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25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胡易心中一股无名之火撒不出来,没头没脑的指着李宝庆训斥道:“你呀!白长了这么个壮身体!一下子就让人干趴下了,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真是够窝囊的,我都替你憋气!”
  “你这叫站着说话不腰疼,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光头党二话不说就是一棍子,想躲都躲不开。”李宝庆苦笑一声,心有余悸的低声道:“那家伙下手真狠呀,只一下子就把我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他还想用棍子砸我脑袋,幸亏涛哥冲过来救了我,不然……唉……”

  胡易沉默了半晌,恨恨的咬牙道:“妈的,我要是碰上这帮王八蛋,就跟他们拼了!就算死也得拉个垫背的!”
  “行行行,你亡命,你厉害。”李宝庆笑着轻轻按了按脸上的纱布:“吹牛逼归吹牛逼,不过这些光头党可真的太凶了,二话不说就往死里干,和咱以前上中学那会儿打架根本不是一回事,将来万一碰上还是能跑就赶紧跑。”
  身边的同胞遭遇了这种事情,中国学生们从此出门更加谨慎了。正好期末临近,大家平日便闷在屋里复习功课。
  不过胡易对自己的水平心知肚明,有些科目即便再复习也是学不明白的。不出所料,几天之后的期末考试,他又尝到了熟悉的不及格滋味。
  俄罗斯大学考试通常是口试和笔试相结合,采用五分制,三分、四分、五分各自对应着及格、良好和优秀。预科考试更注重口试,胡易先前想要靠于菲菲帮忙的计划也就落空了,最终他只有俄语一科得了四分,其余科目要么三分,要么不及格。
  李宝庆的俄语水平还不及胡易,却因为脸上挂彩而享受了特殊待遇。几乎每位老师都会询问他受伤的原因,而李宝庆只要说出“光头党”一词,立刻会博得一片同情。
  心软些的老师都在考试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了他及格,只有俄语老师柳德米拉丝毫没留情面:“噢,宝庆,亲爱的,你是我最差的学生,最差的。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为你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问题,只要你能答对一个,我就给你三分。”
  随后她问了五个问题,李宝庆吭哧了半天,一个都没答利索,只好捂着伤口作痛苦状。柳德米拉毫不犹豫的在他的成绩册上写下“不及格”,柔声叹道:“回去好好养伤,好好学习,好好补考。”
  于菲菲的成绩在预科生中算得上极好,除了一门三分之外其余全部得了五分。但她对自己颇为不满,坐在椅子上把两只手夹在双腿之间不安的来回揉搓:“三分…就相当于六十分,我从小到大都没考过六十分。”

  胡易十分罕见的微微红了红脸,自惭形秽道:“咳,我也有几年没考过六十分了。”
  虽然都是“没考过六十”,但所代表的含义却大不相同。现在的胡易对成绩格外敏感,高中时考试全军覆没也从不放在心上,这次有几科没过却让他心急火燎,对下半学期充满焦虑。
  李宝庆本来还在为挨打之事而郁郁寡欢,但很快就被自己只挂了一科的意外之喜冲淡了,一边喜滋滋的念叨着“因祸得福”,一边得意洋洋的开导胡易:“哎呀老胡,不就是考试挂了几科嘛,别放在心上,你看我也有一门没过不是?”
  胡易一挑眉毛,不忿道:“靠,你小子纯粹是狗屎运。我看下学期考试前咱俩出去找光头党挨顿揍,说不定就能顺利毕业了。”
  李宝庆尴尬的笑笑:“嘿嘿,歪门邪道要不得,要不得——反正现在已经放寒假了嘛,这些烦心事儿干脆等开学再说呗,咱先琢磨琢磨春节怎么过。”
  胡易长长叹了口气,点上一颗烟沉吟道:“春节?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能怎么过?放不了鞭炮,也没法看春节晚会,不如就叫大伙儿一起来吃顿年夜饭热闹热闹吧。年三十儿咱们去买菜,你和菲菲主厨,我打下手。”
  “没问题!”李宝庆摸了摸刚刚拆线的伤口,从床上一跃而起:“我去把他们几个叫过来,咱们商量一下除夕晚上的菜单!”
  胡易活到十八岁,从来都是与全家人一起吃年夜饭,其余预科生也无一例外。现在闫志文和卢涛等老学生都回国过年去了,只剩下他们留在莫斯科共度除夕之夜。
  学生聚餐不同于请客吃饭,虽然那时还不流行AA制,但被邀请的每个人都要独自准备一道体面像样的菜肴,实在凑不出菜的便负责提供酒水饮料和零食,这样上桌才能吃的安心。胡易和李宝庆作为东道主,多出几道菜也在情理之中。
  李宝庆报出的菜色充分彰显了俄罗斯地域饮食特色,土豆当仁不让的挑起了配菜的重担:土豆炖排骨、土豆炖牛肉、土豆炖鸡、土豆胡萝卜炒洋葱,看的于菲菲直皱眉头:“别每道菜都炖土豆好不好?我拌沙拉也要用土豆,炖排骨就改放香菇吧。”
  李宝庆腼腆的搓搓手:“嘿嘿,行,听菲菲的。我本来还想炒个酸辣土豆丝呢。”
  背着手贴墙站在房间角落的彭松忽然向前迈了一步:“这几个月老是用土豆炖鸡,都快吃烦了。除夕那天换换口味吧,我来给大家炒个枣庄辣子鸡!”
  “啥?吃烦了?宝庆炖的鸡你哪次少吃一口了?”胡易又气又笑的斜了他一眼:“你还会炒鸡呢?真稀罕,这几个月可从来没见你开过火,三天两头来蹭饭,居然还好意思说吃烦了。”
  彭松脸一红,缩着脖子退了回去。李宝庆心中不忍,忙打圆场道:“嗨,大过年的,大家都下厨才热闹嘛!彭松,辣子鸡这道菜就交给你了!他娘的,我们整天做饭给你吃,这次说什么也得尝尝你的手艺。”
  年三十儿那天上午,胡易等人按照原材料清单去市场大张旗鼓采买了一番,回到宿舍便马上开始着手准备。
  虽然是第一次筹划如此规模的聚餐,条件又极为简陋,但胡易把各项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大家按照时间表各司其职,竟不显得特别忙乱。
  此时室外风雪交加,屋里暖气却烧的很热,穿单衣也不觉得冷。他们没有冰箱,就把买来的肉挂在窗外,待到下午才拿进来化冻,顺便再把啤酒和饮料换到外面,到开饭时正好冰凉爽口。

  李宝庆手脚很利索,剁排骨、切牛肉、削土豆、泡香菇,率先把自己的两道大菜端到炉子上小火开炖,然后擦着手走到胡易身边,扭扭捏捏的小声说道:“老胡,忘了告诉你了,那个…我还叫了一个客人。”
  胡易正在和另外几个同学吆五喝六的打牌,随口应道:“好啊,过年嘛,凑一起热闹。”转头见他神情微妙,不禁略感奇怪,又追问道:“谁啊?”
  “是个俄罗斯人,你也认识的。这会儿应该快到了,我下楼去接一下。”李宝庆腼腆一笑,穿戴整齐匆匆出门。
  “靠,还挺神秘。”胡易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笑笑。又打了两把牌,李宝庆推门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额头以上被门框挡住,只看得到大半张脸。

  屋里众人一起扭头看过去,李宝庆干咳两声,有几分得意的介绍道:“各位,这是玛莎,咱们玛季的同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