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40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是的,阿尔巴特大街就在列宁图书馆旁边,距离自己被解救的那个地铁站很近,应该在同一个丨警丨察局辖区之内,再次遇到他并不是很意外的事。
  他拼命回忆着那个在阿尔巴特大街死缠烂打向自己讨要二十卢布的小丨警丨察,又努力回想自己刚才血淋淋倒在地铁车厢里时那个从天而降的高大身影,竟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胡易喉头一动,捧着纸杯的手稍稍颤抖了几下,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他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眼中噙着的分明不是感激的泪水,也与悔恨、委屈、恐惧等诸多情绪毫无关系,只是一种莫名的释放,仿佛一些在心中堵塞许久的东西突然决堤了似的。
  “他在哪儿?”胡易紧紧咬着嘴唇,努力咽了几下唾沫,但还是有几颗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滴落,在纸杯中激起一片小小的涟漪。
  “汇报完就去其他地方值勤了。”萨沙友善的拍拍胡易的肩膀:“他祝你今后平安健康,我们也希望如此。”
  回到宿舍时天已经黑了,李宝庆和几个同学正咋咋呼呼的打牌,一见胡易如此狼狈,赶紧围上前询问。彭松和乌干达人也从隔壁跑过来,指着胡易衣服上的血迹大呼小叫。
  胡易挑重点简要说了几句,脱下沾血的外套搭在椅背上,筋疲力尽的往床上一坐,逞强笑道:“没事,我抗揍,就是有点累了。”
  胡易在玛季人缘不错,听说他挨了打,楼里的中国学生们纷纷带着酒精棉、创可贴、云南白药跑来探望。虽然胡易自己也备着充足的药品,但心里还是感到十分温暖。

  巴音、柿饼脸和达姆等一众外国朋友也来表达了问候,等到同学们陆续离开,胡易倦怠的往床上一躺,身上不少地方开始隐隐作痛,整个人懒洋洋的一点不想动弹,但又感觉紧绷绷的很不舒服。
  刚打算起身去洗个澡,门外又传来了重重的敲门声。彭松跑去把门打开,进屋的竟是巴音的朋友,之前那个买牛肉的蒙古女孩。她手中托着的盘子上搁着拳头大小的一块生牛肉,旁边还摆着一只刀子。
  “安东!你怎么样!感觉如何?”女孩儿浑厚的嗓音微微有些颤抖:“我带来了你喜欢的牛肉,吃牛肉有助于身体恢复!”说着将盘子放在床头柜上,殷切的看着胡易:“吃,快吃。”
  那块牛肉上隐隐还渗着谈红色的血水,胡易本来是挺饿的,一见之下立刻本能的联想到了丨警丨察局厕所镜子中自己的模样,不禁稍觉反胃:“不,我不想…”

  “你不想?”女孩儿脸上现出淡淡的失望之色。胡易心中不忍,忙改口道:“我受伤了,没有力气,过会儿再吃。”
  女孩儿恍然大悟,忙抓起刀子麻利的切下一块,用刀尖挑起送到他嘴边:“来,我帮你,吃吧!”
  一股似有似无的血腥气直冲鼻子,胡易看看明晃晃的刀子,又瞥瞥女孩儿充满期待的神色,屏着呼吸张嘴将那块肉咬下,胡乱嚼了几口便匆忙咽下,含含糊糊的强颜欢笑道:“真…真好吃呀!”
  女孩儿圆圆的脸盘上瞬间浮现了欣慰的笑容,伸手又要去切,胡易忙拦住她:“等,等一下。我想先去洗澡,过会儿再吃,非常感谢你。”

  女孩儿点点头,心满意足的走了。胡易将剩下的牛肉端进厨房,拿起杯子猛喝几口水,心中有些感激,又略微有些歉意。随即他脱掉衣服去厕所冲了个澡,顺便检查一下身体各处,发现除四肢有几块淤青之外并无大碍。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刚才那一小块牛肉落肚,竟然感觉恢复了不少精力。从卫生间出来,换上一条新裤子,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旁边的彭松突然喊道:“啊!易哥,你的后背!”
  “咋了?”胡易扭动一下僵硬的背部,感觉稍微有点酸痛。李宝庆探头瞧瞧,皱眉道:“有好多印儿,像是被棍子抽的。”
  “是吗?”胡易背对镜子扭头去看,果然背上横七竖八印着不少纹路均匀的紫痕,一看之下便想起了丨警丨察给他看的螺纹钢,忍不住骂道:“他奶奶的,原来这帮孙子真拿钢筋打我!丨警丨察给我看凶器的时候我还不相信!”
  “钢筋?!你神经坏死了吗?钢筋打在身上都不知道?”李宝庆伸指头在他背上按了几下:“奇了怪了,这钢筋看着可挺粗啊,你小子干干巴巴的没几两肉,咋没给你打断几根肋骨呢?”
  胡易心里清楚肯定是因为地铁内空间太过局促,对方手上难以发力所以伤的不重,口中却昂然道:“这叫铁骨铮铮,别看咱长得瘦,浑身是肌肉,寻常家伙伤不了我。”
  李宝庆嘿嘿一笑:“都被揍成这熊样了还不忘吹牛逼,看来你屁事儿没有。”
  胡易攥拳曲肘摆了个架势:“金钟罩铁布衫听说过吗?咱虽然没练过,但奈何天分过人呀!”
  正吹的天花乱坠之时,身后传来“呀”的一声惊呼,三人一齐扭头,见于菲菲大步冲了进来,指着胡易的后背道:“哎呀!你…怎么被打成这样?”
  胡易忙穿上衣服,还没来得及开口,李宝庆抢先笑道:“没事儿,他练铁布衫呢,专门请人拿钢筋砸的。”
  于菲菲嫌李宝庆开玩笑不分时机,嗔怪的斜了他一眼,然后凝目看着胡易:“脸上破的挺厉害,我找人借了瓶红药水,先给你涂涂,再粘创可贴。”
  胡易一甩头发,露出潇洒的笑容:“不用涂,都是皮肉伤,小意思!我愈合能力强,明天就好了。”
  “涂点药杀菌,不然伤口会感染的!”于菲菲不由分说将胡易按在椅子上,仔细用棉棒在他皮肤破损处涂抹红药水。

  胡易心中暖洋洋的,斜眼见李宝庆和彭松站在两旁盯着自己,又感到一阵不好意思,轻轻咳嗽一声:“你俩别傻站着看热闹。我饿了,赶紧去下点方便面。”
  于菲菲忙摇摇头:“不行!怎么能吃方便面呢?你受伤了,需要补充营养。”
  李宝庆干笑道:“俺们家最有营养的就是方便面了。”
  彭松凑到胡易身边:“易哥,我去楼下买只鸡,给你炒辣子鸡咋样?”
  “不行!受伤后不能吃辛辣的!”于菲菲对李宝庆道:“你去蒸米饭,我去市场买点排骨,回来给他炖炖吃。
  “哪能让你去呢!”李宝庆转身去穿鞋:“还是我去买吧,老胡刚出了事儿,我可不放心你自己出去。”

  于菲菲笑道:“算了吧,光头党不打女人,我出门比你安全多了。”
  两人还要争执,胡易开口道:“哎哎,天都黑了,你们谁也别出去。厨房不是有块牛肉吗?切开炖点土豆就是了。”
  “对噢,倒也是。”李宝庆咧嘴笑了笑:“不过万一过会儿蒙古妹子要回来喂你咋办?”
  “就说我都切着吃了呗!你替我作证。”
  李宝庆乐呵呵的进厨房去忙活了,于菲菲看着胡易涂满红药水的脸,轻声叹道:“你呀,以后出门小心点。”说罢抱起他挂在椅背上那几件沾血的脏衣服:“我拿回去帮你洗。”

  “等等!”胡易起身从外套口袋中掏出那张写着萨沙电话号码的小纸片,左右看看,随手翻开枕边的《三国演义》夹了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