涛趁铁链尚在空中,快速前踏一步伸左臂架住他下落的的胳膊,顺势猛的翻转下压,将那条胳膊紧紧别在自己腋下,紧接着身子用力一错,想要反关节拗脱他的手臂。
  这本是一击制敌的招数,但那光头臂膀粗壮,衣服穿的又厚,卢涛的身材和力气都比对方差了许多,夹住他的胳膊已经十分吃力,这一拗竟没能达到预期效果。
  那光头疼的一仰脖子,脸上抽搐两下,胳膊已动弹不得,却兀自握着铁链猛甩手腕。好在他胳膊被制,手上已失去劲力,卢涛穿的也足够厚实,铁链有气无力的抽在后背上并不觉多么疼痛。
  尽管铁链上没什么力道,但他这么一阵乱甩,反倒使得其余几个同伴一时难以靠近。卢涛握紧右拳在他脸上猛击几下,那人鼻子登时冒出血来。
  这家伙比刚才的小个子还要抗揍,硬生生挨了几下,气势丝毫不馁,不过手中的铁链子终于落在了地上。旁边立刻冲上来两个光头,高声叫骂着在卢涛身后拳打脚踢,卢涛硬挺着不躲不闪,心中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要先干掉眼前这家伙再说。

  在卢涛走进死胡同之前,李宝庆和彭松已经先后转过街角,站在路边焦急万分的挥手拦车。
  莫斯科正规出租车数量不多,而且收费极高,平时主要在高档酒店和机场拉活,几乎从不在街上揽客。在这里,伸手能拦到的基本都是私家车,打车是一种互助行为,司机愿意拉客便停下来问一句,顺路就捎着,价格双方商量着来。大多数司机载客只是挣个辛苦费,有些人甚至不收钱,当然也有一部分人专门以此为生。
  连续十几辆车都没有停下的意思,李宝庆心中火急火燎。终于,一辆破破烂烂的老式拉达减速停在了路边,司机问清要去的地方,招呼他们上车。
  彭松一把拉开后排车门钻了进去,李宝庆回头呼喊两声,不见卢涛过来,也听不到有人答应。他对彭松说了句“我去叫涛哥”,匆匆便向回走。
  不料刚走出几步,那辆老爷车轰了一脚油门,竟然一溜烟开走了。李宝庆又惊又怒,回头冲着车子远去的方向喊道:“哎!哎…他妈的……”正不知所措间,突然听到不远处小巷中传来玻璃破碎声和俄语叫骂声,忙反身跑了过去。
  一口气冲进巷口,面前一左一右站着两人,一个是那小头头模样的光头,另一个是瘦高个迷彩裤。李宝庆急忙停步,见不远处有个光头直挺挺躺在雪地上,另一人被卢涛夹着胳膊挟在身边胖揍,眼见神情已经有些恍惚了。旁边还有两个光头正怪叫着追打卢涛,但此处空间狭小,二人大概是怕误伤同伴,因此显的有些放不开手脚。
  李宝庆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愤怒,见那小头头扭回脸恶狠狠的瞪着自己,只好鼓足勇气迎着他走过去,大声喊道:“你们,你们干……”

  一句话还未说完,旁边的瘦高个猛一侧身,呲出满嘴龅牙狞笑着抡起了手中的球棒。李宝庆惊慌之下急忙退步向后闪避,不料脚在冰雪中一滑,没来得及躲开,左脸颊结结实实挨了狠狠一击。
  刹那间,李宝庆眼前金光万道,仿佛灿烂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直射在他脸上。紧接着他两眼一黑,脚底下轻飘飘的有如腾云驾雾一般,整个身子像被定向爆破的高楼似的斜斜倒下,重重趴在了雪里。
  左半边脸剧痛难当,脑袋又涨又麻。贴在地上的右颊似乎触到了什么尖锐的物体,先是感到一阵冰凉,紧接着火辣辣的一热,很快又渐渐冷了下来。李宝庆挣扎着想要起身,但只双脚在雪中刨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瘦高个光头刚才抬臂挡开了卢涛扔来的半截酒瓶子,尚自心有余悸,拧过胳膊一看,发现皮衣被玻璃茬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刮痕,随即恶狠狠怒骂一声,握紧球棍想要去打卢涛。
  偏巧正在这时,李宝庆忽然跑进巷子大声质问,瘦高个离他很近,随手用力挥出球棍,不偏不倚打在他脸上。
  眼见李宝庆跌倒在地不省人事,瘦高个甩甩被震的发麻的双臂,呲着满嘴龅牙对旁边那小头头大笑道:“哇!怎么样?这一击是不是很像专业选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