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49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俄罗斯人大部分信奉东正教,按照东正教历法,圣诞节是每年的1月7日。不过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等大城市外国人数量众多,其中不乏大批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因此传统圣诞节的节日氛围也十分浓厚。
  中国学生绝大多数是不信教的,但年轻人心性活泼,既然身在异国,自然乐得入乡随俗,各种节日都喜欢跟着凑凑热闹。
  以前在玛季的中国学生以山东人为主,二十多人住在一栋楼里,大家平日抬头不见低头见,互相之间混的很熟。友大的中国人数以百计,大部分来自东北、华北和华中地区各个省份,所居住的宿舍楼也较为分散,自然而然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小圈子。

  胡易和李宝庆暂时没有融入其中任何一个圈子,在这里找不到前辈同乡,与6号楼其他中国人也只是点头之交,平安夜的晚餐便稍显冷清。好在于菲菲带来了与她同住的泰国姑娘,许久不见的彭松也大老远从玛季专程赶来与大家相聚,屋子里才有了些热闹气氛。
  彭松比几个月前略瘦了一点点,精神面貌稍有改观,不再那么邋里邋遢的,但似乎心情并不畅快。玛季的同学依旧在有意无意的冷落他,新入学的预科生听过他的事迹之后也纷纷对他敬而远之,所以彭松现在几乎没什么朋友,每天与同屋乌干达小伙枯坐度日,能有机会跑到友大来看看老友自然十分开心。
  在厨房炒菜的李宝庆却有些惆怅,一边往炖鸡锅里倒酱油一边苦着脸嘟囔道:“老胡,我的计划看来要泡汤了。”
  “为啥?”
  “你没见菲菲把她同屋的泰国妞带来了吗?我没机会单独送她回家啦!”
  “怕什么?她又听不懂中国话。”
  “那不行,有人在旁边我肯定会紧张的。”
  “你不会把她支走吗?或者找机会单独留下菲菲。”
  “这样做…会不会显的太刻意了?菲菲那么聪明,肯定在我开口之前就能察觉出点什么,万一她提前有了准备……不行,我还是会紧张!”
  “唉呀,你可真没用!”胡易叉着腰训斥道:“那就趁吃饭时对她说嘛,随便找个什么借口把她叫到外面没人的地方——好好动动脑子,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知道不?”
  “行,就照你说的办。”李宝庆机械的点点头,一指案板上的土豆:“我先找个清净地方去动动脑子,你帮我削土豆吧。”
  6号楼今晚格外热闹。人在异乡,节日期间更要呼朋引伴,平日静悄悄的楼道变的喧闹异常,穿梭往来的人们互道着圣诞快乐,就连一些中东地区的学生也会用友善的眼神送出无声的节日问候。
  胡易他们对这种宗教节日既不关心,也不怎么了解,只是借着由头聚在一起吃顿饭而已。尽管如此,屋里的气氛依然十分欢快,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推杯换盏,乐在其中。
  酒过半酣,彭松绘声绘色聊起当初玛季学生在居民小区与俄罗斯人发生冲突的英勇事迹,讲到兴奋之处忍不住手舞足蹈,将自己威风凛凛手持平底锅的高大形象塑造的光辉炫目,直说的于菲菲就像落入魔王掌中的碧琪公主,他好似那勇闯地下城的水管工马里奥;李宝庆如同困在长坂坡的幼主阿斗,他便仿佛那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总之就是他彭松奋不顾身、一马当先、英雄救美,捎带着还救了一丑。

  其他三个当事人笑而不语,周大力却晕晕乎乎的信以为真,对彭松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一改平日蔫头耷拉脑的模样,拍着桌子动容道:“好!老毛子太欺负人了,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一战打出了咱中国人的威风,谁敢横刀立马,唯你…唯你彭大将军!”
  自打来到莫斯科那天起,彭松极少有机会如此畅快淋漓的在别人面前显摆自己,更是难得有听众愿意捧场,一时间颇有他乡遇故知之感,醉醺醺的昂然挺胸道:“不瞒你说,兄弟从小学开始就长期担任班干部,什么班长、学习委员、纪…律委员,统统都是我当剩下的!论人品那绝对是相当…相当正直,见义勇为啥的全都…不在话下!宝庆和菲菲是咱们中国同胞,他们遭遇了危难,我不出手谁出手?扶危济困,除暴安良,那是我辈义…义不容辞的,你说对吧?”

  “对!没错!说的太好了!”周大力面露崇拜之色:“没想到彭老弟是班干部出身,真是人不可貌相。想必你以前学习成绩也一定很好吧?”

  “那还用说吗?”彭松一脸骄傲:“从小到大,各种考试,从来没掉出过前十名!”
  “太棒了,真了不起!”周大力肃然起敬:“你是公派留学生吧?”
  “那倒不是。”彭松得意之色稍敛,打个哈哈道:“当年高考不慎马失前蹄,差几分没能考上第一志愿。我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又不愿意去第二志愿将就混日子,所以才下定决心孤身到莫斯科来闯荡一番。——大力老兄,你当初学习成绩如何?”
  周大力不好意思的笑笑:“嗨,我学习糟的很,班主任说我这水平顶多也就能考个山大。我爸一听,那么差的学校还不如不上呢,干脆花点钱出国算了。”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彭松将手里的酒杯在桌上一蹲,满脸难以置信:“你学习糟的很?顶多能考山大?山大很差吗?”
  周大力点头道:“是啊,山大确实不咋样,分数线可低了。”
  “低?!我第一志愿报的就是山大!”
  “啊?你怎么会报山大呢?”周大力纳闷的眨眨眼,接着恍然大悟道:“你说的是山东大学吧?我们那里管山西大学叫山大,分数线低的很,低得很。”
  “哦,哦哦哦!原来如此!”彭松这才释然。两个与山大无缘的小胖子相视哈哈大笑,勾肩搭背搂在一起连干三杯啤酒,大着舌头谈起了各自的人生感悟。
  别人都聊的热火朝天,唯独李宝庆在桌上少言寡语的喝着闷酒,他整晚都在脑子里不停预演自己的表白计划,时不时偷偷向于菲菲瞥上一眼,却迟迟不敢有所行动。
  跟于菲菲同来的泰国姑娘十分豪爽,酒量与气概不让须眉,于菲菲在她的鼓动下多喝了几杯,这会儿正是半带酒意、面色潮红,端庄之中暗含一丝妩媚,开朗之余略显几分羞涩。
  李宝庆越看越痴,浑身上下像有一大群蚂蚁排着队爬来爬去,痒的他百爪挠心,坐立不安。胡易在旁边暗自好笑,忍不住冲他一招手:“走,撒个尿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胡易转身站住点了颗烟,催促道:“墨迹啥呢?过会儿她俩就该走了,你还不抓紧时间?”
  李宝庆低垂着脑袋:“没逮着机会嘛,她一直和那泰国妞聊天,插不上话。要不…要不改天再说…”
  “改个屁!酒壮怂人胆,此时不说更待何时?在这等着,我帮你把她叫出来。”胡易三口并作两口把烟抽完,回屋冲于菲菲招了招手:“宝庆有事找你。”
  “宝庆找我?”于菲菲一脸莫名奇妙:“他在哪儿呢?”
  “外面等着呢,你快去吧。”胡易一屁股坐在泰国女孩儿身边,抿嘴笑道:“萨瓦迪~曼谷好玩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