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37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尽管平日里跟李宝庆等人聊起光头党时颇为嘴硬,也常把高中时打群架的“光辉事迹”挂在嘴边,不过胡易心里明白自己那两下子着实普通的紧,凭着一股狠劲儿单打独斗或许有信心不落下风,但要像卢涛那样以一敌多是完全没可能的。
  还好他深谙“要学打人,先学挨打”的道理,以往打架时总是注意观察挨打一方的应对之策,自从来到莫斯科后更是常常设想自己假如遭遇光头党该如何逃脱或是抵抗,所以即便此刻身逢险境,倒也并没太慌乱。

  眼下在站满乘客的封闭车厢内,逃是断然逃不掉的。胡易脑筋飞转,猛的侧身挤开自己身后一个光头,背靠地铁座椅与车门之间的夹角埋头蹲下,将单肩书包搂在胸口,左臂挡在双眼之前,抬起右臂曲肘护住后脑,整个人紧紧缩成一团。
  刚刚摆好架势,拳脚便如冰雹般从上方落下,打的他抬不起头来。幸亏车厢内实在拥挤,胡易又占据了角落,光头党既无法尽数上前围攻,也没有太充分的发力空间。他任凭身上被拳打脚踢,只是毫不放松的紧缩着身体。起初还有些惊慌失措,稍稍冷静了片刻便开始盘算列车到站后的逃脱之策。
  不过正如他自己说过的,越盼着时间快点过,时间就偏偏过得越慢。短短一站路程在胡易的感觉中无比漫长。从车门关闭到团身蹲在角落,前后不过是短短十几秒而已。剩下的时间里,列车的轰鸣、拳脚落在身上的声音、光头党的谩骂和周围人们的呵斥与惊叫混杂在一起,挤满了胡易的耳朵。
  当然,还有他自己不时的怒吼——试图用吼叫声证明自己并未完全屈服,也以此来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神志。
  后背和双臂挡下了大多数攻击,胡易正暗自庆幸自己的防御无懈可击,冷不防额头挨了重重一脚。他顿时一阵头重脚轻,感觉马上就要控制不住坐倒在地。

  不能坐,一漏破绽就完了!他咬着牙提醒自己,用力绷紧身子,脑子却有些混沌了,就连拳脚落在身上的痛感也渐渐不再清晰如初。
  需要立刻集中精神。胡易此时脑子里一片浆糊,急切间想不出该如何让自己保持清醒,忽然没头没脑的大声背诵道:“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夜来城外一尺雪!一尺雪……”
  靠,后面居然不记得了。胡易脑子又是一乱,恍惚间想起自己高中时逃课去打游戏的情景。对,在格斗游戏中只需做好防御,对方的直接攻击便很难奏效。我一直在防御,血条肯定还很长,一定能撑得住的。
  信心稍微一足,他稳了稳心神,不管不顾的朗声喊道:“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
  “然”字只说了一半,前方的光头飞起一脚,大皮靴正中胡易的鼻子。幸好挡在双眼前的左臂稍稍垫了一下,这一脚挨的便不那么结实。纵然如此胡易也被踢的头晕眼花,原本缩成一团已让他有些呼吸不畅,现在浑身上下仿佛都没了力气,晃了几晃便要歪倒。
  再坚持一小会儿,快到站了,应该快了。鼻腔像是打开的水龙头,一股热血从中滚滚流出,胡易不敢伸手去擦,只一动不动的保持着自己的防御姿态。迷迷糊糊听到列车广播中出现了那个盼望已久的沉稳女声:“尊敬的乘客们请注意,前方到站,阿霍特内伊.利亚特。”
  胡易精神猛的一振,犹如沙漠中即将脱水之人看到了绿洲,咬紧牙关重新抖擞起来。列车缓缓,缓缓驶入站台停稳,车门缓缓,缓缓打开,他像只装死的兔子一样鼓足力气蹦起来,拼命从身前两个光头之间拱开一条缝,不管不顾的向外冲去。
  就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马上就能逃出生天之际,衣服后领却被人一把死死拽住。胡易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仰去,随即有几人在身后抓住他两只胳膊,将他硬生生拖回了车厢。
  身体被拖的几乎失去了平衡,一个瘦光头迅速挡在面前,狞笑着撸起袖子向自己走来。胡易心中一凉,忍不住怒骂道:“去你妈的!”被抓住的双臂猛一借力,使出吃奶的劲儿歪歪扭扭抬腿向他踹去。
  车厢里没有太多闪躲空间,那瘦子猝不及防,被蹬的向后踉跄几步退到站台边,忙伸手扶住门框,怪叫着冲了回来。紧接着胡易双臂一轻,支撑脚被人狠狠一绊,脆生生摔倒在地,立刻被一拥而上的光头围了个密不透风。
  妈的!要完蛋!胡易此刻已失去了角落的地形优势,几次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屡屡被踹倒,只好就势蜷缩在地板上。他从人缝中看向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站台,瞬间想起了小古巨基的遭遇,想起了越南女学生充满恐惧的讲述:“光头党打了他十几站,直到终点站才罢休。”
  这一站离终点也很远,还有机会逃掉吗?胡易稍一分神,脸上又被不知什么东西狠狠击中,直打的他晕头转向,耳中嗡嗡作响。幸亏此时车还没开动,站台上人来人往,光头党也不敢太过肆无忌惮,只是将他团团围在中间,等待列车出站后再下狠手。
  脑子有点发木。胡易趁着这片刻的平静伸手抹了一把鼻血,抬头向上看去。由于逆光的原因,瞧不清周围人的面目,只看到两扇车门已经开始闭合。

  “车门即将关闭,”女播音员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站,卢比扬卡。”胡易动动胳膊挡住一只落向自己鼻梁的大皮鞋,下意识缩起身体,眼睁睁看着车门之间只剩下了一巴掌宽的间距。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站台上拥挤的人群中忽然钻出一个人,飞奔上来猛的扑向列车,双手紧紧扒住了马上就要关紧的车门。
  在此后的岁月里,每当胡易回忆那段令他惊心动魄的经历时,总是能第一时间想起那个奋不顾身扑向车门的身影。
  “那一瞬间我还以为是幻觉。”他说。

  然而眼前所见并不是幻觉。列车门被挡住无法关闭,短短几秒后便伴随着蜂鸣警报声重新打开。胡易颤抖着看去,门外那人一张方脸,身穿警服,头上戴着棉警帽,一只手搭在腰间的枪套上,令一只手指向车厢内的光头党。
  他的身材稍显矮小,但站台顶部炫目的白炽灯从他身后上方照下来,却给瘫坐在车厢里的胡易眼中留下了一个高大的轮廓。
  “丨警丨察!都不许动!转过身来!全部!”
  光头党们听话的抬起双手缓缓转身,露出了地上的胡易。那丨警丨察年纪不大,似乎对车内情势也颇为忌惮,并没踏入车厢,只是冲着地上的胡易使劲招手:“过来!快出来!”眼睛却一转不转的盯着光头党。
  胡易一阵难以名状的激动,仿佛自己在万丈高空失足坠落,却在脑袋即将落地时被人一把攥住了脚脖子,忙不迭的手脚并用爬起来走出车厢。

  那丨警丨察微微侧头冲着肩章上挂着的对讲机低声说了几句,很快又有两名丨警丨察挤过人群匆匆赶到。其中一个与先前那人一起守住车门,另一个小胡子丨警丨察站到胡易身边,见他脸上衣服上全是鲜血,忍不住叹着气摇了摇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