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东而行,下一站莫斯科》
第50节

作者: 同罗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于菲菲来到走廊左右看看,见李宝庆正揉搓着双手原地来回打转,便走过去轻声问道:“你有事找我?”
  “是,我有事。”李宝庆僵硬的一笑,含含糊糊低声说道:“就是…那个…菜…好吃吗?”
  “啊?挺好的呀,我觉的不错。”于菲菲笑吟吟的看着他:“就这事儿?”
  “不是,不是,还有件事儿,就是…”李宝庆仰起脸深吸一口气:“我挺喜欢你的。”
  “啊?”于菲菲毫无防备,两只眼睛睁的溜圆:“什么?”
  憋了许久的话终于说出口,李宝庆只觉一股酒劲冲上头顶,深情款款的凝目看向于菲菲:“我我…我喜欢你!就是…那种喜欢。”

  一阵长长的沉默。于菲菲略有些慌乱的看着李宝庆,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你…喜欢我什么?”
  李宝庆感觉心脏扑腾扑腾一阵乱跳,马上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身子轻飘飘的语无伦次道:“就是吧…我觉得你特别好…嗯…是个特别好的女孩儿。咱们一起来莫斯科,就是挺有…挺有缘分的。咳,你那个…经常帮助我,对我很好。我特别感动,然后我就…咳,其实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真的很喜欢你,真的。”
  于菲菲双颊一阵绯红,抿着嘴唇转眼看向墙壁,好半天才悠悠叹了口气:“哦……”
  哦?我说了这么多,她就只回答一个“哦?”李宝庆心一沉,不甘心的继续说道:“我想和你……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肯定会对你特别特别好,你说好不好?”
  “我…我不知道。咱们是特别好的朋友,不过…其他事情我没考虑过。”于菲菲吞吞吐吐,脸色十分为难:“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喝太多了?”
  李宝庆此前曾设想过于菲菲被告白时的各种反应,害羞、激动、腼腆、热情、默许,唯独没想过遭到拒绝该怎么办,大急道:“没有!我没喝多!你考虑一下好吗?!”
  “我…我…将来再说吧…你别再喝了。”于菲菲窘迫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李宝庆感觉就像是从五层楼折着跟头栽向地面,呆呆在原地愣了几秒,快步追了过去:“哎,你别走啊,饭还没吃完呢!”
  “我去厕所,你先回屋吧。”于菲菲脚步匆匆,头也不回的说道。6号楼男女学生按楼层分开住宿,四楼和五楼只有男厕,女生上厕所要到三楼。
  “我等你将来的考虑结果!”李宝庆双手按着栏杆目送她下楼:“我会一直等着的!”
  于菲菲没再答话,身后却忽然有人饱含深情的用俄语唱道:“她走了~安静的走了~像一阵清风~像一只小鸟~你永远等不到她的回答。”
  扭头一看,住在旁边屋子里的阿拉伯人正一脸嘲弄的远远看着自己,李宝庆感觉浑身无力,没好气的说了句:“你闭嘴。”走开几步背靠墙发了会儿呆,这才怏怏回屋。
  刚到门口,彭松晃晃悠悠跑了出来,一脸痛苦的捂了捂嘴:“我…唔…我要吐。”
  “那边。”李宝庆随手向厕所方向一指,没心情多说话。进屋一看,周大力歪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噜,胡易和泰国姑娘聊的甚是投机,李宝庆随手端起酒杯仰脖喝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胡易怔了怔:“说完了?这么快?”

  李宝庆闷闷点头,胡易追问道:“她咋说?”
  “她说…把我当成好朋友。”
  “不妙。”胡易皱了皱眉:“还说啥了?就没给你留点希望?”
  “说是将来再考虑…没说别的。”李宝庆一脸沮丧,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啤酒瓶子。
  “那八成没戏了。”胡易叹了口气,冲着被晾在旁边的泰国姑娘抱歉的笑笑,扭头安慰道:“算了,不成就不成呗,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何必单恋一枝花呢。感情这东西没法强求,大波浪整天贴乎你,你不是也看不上人家吗?我看大波浪长得挺不错,起码不比菲菲差。”
  “你就知道看外表!长得好有啥用?感情的事儿又不是靠相貌决定!”李宝庆痛苦不堪的闭了闭眼,刚才一直强压着的酒劲儿一下涌上了头,声音中充满鄙夷:“我只喜欢菲菲,对其他人没有任何感觉,没有!”
  “可是菲菲对你没有感觉。”胡易笑吟吟的给他倒满酒:“就像你对大波浪没有感觉一样。”
  “我知道,我懂。”李宝庆醉醺醺的叹息一声:“可我就是不好受,感觉内心又受了一次伤害。”
  “又一次?”胡易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毛。
  “是啊,这次伤的更重。”
  “上次是哪次?”
  “就是玛莎那次啊!”李宝庆脱口而出,忽然又愣愣看着胡易:“你之前不知道是吧?”
  “不知道。”胡易乐呵呵的摇摇头:“从没听你说过,她咋伤害你了?”

  “也是拒绝我呗。”李宝庆脸上渐渐现出凄苦之色:“去年寒假在玛季,咱们一起抽特别臭的烟那一次,玛莎来找我了,你还记的吗?就是那天的事儿。”
  “哦!想起来了!”胡易一怔,抚掌笑道:“这么说我当时误会你了,原来你和她还真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你小子现在才告诉我,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
  李宝庆晃着身子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又要往嘴里送,忽然听到走廊传来“砰”“啪”几声响动,紧接着又是一顿乱糟糟的嘶喊叫骂,其中有两个声音隐隐便是彭松和于菲菲。
  “怎么了?”
  “去看看!”
  胡易和李宝庆同时站起,刚迈了两步,彭松“哐”的一声撞进屋里,反手锁上门,惊魂未定的看着李宝庆:“外面有有有…有人要打我!”
  话音刚落,房门被人在外面用拳头“咚咚咚”一顿猛砸。泰国姑娘吓得花容失色,周大力也迷迷糊糊吧唧着嘴翻了个身。李宝庆惊疑不定道:“谁要打你?菲菲呢?!”
  “一个高个子中中中…中国人!”彭松喘了口气:“菲菲…菲菲在外面…”

  又是一阵砸门声,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喊:“赶紧开门!再不开就踹了啊!我可真踹了!”声音似曾相识。
  “谁他娘的这么狂?”胡易低声自言自语,阴着脸将彭松拽到身后,轻轻拉开门锁,恰巧门外那人一脚踹来,尚未完全收回的锁头刮上了锁扣片边缘,“咔嚓”一声,木头门框斜斜劈开,门板也被踹裂了一道缝。那人发力过猛,被这一开门晃的险些来了个大劈叉,踉跄几步栽进胡易怀中,却是王申。
  王申不住在6号楼,今晚是受其他预科生邀请来过节的。那些新生办理入学手续时受过他不少帮助,在饭桌上有如众星捧月一般轮番敬酒。王申喝的肚子鼓起一大圈,哼着小曲儿走进厕所撒了泡尿。
  转身提上裤子正要往外走,正巧彭松东倒西歪的冲进厕所,二人不小心撞了个满怀。王申倒退一步正要发作,却见彭松喉咙微微抖动,“嗷”的一声吐了出来。
  王申躲避不及,鞋面和裤脚被溅满污秽之物,忍不住怒道:“嗳呀!往哪儿吐呢?没长眼啊?”
  彭松双手扶着膝盖喘息几下,感觉胸口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也顾不上道歉,低头只管往前走,想要去水池边吐个痛快。王申见他跌跌撞撞直奔自己而来,忙按住彭松的脑袋随手一推:“滚一边儿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