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24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宝庆吃了一惊,忙爬起来冲到卢涛身边扶住他。卢涛一口气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歇息片刻,微微摆手道:“没事儿,就是有点头晕恶心,你快收拾好东西,我带你去医院缝针。”
  李宝庆见他缓缓直起身子扶着墙站稳,这才放心去捡自己的东西。只见那瓶老干妈辣椒酱斜斜插在雪里,几盒包装精美的香烟被踩的又脏又扁,有些干货和调料包装袋裂开了,香菇和八角洒的满地都是。

  李宝庆慢慢将东西逐一捡起装回塑料袋,忽然心中一阵莫大的委屈,几滴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他伸手使劲抹了一把眼角,低声骂道:“妈了个逼的,他们凭什么欺负人!凭什么!”
  胡易跟着闫志文去电脑市场逛了两个钟头,帮他把新显示器搬回家,又兴致勃勃的跟大家一起玩了半天《大富翁》。
  回屋洗了个澡,写完作业,李宝庆还没回来。胡易心中稍感奇怪,但也没多想,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捧起了自己从国内带来的《三国演义》。
  这一天在外面折腾的不轻快,刚翻了几页便睁不开眼了。胡易把书扔到枕边正准备要睡一会儿,李宝庆推门走了进来。
  “才回来?你们又浪到哪儿…”胡易半坐起身,却见李宝庆左脸又青又肿,右脸贴了一块厚厚的纱布,愕然道:“呀!怎么了你?出啥事儿了?”
  “碰上光头党了。”李宝庆将手中脏兮兮的塑料袋搁到地上,口齿不清的将经过简单描述了一遍,末了轻轻摸着自己右脸说道:“我就挨了一棍子,这半边脸是戳到地上的碎玻璃扎破了。涛哥被打的挺惨,医生说是轻微脑震荡。”

  胡易忙上前去仔细看看他的伤势,忍不住怒道:“光天化日之下,那边到处都是丨警丨察,光头党怎么敢如此无法无天?”
  李宝庆苦笑着摊了摊手:“巧了,我们走了一路,半个丨警丨察都没碰上。”
  “他妈的,就知道在街上要钱喝酒,关键时刻倒找不到人了!”胡易愤愤骂了一句,皱眉问道:“涛哥呢?住院了吗?”
  “没有,医生说回家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

  “我去看看他。”胡易穿上外套走到门口,又回过头看向李宝庆:“彭松呢?他不是跟你们一起走的吗?”
  李宝庆似乎刚想起这码事儿,咬着嘴唇发了会儿呆,猛的起身冲到对面屋子门口,哐哐捶着门吼道:“彭松!开门!”
  乌干达小伙满脸不悦的打开门,正要呵斥几句,看到李宝庆脸上伤不由微微一怔。李宝庆伸手把他扒拉到旁边,几步来到彭松床边,胡易不明就里,尴尬的冲乌干达人笑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彭松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被子正随着他圆滚滚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李宝庆抬腿在他床沿狠狠踹了一脚:“给我起来!你为什么自己偷偷蹿了?!说话啊!为什么急着先跑!你把我俩扔下就是为了回来睡觉?!”
  彭松把半个胖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看到李宝庆的脸便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胡易奇道:“他跑了?就他这荷兰猪身材,居然能跑得掉?”
  李宝庆恨恨的道:“我们好不容易在路边打了辆车,这个王八蛋居然趁我回去找涛哥的功夫偷偷让司机开车,把我俩给扔下了!”
  “什么?!”胡易勃然大怒,伸手将彭松薅着领子从被窝里拖了出来。彭松吓的体如筛糠,两脚在床上一阵乱蹬,缩到墙边颤声道:“我,我,我没有…那司机问了一句话,我没听懂,就回答说‘是’,没想到…没想到他就开车了。”
  “放屁!扯淡!”胡易抬脚摘下一只拖鞋向他狠狠扔了过去:“你他妈的,不会让他停车吗?!你不是俄语说的贼溜吗!”
  彭松没来得及伸手挡,被拖鞋在脸上拍了大半个鞋印,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我…我怕光头党追上来…”

  “妈的!你倒是不怕他俩挨打!你个孬种!”胡易拾起拖鞋攥在手里,冲上去劈头盖脸在彭松脑袋上招呼了几下。
  李宝庆拉住他道:“算了,他就这熊样,你打也没用。”说着冷冷看向彭松:“涛哥的东西呢?你没弄丢吧?”
  “没丢,没丢,在这里呢!”彭松哆嗦着从床头边提起一个塑料袋递给李宝庆。
  李宝庆没接,拽着他的手腕扭头就往外走。彭松以为自己要挨揍,使出吃奶的劲儿扒住床头哭嚎:“我错了!求求你别打我!”
  李宝庆怒道:“打你干什么!你跟我们一起去看看涛哥!给他道歉!”
  三个人来到卢涛的房间,见他端端正正坐在床上,几个中国学生站在一旁长吁短叹,义愤填膺。闫志文叉着腰在屋里踱来踱去,口中念念有词的咒骂着光头党。
  彭松一直低头站在人群外,待其他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怯生生的挪到卢涛身边,像蚊子似的哼哼道:“涛哥,你…你还好吧?没事吧?”
  胡易怒道:“好个屁!你没长眼啊?!这能叫没事吗?”
  卢涛伸手制止了胡易,对彭松道:“我没什么事儿,不用担心。”
  彭松被胡易吼的不敢抬头,低声嗫嚅道:“涛哥,我,我错了。我不该扔下你们自己走。我…我真的错了。”
  卢涛慢慢侧过身子斜靠在床头,忍着伤口的疼痛挤出一个笑容,淡淡的摆了摆手:“没关系,别想太多,这事儿怎么能怪你呢。再说那种情况你去了一样得挨打,能跑掉也是好的。”
  彭松轻轻“嗯”了一声,这才抬起眼皮看向卢涛,见他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永远整整齐齐的短发为了处理伤口而剪掉了一片,显得乱糟糟的;原本秀气的脸庞微微有些肿胀,还贴着几块创可贴。
  彭松心中倍感羞愧,忍不住鼻子一酸,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面说道:“对不起,涛哥,我以后…我以后肯定不会只顾自己了。”

  卢涛笑着点点头,没再接话。又跟胡易和李宝庆聊了几句,他疲惫不堪的挥挥手道:“放心吧,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你们都回去吧。”
  彭松跟在李宝庆身后回到1302,低着头灰溜溜推开自己屋门。胡易低喝一声:“站住!”伸手把他拽到身前:“涛哥不跟你计较,我可得跟你算算账,你小子太不是东西!”
  彭松哆哆嗦嗦的看着胡易:“易易易易哥,是我错了,下次一定不敢了!”
  “下次?!你看看宝庆的脸!看看涛哥身上的伤!都他妈的怪你!”胡易越说越气,忍不住扬起手就要扇他一巴掌。
  李宝庆忙拦住他:“算了,这事儿也不能怪他。反正我俩总算平安回来了,咱们好歹都是同胞,又是同学,没必要为这种事儿伤了和气。”说罢冲彭松挤了挤眼:“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看见你就来气。”
  彭松怯生生的瞄了胡易一眼,见他巴掌没有落下的意思,一转身溜进了自己房间。
  胡易还不想罢休,却被李宝庆硬拖回卧室按在椅子上:“好啦老胡,其实仔细想想,就算他当时不扔下我们,我俩在那种情况下也跑不掉。归根结底不还是光头党闹的嘛,没必要冲他使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