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34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但是什么但是?六年前,俄罗斯市场物资极度匮乏,我从北京坐火车来莫斯科,沿途车站挤满了衣着寒酸的男男女女,他们围在车窗下挥舞着美元求购各种生活用品,看见我的皮鞋就两眼放光,两百美刀买一双都不讲价。怎么,现在你觉得不缺吃少穿了,就要把我们都赶走?”
  黑毛紧皱眉头抓耳挠腮,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徐强伸舌头润了润嘴唇,昂首挺胸直视着黑毛继续说道:“退一步说,就算你对中国商品有偏见,也不应该把仇恨强加在这些年轻的学生身上。他们来到俄罗斯是为了学习文化知识,盼望着能为两国未来的友好交往做出贡献,请你们理解。”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寒风刺骨,瘦小的徐强傲立在两拨人中间口沫横飞,义正辞严,慷慨激昂,一时间让对方集体无言以对。中国学生虽大多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都能感觉到己方气势已经明显占优。
  那黑毛并非什么文化人,只是不知从何处听来了一些外国人祸害俄罗斯的歪理邪说,便借着酒劲来向小区里的年轻人炫耀自己的远见卓识。眼下被徐强滔滔不绝的当众反驳了一通,直气的他额头上青筋凸起,瞪着两只牛眼怒哼道:“你是中国人,当然为你们的人说好话。在我们看来,你们很糟糕!比如他——”

  黑毛走到李宝庆身旁,伸出手指在他肩膀上戳了两下:“他踢了我的朋友,还骂人,非常糟糕!俄罗斯不欢迎这种人!”
  徐强并不清楚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只好扭头看向李宝庆。李宝庆刚才憋了一肚子火,现在胆子壮了,反手挡开黑毛的手:“不是真的!”旁边的彭松也举着平底锅怼向黑毛:“走开!”
  平底锅不轻不重的在黑毛腹部撞了一下,黑毛大怒,伸手抓住彭松的衣服领子向怀里一拽,接着又向前一推。
  这一拉一推力道并不太大,但彭松穿着拖鞋站了半天,两只胖脚丫已冻的快要僵了,被一推之下站立不稳,倒退两步便张开双臂向后倒去。
  旁边的于菲菲忙伸手揽住他一只胳膊,可是彭松分量太沉,于菲菲这一拉并没拉住,只把平底锅搂在了怀里,眼睁睁看着他摔倒在地。好在彭松着实十分蓬松,浑身上下都是肥肉,摔一下也没什么打紧。
  中国学生一阵骚动,几个人忙冲上去扶起彭松,李宝庆冲黑毛怒吼道:“你干什么!”

  俄罗斯人也重新开始躁动,黑毛一撸袖子:“你想怎样?”
  对峙形势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徐强面沉似水,正想要上前劝解,胡易忽然抢先迈出一步,上身稍稍前倾,左臂微张,右臂斜斜伸出将手中菜刀一立,左眉下压、右眉上挑,面目狰狞的暴喝一声:“我操~你大爷!”
  以前大家在中学时打群架,气势是一项很重要的因素。人数、实力接近的情况下,气势占优的一方往往能抢得先机。
  胡易便是在那时练就了这一嗓子,整句话中以“操”字为重中之重,发音时必须调动口腔周边的每一块肌肉,不但要用舌尖轻抵门牙发出半爆破音来增强威慑,还得拖一个不长不短的尾音,其余几个字则尽量轻、短,以免喧宾夺主。
  经过对这句口号的多次实践,胡易已深谙其中精髓,配合到位的肢体语言和表情管理,屡屡能在战斗开始前发挥奇效,甚至还有过几次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辉煌战例。所以他眼见双方就要开打,便想先发制人,压住对方的气势。
  不过今天这一招并没起到什么鸟用,虽然他嗓门足够大,情绪渲染的也算到位,但既然俄罗斯人不懂中文,骂战的威力便消去了九成。对方听的一脸茫然,不为所动,倒是引得楼上居民们纷纷探头观看。
  好在胡易手中这把大菜刀还是发挥了一些震慑力,有几个孩子盯着明晃晃的刀刃皱起了眉头。黑毛转过身来看看胡易,不屑的一笑:“怎么,用刀?没种的人才用刀,我们空手照样能赢。”
  胡易听不懂,也不去理睬他,沉着脸喊道:“来啊!”

  黑毛骂骂咧咧的晃晃脖子,扭动一下身上的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然后抬手轻轻拨开身边的于菲菲:“女人躲远点。”
  俄罗斯民族自古便给外人留下勇武好斗的野蛮印象,但其实他们如今的礼仪文化与整个欧洲并无二致。尤其是在尊重妇女方面,即便是凶恶如光头党之流也极少随意攻击女性。
  黑毛本意是想将于菲菲推出圈外,以免打架时波及到她。不料自己目光正盯在胡易身上,这随手一推恰好结结实实按在了于菲菲的胸前。
  “啊!!!”于菲菲一声尖叫,猛的抬腿用力跺向黑毛的脚趾。黑毛被踩的生疼,急忙缩回脚愣愣看向她,脸上表情十分复杂,一时也看不出是愧疚还是愤怒。于菲菲却毫没停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起一脚,直踢黑毛双腿之间的要害之处。
  这一脚部位吃的不太精准,但力道很足,黑毛闷哼一声,捂着要害弯下了腰。于菲菲不给他喘息之机,双手紧握平底锅自下而上狠狠抡去,那锅挂着风声划出一道弧线,“砰”的一下正中黑毛的下巴。

  于菲菲的力气毕竟太小,这一击看似很重,但黑毛只是被打的抬了一下头,身子微微一晃。于菲菲却被震的双臂发麻,平底锅脱手飞出,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呆呆站在原地。
  说时迟,那时快,于菲菲踩脚、踢裆、抡锅,三连击一气呵成,前后没超过五秒钟,周围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的瞠目结舌,只听到平底锅落在雪泥里发出的闷响。
  空气中紧张的气氛短暂凝滞了大约两秒钟,黑毛怒骂一声架着膀子走向于菲菲,李宝庆跑过来想要拦住他,被黑毛轻松一个拦腰抱摔扔在地上。
  中国学生一片哗然,闫志文猛的大喊一声:“干他!”率先挥舞着链子冲向黑毛。黑毛转身摆出一副拳击架势与闫志文相持,其余预科生一拥而上,高举着铲子笤帚和擀面杖加入了战团。
  李宝庆刚刚被摔了个七荤八素,趴在地上稍一缓神,看到之前伸脚绊自己的小伙正在不远处摩拳擦掌,爬起来便冲上去和他厮打在一起。
  胡易举着菜刀向前冲出几步便停在了原地,毕竟菜刀只是他随手拿来壮胆的,不敢真的去砍人。对方也没人敢靠近他,胡易只好握着刀四处比比划划,显得既孤独又尴尬。
  中国学生有不少人拿着家伙,可惜不能熟练使用,没抡几下便被对方扑到身前,转眼间已有数人捉对搂抱着在雪地里翻来滚去,身上脸上沾满泥浆,场面变的十分胶着。
  徐强站在圈外大喊:“别打了!万一丨警丨察来了咱们肯定吃亏!”卢涛冲进人群,一句俄语一句中文拼命想要把双方拉开,但并没有什么效果。
  就在交战双方打的分外眼红、胡易干着急伸不上手、徐强和卢涛一筹莫展之时,不远处突然传来炸雷般的一声暴喝:“全都给我住手!!!”
  这小区不太大,周围一圈高楼,他们打架的地方是围在中间的一块空地。这一声喊过,空地之间回音长久不绝。所有人不约而同停住了手,扭头向喊话那人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