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26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门外那人低头进门,竟然是女篮校队的大个子马尾辫。李宝庆磕磕巴巴的对她比划道:“这些人,我的朋友。过会儿做饭,然后我们吃,晚饭。”
  “大家好,新年快乐。”玛莎大方文静的挥了挥手,从挎包中取出一瓶红酒递给李宝庆,又友善的看向胡易:“你好,安东。”
  “你好。”胡易将扑克牌拢起交给身后观战的同学,起身过去跟她简单寒暄几句,然后似笑非笑的盯着李宝庆:“你俩怎么搞到一起去了?什么情况?”他们有时会在体育课上与玛莎一起打球,但交谈并不多,除夕夜见到她还是挺意外的。
  “别瞎说,没什么情况。”李宝庆脸上泛起红潮:“前几天在食堂碰上,她问我脸上咋了,我就跟她聊了一会儿,顺便邀请她来一起过年。”
  “你居然能跟她聊明白?”胡易抱着双臂笑眯眯看着他:“不简单啊,别看上课说不了几个囫囵整句,泡妞倒是挺有本事。”
  “你别瞧不起人,我俄语其实还不错。”李宝庆挺了挺胸脯,见胡易兀自一脸不以为然,只好挠头笑道:“嘿嘿,我有俄汉通电子词典,不懂的词可以查嘛。”
  “行,也算是种学习动力。”胡易还想继续挖苦几句,李宝庆抢着说道:“屋里没地方坐,我跟她去彭松屋里呆会儿,等会儿过来吃饭。”说罢挤到桌边拿起俄汉通,带着玛莎去了隔壁。
  “小样儿。”胡易翘起嘴角笑笑,转身招呼大家解散牌局,开始收拾屋子,布置桌椅。于菲菲等人带着各式餐厨用具陆续来到,挨个走进厨房切菜、下锅、装盘,煎炒烹炸,各显神通,忙的不亦乐乎。玛莎和隔壁乌干达人被房间中弥漫的炒菜香味吸引,站在厨房门口好奇的问这问那,李宝庆端着电子词典逐一解答,倒也顺便学了不少单词。

  排骨和牛肉已经炖烂,几道凉菜也陆续端了上来。两张写字台拼成的饭桌上摆满了各式器皿,有碗有盘,有锅有盆,看上去固然是乱七八糟,却也充满了只有远离家乡的游子才能充分体会到的独特节日温馨。
  彭松的辣子鸡是压轴菜,那只鸡在窗外挂了大半天,早已冻的硬邦邦如同石头一般,拿进屋后在暖气上搁了许久也没化开。彭松挥舞着菜刀剁了几下,只在表面砍出几道乱糟糟的刀口。
  看起来化冻还需要很长时间,彭松想了想,把伤痕累累的冻鸡搁在炒瓢里端进厕所,打开水管接了大半锅热水,待冻鸡慢慢焯化,又吃力的端起锅,准备把水倒进马桶。
  他把炒瓢担在马桶沿上,笨拙的用木质锅铲挡住鸡,缓缓倾斜锅身,眼见水已倒掉大半,不料那鸡却“跐溜”一下绕过锅铲,冲出锅沿,转着圈滑进了马桶。
  “哎哟!”彭松轻声惊呼,急忙放下锅伸手去捞。可是那鸡刚刚焯透,滚烫滚烫的不好下手,鸡皮又是光滑油腻,稍一用力就顺着马桶壁跐溜跐溜直打滑。他一连捞了几下,直赶的那只鸡在马桶中翻着跟头逛了个遍,把马桶内壁擦的油亮亮的,这才顺利捧起放回锅中。
  彭松被烫的龇牙咧嘴,一边往两只手上吹气一边惊慌失措的扭头向外张望。好在屋内众人聊得热火朝天,没注意到厕所里的动静,只有胡易刚巧坐在斜对厕所的位置,正一脸错愕的看着他。
  两人瞠目结舌的对视片刻,胡易率先垂下了眼皮。彭松呆了半晌,端着锅若无其事的走进厨房,将那只鸡在水龙头下草草冲洗一遍,然后挥刀剁成小块,热油、炝锅,把菜板上的鸡块尽数倒入锅中。
  胡易心中有些纠结,他亲眼看到那只鸡落入马桶转了几圈又被彭松捞出来,打定主意过会儿绝不会动一筷子。这事儿如果瞒着别人似乎有些不仗义;但若是大家知道后都不去碰,势必会在大年夜让彭松当众难堪。
  他憋了半天,趁屋里其他人都在忙着摆椅子凑餐具,轻轻拽了拽身边于菲菲的衣角,低声说道:“哎,彭松那只鸡刚才掉马桶里了。”

  “什么?”于菲菲瞪大眼睛看看正在卖力翻炒的彭松,又看向胡易:“那,咱们怎么办呐?”
  “怎么办?别吃呗。”胡易冲她挤了挤眼:“先别告诉其他人。”
  于菲菲不安的点点头,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李宝庆昂首进屋,对身后的玛莎和乌干达人伸手示意:“坐,请坐。”
  按照中国人的待客礼数,既然邻居独自在家,过年这种热闹场合自然是要邀请一下的。乌干达人没有太多客套,欣然随他而来。
  李宝庆安排两位外国友人坐在他左右两边,自己举着电子辞典向他们挨个介绍每道菜的原材料。胡易刚想伺机去悄悄告诉他那只鸡的悲惨遭遇,就见彭松红光满面的端着炒瓢走到桌前:“各位!刚出锅的枣庄辣子鸡!菜齐喽!”
  大家一起鼓掌,招呼彭松抓紧入座。桌上已经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容器,彭松偷眼见胡易脸色有些发僵,便将炒瓢摆在李宝庆面前:“来,宝庆,让外国朋友们多尝尝,趁热吃!”
  不得不说,彭松炒的辣子鸡的确是色泽鲜亮、喷香扑鼻,一上桌便盖过了其他菜的风头。即便胡易刚刚亲眼目睹过它的马桶之旅,也忍不住分泌了些唾液。

  玛莎却被辣椒呛得向后缩了缩身子,面现犹疑之色。李宝庆殷勤的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她碗中:“姑娘,第一个吃,请。”
  玛莎笑着说了句谢谢,斯文的叉起鸡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几下,随即轻轻“嗷”了一声,闭上眼睛伸双手遮住口鼻:“噢!很好吃,但是太辣了,太辣了!”
  中国学生们哄笑起来,纷纷举起筷子去夹鸡块。李宝庆尝了一口,顿时两眼放光,抬巴掌在彭松肩上用力一拍:“行啊!你小子真可以!”
  彭松被拍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晃了两晃陪笑道:“嘿嘿,我爸炒的那才叫好吃呢,我以前经常给他打下手,今天是第一次自己做。”
  “非常可以,非常不错。”李宝庆大感满意,招呼坐在对面的胡易和于菲菲:“老胡,菲菲,快尝尝!娘的,没想到彭松还有这么一手,以后炒鸡就归他负责了!”

  于菲菲答应一声,有些难为情的缓缓举起筷子,偷眼看向胡易。胡易略一沉吟,伸手举起杯子在桌上轻磕两下:“哎哎,先别急着吃,今天年三十儿,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倒上酒喝一杯?”
  众人一起答应,各自将啤酒倒入杯中。胡易指着墙边林立的酒瓶问道:“玛莎,你喝什么?伏特加?啤酒?红酒?”
  “都可以。”玛莎耸耸肩。旁边一个同学不怀好意的呲着牙对李宝庆笑道:“玛莎当然是喝伏特加了,宝庆你不陪她一起喝吗?”
  “我当然要陪她了。”李宝庆豪气上涌,取过一瓶伏特加给玛莎和自己各倒了半杯,凑到面前闻闻,一皱眉头:“不过这玩意儿实在是太难入口,跟医院里的酒精一个味儿。”
  胡易冲他挤挤眼:“没事儿,才40度而已嘛。这样吧,我们啤酒喝两瓶,你们白酒喝一杯,怎么样?”
  李宝庆忙摆摆手:“不不不,毕竟是伏特加,不可轻敌。而且这杯子太大了,你们喝两瓶,我们喝半杯。”说罢不待胡易答话,举起杯子大声叫道:“新年快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