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45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胡易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如果放在两个月前,他一定会将俄罗斯的丑陋一面对大家从头到尾绘声绘色的讲个清清楚楚。现在他没有这么做,大概是不希望别人为他在莫斯科的生活感到担心。
  但其中或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与许多同时期前往的年轻人一样,胡易在初到莫斯科的时候,种种经历让他感到惊讶、恐惧、愤怒、鄙夷、不甘,这些情绪经过几个月的不断发酵,终于在他地铁遇袭时达到了顶点,并在被丨警丨察搭救后爆发,随之慢慢沉淀了下来。

  不管胡易内心是否愿意承认,当那个小个子丨警丨察从人群中扑向正在关闭的地铁车门时,当自己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咖啡杯中时,他已经开始试着与自己起初所厌恶的那个俄罗斯达成和解了。
  无论这种和解是出于主动接受还是被动妥协——或许都有几分也说不定——他似乎慢慢习惯了那里的一些东西,正如他适应了莫斯科的凛冽严寒和伏特加的辛辣炽烈一样,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两个月的假期转眼过去,签证顺利到手,又到了出发的日子。中国人讲究穷家富路,自从决定送儿子出国读书,父母便注意开源节流、省吃俭用,一心一意为他的学业攒钱。友大的各项费用支出比玛季要高一些,他们咬紧牙关给胡易换出四千美元带在身上,只希望儿子在国外不要为了钱而委屈自己。
  李宝庆也不情不愿的踏上了返回莫斯科之旅。他曾试图用脸上的疤痕来说动父母同意自己留在国内,然而爸妈虽然倍感心疼,却还是执意要求他去完成学业。
  两人一起上路,胡易决心坚定,斗志满满;李宝庆却自觉前程未卜,唉声叹气:“老胡,要是咱们明年预科还是没法毕业怎么办?”
  “屁话,咱都学了半年俄语了,这次肯定没问题。你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
  李宝庆闷闷嘟囔道:“你说的简单。我俄语太差,万一这次再毕不了业,那真是彻底没法跟爹娘交待了。”
  “看你那熊样儿,别老这么泄气行不行?”胡易皱起眉头咂了咂嘴:“不用怕,听说你们新闻专业是全友大最宽松的,老师也比较好对付,认真上课的学生基本都能通过考试。放心吧,办法总比困难多,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李宝庆仰头叹了口气:“但愿如此,老天保佑吧。”

  一路舟车劳顿,两人赶赴首都国际机场,飞抵莫斯科,又马不停蹄的来到友谊大学。学校宿舍就在主楼马路对面,八幢“L”型的五层宿舍楼捉对沿街排开,最远处是三栋形状不太规则的高层公寓。
  友大宿舍区不仅比玛季大了许多,周边生活条件也更加便利:马路边就有换汇点和24小时超市,宿舍区内各种风味餐厅和商店比比皆是,甚至还能在一家印度人开的商店买到康师傅方便面和老干妈辣酱等多种中国食品。
  新入学的预科生统一住在6号楼,这是一栋五层宿舍,楼内墙面刚刚粉刷过,散发出浓郁的刺鼻味道。胡易和李宝庆的房间在五楼,走廊两侧的屋子里不时传出各种语言的交谈声,偶尔也能听到几句中国话。
  胡易掏出钥匙开门进屋,房间比玛季的卧室大一些,门边立着三格大橱子,其余三面墙边各有一张钢丝床,床前各有一张写字台。有人躺在其中一张床上四仰八叉打着呼噜,看样子睡的正香。

  “三个人住一间屋?”李宝庆低声嘀咕道。
  胡易左右看看:“也行,房间倒是挺大,不过屋里没有厕所和厨房,怪不太方便的。”
  二人轻手轻脚将箱子搬进屋,反手关上房门。床上那人哼唧了两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盯着他俩愣了片刻:“嗯?新来的?”说的是中文。
  李宝庆笑道:“是,我们是语言系预科的,今天刚到。我叫李宝庆,新闻专业,他是胡…胡…那个…易。”
  “在外面可以叫我安东。”胡易接口道:“我是语言学专业。”
  “啥?胡易?嘿嘿嘿…我叫周大力,咱仨一个系,我也是新闻专业的。”床上那人盘腿坐起,抚摸着脚丫子看他俩打开箱子归置东西:“你们行李不多呀,没带被子来?没有厚衣服吗?这里冬天可是很冷哦。”

  李宝庆将行李箱放进橱子,扭头答道:“我们俩去年在玛季读预科,棉被和冬装留在那边了,明天去取。”
  “嘿,原来你们是玛季的学生。”周大力中等身材,圆鼓鼓的肚子,胖嘟嘟的脸蛋,一头乱发烫的卷卷曲曲,蔫不拉叽的普通话里带着浓浓的山西味儿,吐字腔调像是平平飘在半空中,少有抑扬顿挫。他与胡李二人同样是去年来到莫斯科,同样没能通过预科毕业考试,只好今年重读一年。
  大家既是同岁,经历也十分近似,不免有同病相怜之意。复读三人组一见如故,很快消除了初识的拘谨。
  正好是晚饭时间,周大力便邀请他俩一起去楼下的阿拉伯餐厅小酌几杯,顺便介绍一下宿舍的情况:“厕所和厨房在走廊头上,楼下的公共澡堂每周定时开放,其余时间是洗衣房,大件衣服可以拿去洗,价格不太贵。”

  李宝庆皱皱鼻子:“楼道里一股油漆味儿,是不是刚装修过?”
  “这栋楼每年暑期都要粉刷一遍墙面,为了给新来的外国学生留下好印象嘛。”三人走出楼门,周大力叮嘱道:“6号楼比其他楼管理严,有时夜里会锁门,你们晚上外出一定要早点回来。
  “锁门?”李宝庆挠挠头:“干嘛呀?怕我们夜不归宿?难道晚上还查房不成?”
  “那倒不是,你住不住都没人管。”周大力想了想:“锁门大概是为了保障预科生安全吧,莫斯科现在挺乱的,万一有光头党或者恐怖分子钻空子进去可就糟了。”
  “外人的确是进不去,不过万一着了火,里面的人也出不来。”胡易随口笑道:“而且咱仨可是住五楼,跳下来至少得摔个半死。”
  “别瞎说,楼里又没有明火,就连炉子都是用电的,怎么可能着火呢。”李宝庆边说边偷眼看向五楼的窗户,显然也有几分担心。

  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二人此刻无心的几句对话竟会在日后一语成谶,印证了友谊大学建校历史上最为惨烈的一场灾难。
  入学前需要进行体检,胡易和李宝庆第二天上午来到医务室,门口已经排起了一溜长队,身前几个中国人有说有笑,看上去相互之间都很熟悉。
  两人站在队尾看着窗外的景色低声闲聊,不经意与前方的人群拉开了一米远的距离。胡易正想抬腿跟上队伍,忽听身后脚步匆匆,一个黄发高个男人大大咧咧插了进来,像没事人似的叉腰站在他身前。
  胡易稍感不悦,用俄语说了句:“排队。”
  前面那人毫无反应。胡易提高音量又说了一遍,那人这才扭过头来,眯着一对三角眼看看胡易:“你说啥?”正是三个月前在亚洲留学生事务处门口插队进屋那个东北小伙。
  原来是这小子。胡易歪了歪嘴角,盯着他一字一顿的改用中文道:“我让你排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