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30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六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胡易双手叉腰目送管理员走远,得意的晃了晃脑袋:“嗐,我刚才差点想给他塞一百卢布,没想到二十卢布就打发了。”
  大家嘻嘻哈哈的回到房间,李宝庆拿起一本杂志,一边使劲向窗外扇风一边说道:“别抽了,这屋里让咱弄的臭气熏天,下午玛莎还要来找我呢。”
  听说玛莎要来,牌友们围着李宝庆起了一会儿哄便各自回宿舍了。李宝庆哼着小曲收拾房间开窗通风,又在屋里喷了些空气清新剂。

  胡易翻了会儿书,盯着壁橱里剩下的两条烟犯起了愁:虽然这烟抽进嘴里与吃屁没什么区别,但怎么说也是大老远花钱买回来的,让他扔掉还有点舍不得。
  正拿不定主意间,玛莎到了。李宝庆与她并排坐在床上,捧着俄汉通一字一顿的比划着交谈,如同刚入行的江湖术士在画符念咒一般。那俄语说的磕磕巴巴,连胡易都替他着急,玛莎却耐心的凝视着他,眼中隐隐似有秋波流转。
  胡易感觉自己在屋里就像个一百瓦大电灯泡,于是将剩下的两条臭烟夹在腋下不声不响的走出房间,挨个去到熟人宿舍,见到抽烟的同学不由分说就塞上两盒。
  就这么楼上楼下转了一圈,两条烟已经送出了大半。胡易满意的回到宿舍门口,略一思忖,又到走廊对面敲开了巴音的门,将剩下的四盒烟递给他:“香烟,在很远很远的市场买到的,送给你们。”
  巴音接过烟看看,随即眉开眼笑:“送给我们?谢谢!”说罢伸手做了个请进的手势:“来,吃牛肉,一起!”
  胡易略一迟疑,被巴音一把拽了进去。屋中三人正围成一圈席地而坐,一个是柿饼脸,另外两个大脸盘的蒙古女孩儿颧骨高耸、体格健硕,虽然妆容精致,却也掩不住满脸彪悍之色。他们中间搁着一只金属盘子,盘中赫然是一大块血忽淋拉的生牛肉。

  “我们的朋友,她买来了上好的牛肉。”巴音指着其中一个女孩儿对胡易介绍道,又冲那姑娘晃晃手中的烟,吧嗒吧嗒说了几句蒙古话,脸上带着得意之色,看来胡易恰到好处的到来让他感到很有面子。
  巴音将胡易按坐在地,自己盘腿坐在他身旁,将一把短刀递给他:“请,别客气。”
  胡易攥着刀柄犹豫再三,盯着那块牛肉问道:“就这么…直接吃?”
  “是,好吃,很新鲜。”巴音从他手中拿回刀子,贴着牛肉边缘割下细细一条,扔进嘴里咀嚼几下咽下肚,又将刀子递还胡易,向他投去鼓励的目光。

  胡易面露难色,他听说过日本人喜欢吃生鱼片,但生吃牛肉这种事儿却是闻所未闻。想要婉拒,但眼见四个蒙古人都面带微笑看着自己,不吃似乎有些失礼。他将刀子在手中轻轻掂了几下,索性把心一横,割下小拇指甲盖大小的一块肉塞入口中。
  淡淡的血腥味令人反胃,但细细咀嚼之下似乎还有一丝甘甜。买牛肉的女孩儿小心翼翼的盯着他,语气温婉,声音浑厚:“朋友,好吃吗?”
  胡易表情复杂的点了点头:“唔…嗯…挺不错的。”
  柿饼脸哈哈大笑:“再来一块!一大块!”
  胡易咂吧咂吧嘴里的滋味,感觉这是自己从未有过的奇妙体验,一时说不清是抗拒多些还是喜欢多些,便学着巴音的样子切下了一小条。

  再入口时,对血腥味的反应已不像刚才那般强烈,但他毕竟还是无法习惯这种味道和口感,屏息嚼了几口匆匆咽下,说了句“很新鲜”,便将刀子递给柿饼脸,起身告辞。
  那蒙古女孩也跟着起身,笑吟吟的粗声问道:“你喜欢这牛肉吗?”
  胡易使劲挤了个笑容,点头道:“嗯,很喜欢,很棒。”他还是不太习惯说违心话,忙匆匆转身向外走去。
  巴音将他送到门口,小声说道:“安东,前几天有越南人在地铁被光头党打了,你知道吗?”
  “我听说了,是达姆的男朋友。”
  “对。现在街上光头党闹的很凶,你们外出要小心。”巴音手摸下巴顿了顿,严肃的表情逐渐变的有些困惑:“安东,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光头党……”
  “怎么?”
  “他们为什么天天在外面呆着?难道就不怕冷吗?”
  胡易眨眨眼睛,伸手在巴音胸前拍了两下:“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想吧。”
  从蒙古人的屋子出来,嘴里还似有似无的留着些血腥味。胡易回到自己宿舍洗手间喝了几口水,见卧室的门依旧关着,猜想李宝庆八成在和玛莎亲热,便转身漫无目的的随意溜达了几步,决定去于找于菲菲聊会儿天。

  于菲菲的房间在13楼的另一头,胡易刚走到门口,忽然被一股冷风吹的打了个寒噤,原来是走廊尽头的防火门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缝。
  “谁这么没素质?也不知道把门关上。”胡易裹紧外套走过去伸手想要关门,忽然听到门外阳台有人在说话,似乎正是于菲菲:“好了,你都站了半天了,再在这里难过下去也没有用。快回去吧,外面这么冷,别冻感冒了。”
  一个男人含含糊糊答道:“不,我不怕冷。”声音隐约带着哭腔,依稀竟是彭松。
  胡易大感奇怪,悄悄从门缝向外观瞧,只见彭松扒着阳台护栏眼望远方,于菲菲站在门边一脸无奈:“那你呆着吧,我要回屋了。”
  彭松慢慢将头埋进臂弯,拽动着圆圆的身子颤声道:“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伤心落泪就好。”
  “你这人可真是的,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这么…这么多愁善感呢。”于菲菲无奈的抿了抿嘴,正不知如何是好,胡易推门出来冲她微微一笑:“哟,你俩赏雪景呢?不嫌冷吗?”
  于菲菲如释重负,伸手拽住胡易的胳膊低声道:“唉,在这鬼哭狼嚎半天了,扒着栏杆寻死觅活的,怎么劝都没用。正好你来了,快劝劝他。”
  “劝什么?”胡易抬腿在彭松屁股上轻轻踹了一脚:“你犯什么病了?”
  彭松转回身扭捏的看了看胡易,忽然鲤鱼小嘴一扁,涕泪横流道:“易哥!我,我失恋了!”
  胡易盯着他那张冻得通红的胖脸愣了片刻:“啥?失恋?好家伙,你一星期给你女朋友打八个电话,怎么可能失恋呢?”
  彭松“嘤”的一声哭了出来,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搭道:“她、她、她说我太粘人,受不了我。”
  “嗯,可不呗,你一通电话能打俩小时,是够烦人的。”
  “还、还、还说我婆婆妈妈,老聊些鸡毛蒜皮的小、小事儿,没有,男、男子汉气概。”
  胡易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咦?你女朋友还真挺了解你的嘛。”
  彭松眼圈一红,嘟着嘴用袖子擦了擦嘴唇上快要和胡子茬冻在一起的鼻涕。胡易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行了,这种事有什么可哭的?我看你们早晚得分手,毕竟离的太远了,天天打电话也不好使。想开点,晚分不如早分,长痛不如短痛嘛。”
  彭松抽噎了两下,瞪着通红的眼睛看向胡易:“易哥,你失过恋吗?”

  “我?没有。”
  “那你有女朋友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